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0|回复: 0
收起左侧

[故事新编] 《灵太后》连载—— 二之6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5年8月11日 08: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原来,胡充华刚刚踢完绣球,满脸红润,香汗微露,惊这一吓,紧张之态确是让人可怜、可爱。魏主忍不住,正要伸手拉她起来的时候,偏偏张晋突然跑来向皇上禀报说:“高贵嫔打发奴才们四处寻找皇上,说有要事请皇上回宫。”
魏主心中感到遗憾,不高兴地问:“何事?”
“奴才不知。” 张晋跪禀道。
魏主愣愣地站了一会,只好装模作样,又恋恋不舍地离去了。胡充华见皇上走远后,才慢慢地站起身来返回住室,依旧在寂寞中打发时光。
宫中景色秀丽迷人,若不是孤单无助本是一个好地方。胡充华的事务本来就少,闲时也就多一些,所以她经常在后花园中散心。这天,她乘着雨后在柳阴下闲走的时候,见一夫人坐在水池旁啼哭。
她上前询问:“不知夫人因何啼哭,妾能否帮助你?”
那夫人仔细看看胡充华,却仍未止住啼哭,胡充华又问:“我的住处就在近处,可否去略坐一坐?”
夫人点头,起身随她来到住处,进屋坐定后对胡充华说:“我本是刘昶之女,嫁北海王元祥为妃,因元祥被人诬告抓进牢房。今天是进宫来求彭城公主,偏偏遇上公主外出,急得在此啼哭,让你们见笑了。”
胡充华说:“说来有缘,妾在家时曾拜令尊大人的舍人栾云为师,如此看来咱们就是一家人,夫人有事尽管吩咐好了,妾必将竭力而为。”
夫人说:“这些事,不是你我能办得了的。我来皇宫,是因为彭城公主是我的亲嫂嫂,又是皇上的亲姑姑;只因家兄不幸去世,公主寡居后返回宫中,这才来求她的。”
胡充华说:“夫人不要急,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可求。”
“本来还有一个兰陵公主,是我的侄媳妇,是皇上的二姐,也可求的,却也不在宫中。实在是我家王爷命苦,偏遇上这些不顺心的事。”
胡充华听后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陪她一起叹息。刘氏因觉胡充华不是外人,也问询了一些她进宫的原委,还是禁不住地自悲自叹着。
胡充华问:“北海王一向权倾朝庭,怎么一下子便获罪致此?”
刘氏说:“提起来让人伤心,罪名是行为不俭。若在别人,不过是减俸降薪而已。只因我家王爷权势太大,才遭此害。”
“妾听之,反倒糊涂了,权大怎么还能遭害?”
刘氏吞吞吐吐地说:“我家婆婆曾说:‘宁为扫街者,不做高官人’,今日正说着了。尚书令高肇见我家王爷大权在手,早就忌恨在心,先是买通了他自己的妹妹--安定王妃。这高家王妃幼年时曾与元祥相识,嫁到安定王府以后,因安定王长期在外面,她一人守家,极不安分。一有机会便来勾引我家王爷,元祥每次上朝,她都在途中拦截,借着问安定王的消息,拉着王爷去他们府上叙谈。我家王爷碍着婶侄情面,只好进府与他这个婶婶叙话。这个高王妃借着年轻貌美与元祥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竟把这个不经事的拉入房间苟且成事,以后两人竟然公开往来。高肇见大事已成,也不顾他妹妹的名声,暗中嘱咐高贵嫔向皇上报告说,我家王爷与安定王串通一气,阴谋造反。皇上龙颜大怒,将元祥问罪下狱。后来问出安定王长期在京城之外,实无谋反之事,本应将我家王爷放出。高肇却偏偏以丧失人伦的罪名监押不放,每五日才准我去探望一次,实是冤枉。”
正说着,冯赢来看望胡充华,两人便打住了话题。胡充华问冯赢:“你可知道彭城公主去哪里了?”
冯赢说:“充华问得巧极了,彭城公主刚刚回宫,这功夫去翠花楼了。”
刘氏说:“这多年来,我极少进宫,也不知翠花楼在哪里?”
冯赢告诉她说:“从这边九龙池过去,到那边出万岁门,然后向左拐便是。”
胡充华说:“我们两人送你过去吧。”
刘氏忙说:“不用了。这样的事我自己去求她,她还会嘱咐我不要让人知道。怕人还怕不过来,哪能再找这么多的人去?”说完,谢过两人,便自己去找彭城公主去了。
过有月余,冯赢从外面来找胡充华说:“听外面传说,北海王已被毒酒赐死,元祥家属都被迁出京城,不准再进宫中。”
胡充华惊问:“怎么如此下场?难怪再没见到刘夫人。”
冯赢说:“我刚才听说,皇上并不知道这件事,是高贵嫔传的旨意。”
胡充华自言自语地说:“罪名尚未定下,怎能就赐死了?何况就是一个贪淫的王爷也不至于是死罪,再说,难道公主求情也不起作用?”
其实,皇上沉迷于高贵嫔的艳容中,只要高贵嫔高兴,哪还管什么江山社稷。按照高贵嫔的意图,皇上把自己亲娘舅高肇的官职一提再提,大权一加再加。朝中大臣眼看皇舅高肇飞黄腾达,超过了其他任何人,个个捧场,不满意的也只能回避罢了。
皇叔彭城王元勰历来仁厚贤德,众望甚广,更兼办事公道、正直,不畏奸权,见了这种情况也难免伤心。后因再无意于权势之争,要求引退回家,皇上却顺意批准。皇后的伯父于烈原是手中兵权在握,位极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稳操富贵;也为少沾是非,安渡晚年,请调外任统兵镇边,皇上也顺口答应了。京城之中只剩下个高肇一人独占鳌头,独揽大权,再无侧目朝庭权势的人了。高肇考虑,自己是个外戚,现在权极天下,难免招风,满朝文武不在话下,只有那些皇亲不一定能够诚服。他又悛使皇上,在皇亲各个王府之中安排分拔御林卫军,名为王府的保卫,实为监察。弄得皇亲国戚人人自卫。有权者主动放弃权力,无权者自动远离朝庭,这一下可乐坏了高氏家族。
宫殿之中,于皇后因是天下之母,后宫之主,按照于氏家族的思维方式,以保住现得利益为主。所以她不想在皇宫之中挑起任何事端,凡事总是绕道走,能遮掩的事便遮掩,只求维持现状,不管天下冷暖。高贵嫔则不然,她前有皇后,上有皇上,后有嫔御,如不努力则难保富贵。所以高贵嫔每日专心一意地拢络皇上,她想出无尽的花招,使出全身节数哄得皇上日日开心,夜夜舒服。同时略施小利,在宫中收买了张晋等势利小人,在宫外自有高肇照应,内外沆瀣一气。渐渐的,她也就不把于皇后放在心上,有了暗斗于皇后的势力。
皇上元恪终究是皇上,心中有美人,也必然有他的江山。睡眠醒来,发觉高肇的权利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力,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些不自在。于是早朝之上,他突然像是忘记了过去的事一样问众臣:
“这些日来,太师彭城王元勰怎么没来上朝?”
问得众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回答。元恪见众人不答,便对高肇说:“你现在就派人去把皇叔找来,让他把这些天落下的公事赶快补上,太师这个位置不能没有他。”
众臣见说,齐刷刷地跪在大殿之上,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不想,去找元勰的人很快就回来报说:“太师彭城王自称有病,不能来朝。”
元恪听后心中虽有不快,无奈他须用元勰来收买人心,平衡高肇的势力。于是皇上派高肇亲自去王府请人,结果还是白跑一趟。元恪虽有愠意并未表现出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又痛痛快快地下了一道圣旨,让元勰恢复旧职。元勰本想躲开是非之地,看这光景心中无奈只好前来就职。却不想,高肇常常前来过问事务,干扰公务,处处排挤元勰,弄得他有职无权,成了个虚设的官职。
九月,天高气爽,北国上下到处是一片丰收在既的喜人景色。魏主一时高兴,带了后宫众人出宫游玩。皇上与皇后乘着鸾驾,高贵嫔坐着凤辇,其他嫔御各有车驾。胡充华这一干宫中人员除少数坐车者外,多是骑马跟随。这个队伍中前面旗盖飘扬,卫兵森严;中间花枝招展,五彩缤纷;后面百官相随,如赴汤火;再后又是大队的御林军警戒,阵式其大,好不威风。
正值稻谷飘香,金风徐来,万类伸张之际,皇驾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出了宫门。引得城里城外的百姓站在街道两侧观看热闹,把个洛阳城内外围得水泄不通,真是热闹异常。
出了南宫门,直奔伊水河畔,走了好一阵子,元恪感觉到,这么大的队伍除了人喊马叫之外,天地之间反倒是安静了一般。他停住车马,问众人:“今天本是大好节气,如何天上没有飞鸟?”
高贵嫔接上话头说:“天龙出游,凡鸟岂敢造次。”
于皇后刚要说话,忽见天边有两个黑点高高地飞着,便说:“凡鸟知礼最好,只怕不单是这样。”说着,左手高高举起,指着远处说:“你们看,也许是这两只野鹰无礼,不但不怕天龙,还把飞鸟惊走了。”
元恪仰头望去,果见东侧天边有两只苍鹰盘旋,于是大声说:“射下苍鹰者重赏。”
听皇上这么说,属下众人谁不想在此时露一手?纷纷举弓向东奔去。刚刚还很平静的天空顿时成了狩猎场,可惜的是效果不佳,众人仰望高处的两只鹰,频射不中。那两只苍鹰像在戏弄众人,不但不怕在它们身下乱飞的箭矢,反倒平举双翅慢悠悠地向皇上这边划来。
[发帖际遇]: 毕业后怎么办,多赚点钱吧,还得靠自己啊,盘龙送 2 两 纹银给你,一起努力吧。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