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1|回复: 1
收起左侧

[历史军事] 灵太后(17——19)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7年5月16日 11: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5月16日 11:03 编辑

  二、深宫怨

胡家有女初长成  皇宫储秀深阁情

洛阳城中,华丽而壮观的皇宫大院静稍稍的不做声,可它却有一语惊天的威严。市井内外,不是威严的场所,只有喧哗和吵闹。其实,都是同一片天、同一片地.但是天地之中的人,却有着千差万别的不同。
千里之外的泾渭河边,胡家人恭恭敬敬地聆听着皇宫的音讯。不折不扣、不虑身家性命地遵照皇宫言词,执行着自己的人生。在这种虔诚意志的支配下,胡家女儿只能一个心意地奔赴皇宫,准备为皇家贡献终生。


十七


原来,因胡家姑母佛法有成,常被召进宫中宣讲佛法。一日,新登基不久的魏主皇帝元恪,听她讲完佛经之后问道:“按人生轮回的因果之说,难道世上的万民和朕这宫中之人,今生的一切都是前生修来的吗?”
老尼说:“宫中之人多是上天派遣,不与世上相混淆。佛法无边,普照万劫万世,轮回之因果却主持着每一个人。虽然芸芸众生的命运不同,但世上的人都有佛性,只要遵循佛法,必能修成正果。宫中之人都是前生修定,也是佛因之果,况且宫廷也在大千之中,佛恩当然可以普照宫中诸位。
魏主又问:“朕所行之事,是天意也,佛意也,人意也?”
尼说:“皇上依天行事,福及黎民,佛主岂能干扰皇上意愿?只能在天助力,在世助果,普照天下生灵,保佑皇上福寿安康,国泰民安。世间一切事故全是因果所定,万物都有发生与消亡的根源,都是缘生缘灭。”
魏主指着坐在一旁的皇后和嫔御们,对老尼说:“这些人也不与世人相混淆吗?”
老尼说:“皇后、贵嫔都是天上仙女下凡,自然带着齐天的富贵。单这面容长相,岂是凡人所能比的?”
高贵嫔插言道:“长相好能带着富贵吗?”
老尼说:“非也,人生高贵不在长相。我家侄女也有一幅极好的长相,乡间都说她长得像天仙。但她生在边远地方,虽有无限身价,也是命蹇福薄。哪里能比得上宫中贵人?咱们娘娘和贵人们,都是洪福齐天的人
魏主问道:“可是你的兄弟,临泾胡国珍家的女孩吗?”
老尼道:“正是。”
魏主说:“朕早听人说过,临泾胡家有个极美的女儿,文武齐备,又善女红,岂能福薄?要是真如你说的那样命蹇福薄,看朕给她富贵,也让她富贵长久,如何?
老尼见皇上如此说,自知失言,忙说:“我家侄女托着皇上的福,已经是比世间女子好命的了。又劳皇上挂心,哪里能担待得起?
魏主说:“朕偏让你们大家看看,朕也能改变命运不好的人。朕今天就封她为充华世妇,即刻宣旨进宫。”
老尼后悔自己在宫中多言,却也晚矣。出宫后,她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囗,心中暗誓,再不轻易进宫讲法。
胡充华就是因此从千里之外被召进宫来,走上了一条她想都想不到的坎坷之路。

胡充华母女离家东行,取道洛阳时候,正是朔气迎面、冬雪纷飞的时节。送别的亲友顶着呼啸号叫着的寒风,捂着冻僵的面孔,留连不舍地送出二三十里路。送人的、和离家的都是凄凄惨惨,直到大家的身影渐渐模糊,互相之间再也看不到了,还是依依不舍。
人影已经模糊不清,胡氏母女俩还探着身子向后看。皇甫氏见女儿身子冻得颤抖不已,忙呼前面高大的宫廷马车停下,让丫环把女儿扶进自己的车蓬里。胡充华上了车,一头扎在母亲怀里,抽抽嗒嗒地流着眼泪。皇甫氏搂着女儿,用手拍着她的背,闭着双眼任马车颠簸。

一路上,天空阴霾不开。惨白色的雪连着惨灰色的天,远近苍茫一片,难见高山和平川。只听见车轮“咔咔”的压雪声,只看见嘴里和鼻孔冒出的阵阵白色呼汽。天色渐渐发黑,行人越来越稀少,只有寒鸦在枯树枝上呀呀啼叫,不时夹杂进钦差冷酷的喝马声,更加令人离心楚楚,离意凄凄。
中途的驿站冷冷清清,让这母女俩渡过了离家后的第一个最难熬的夜晚。驿站的火炕没有人烧,也找不到柴火,躺在冰冷的炕上,胡充华紧紧地挨着母亲,想让娘亲暖和一些,自己的心也暖和一点。
早晨,母女两人哆哆嗦嗦地登上马车继续前行。大雪一连下了好几天,让途中行人苦不堪言。一行人快要走到潼关的时候,胡充华从车缝中看见前面远处路旁跪着一个身着白色衣服的人。走得稍近一些,细看很像是郑俨。那人披雪迎风,与大地原野上的白色混在一起,要不是心中有灵,还真不容易看出来。
直到走近了才看清楚,真的是郑俨。他的双膝跪在雪窝中,头上和肩上被落雪盖着厚厚的一层,面颊上溶化的雪水顺着脸往下淌,身体却在微微抖动。
小姐知道,郑俨穿的白色外罩是她在夏天时特意给他缝制的,是让他在夏天穿的,他竟然在这个严寒的冬天罩在军服的外面。钦差宫吏们跃武扬威地从他面前驰过,飞溅起来的冰雪喷向他的脸上和身上,他急忙抹去脸上的冰雪,眼睛直直地看着迎面而来的皇宫马车,寻找着他想见到的人。
胡充华眼看着自己日夜想念的人就在车前,不由自主地忙叫马车停下,探身车外叫了一声:“郑俨。”
郑俨跳起身来,冲到小姐车前,却忙又跪下说:“郑俨给贵人叩头了。”
两人四目相视说不出话来,胡充华已是双泪如注。郑俨的眼中也已经泪水模糊,咽噎得说不出话来。
胡充华强噎泪珠,勉强说出话来:“分别以来,一向可好?原指望……,却不想相见时,竟在这里。”
郑俨两眼红润,断断续续地说:“在下本是到京城送信,正好听说小姐已当贵人。返回途中特地在此等候,意在送小姐一程。至今在此等候刚好两日。也是老天有眼,终于叫我等到了贵人。”
胡充华咽噎着吐出一句话:“只望你好好保重,就是我最大的心意了。”
正说着,前面钦差又骑马折回说道:“皇上有命,请充华速速进宫。”  说完,他令车夫打马急驰。胡充华恋恋不舍,张口无言,只能举手相招,又从怀里取出那只小黑马向着郑俨举了举,略示心意。郑俨呆呆地站立着,欲哭无泪,眼睁睁看着小姐从面前驶过。老夫人的马车早已来到眼前,郑俨忙又给老夫人施礼问安。
皇甫氏坐在车中向他说道:“快快回家去吧。”
郑俨说:“我来时,原想在京城逗留两天,已经与家父说好的,是请过假的,敬请放心。”
皇甫氏说:“你就不要再过黄河北面去了,直接回家去,替我捎个囗信,就说我们都很好,让老爷不要挂念。你回家去,老爷自有用你处。”
郑俨给老夫人施礼谢恩后,见小姐车已走远,便飞身急追小姐的马车。怎耐车马飞驰太快,他追了一会,没能追上。探身车外的胡充华急急地摇着手,示意让他回家去。郑俨只好恋恋不舍地站在那里,遥望宫车。他看见胡充华的宫车和后面跟随的家府马车越来越小……。胡家小姐的身子一直探出车外,在向后看着自己。他先是身不由己地跟着宫车跑,直到再也看不见宫车的时候才站住脚,放声地喊叫起来。
这边,胡家女儿眼见着自己和郑俨的距离越来越远,那英俊男孩的身影越来越模糊。风雪也越来越大,雪花挡住了他们的视线,遮住了对方的身影,他们的眼前全是鹅毛般的大雪。胡充华想着郑俨身在黄河以北,为送自己一程,风雪天中冻僵在野外,心痛得如翻江倒海一般。颠簸的马车打扰着她的思绪,她遥看那逐渐逝去的身影,口中吟道:
莫相随,莫相追,高车远逝难转回;送我向东西,汝自去南北。
千里风行路无归,柔丝易断续伤悲;额前积雪化,长空酷雪飞。


十八


真是寒天之中,风云不测。一路风寒劳累,皇甫氏患上了疾病,因其年事已高,不耐病痛,胡充华请求中途歇息为母亲治病。
皇家钦差却对她说:“皇上旨意,谁敢有误?若误了期限,谁能负责?你现在刚要进宫,岂能有违宫规?”
胡充华劝母亲就此停住不要再送,返车回家去。
皇甫氏说:“女儿这么大,第一次出门离家,再说,以后见一次面也不容易,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莫不如就跟你进京城了,也算是为娘的开开眼界吧。”  嘴上这么说,心中又怕违了皇上圣谕,打定主意,咬着牙,硬挺着病体,必定要跟随女儿一路东行,眼看着女儿进了宫才能死心。
胡充华和家人们无论怎么劝她都无效果,到后来,皇甫氏干脆不听女儿劝告,闭上眼睛对她说:“你说什么也没用,我必要把你送进宫中,才能回家。”
胡充华见劝说无用,便求钦差:“眼看着家母病情日见严重,做女儿的怎能忍心让母亲受苦?请大人宽容一下,路上慢行,也好使家母少受颠簸。”
钦差到了这种地步,也不好再呈强快行,只好听之任之。这一行人马才算是放慢了脚步,每日间胡充华细心照料母亲,护着母亲慢慢东行。
到了渑池,看看母亲一日不如一日,胡充华坚决不走了,一定要给母亲看病。宫中差官也觉过意不去,点头应允。于是一行人住进了驿站,四处寻找医生。因驿站总管老朽无用,他们又是行路之人,不了解当地人事;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真正懂医的人。
这一行人马不辞劳苦,一直忙呼到小半夜,还都不曾歇息,正在愁眉不展的时候,突然听得屋外院中有外人闯入之声。一名宫差刚打开房门,想要看个究竟,就被暗中射来的一支飞镖杀死,众人顿时惊得慌如乱蚁。胡充华一跃而起,夺过宫差身上的腰刀,一个越步腾身飞出门外。
原来,是一群北方蠕蠕国的盗贼,正嗤牙裂嘴地围拢过来。他们见出来一名美女,都站住了脚步。
为首的贼头叫道:“看样子你就是那个胡贵人?如果不是就闪开,我们只找胡国珍家的人算帐,与别人无关。”
胡充华说:“胡家不曾与任何人结仇,为何专找我们?”
贼头说:“我们世代以黄河两岸为生,胡国珍不但多次杀过我们很多人,还把我们赶到大北方,断了我们的生路。特别是你这个女人,杀了我们的六王子,还想赖帐吗?有这样的事,难道还不是仇吗?”
胡充华说:“是你们六王子越过黄河境地,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才造成那种后果,此事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人以正道为是,你们蠕蠕人应该回到自己的国土上,按自己的传统方式生活,不应再打家劫舍。家父奉朝庭旨意带兵戍边,从不以杀戮为主,对你们仁义为怀,你们不思恩义,为何还要反目成仇?”
贼头说:“这些我们都知道,不用你说。好话不顶饭吃,我们要的是活命和钱财。你们是要进皇宫的人,必定有钱财。我们也不难为你们,只要把钱财留下一半,咱们便互不相伤,也别坏了大家的和气。
旁边一个贼人怪声怪气地说道:“美人,我们那边现在叫柔然国,比你们这里自在。你莫不如留下,跟着我们到北方享福去,免得去皇宫受罪。”
胡充华气得园睁凤眼,说不出一句话来。回头一看,身后众人都萎缩在屋子里不敢动弹。她因不摸北方人底细,不敢轻举枉动,便举刀防卫,守在门前。众蠕蠕盗贼和她相持了一会之后,便蜂拥而上,两下即刻打在一起。胡女一人把那刀片舞得闪电一般,本是婀娜多姿的身形突然变幻出飞腾冲天、霹雳震地、横扫千军……  的动作,奋力抵挡着众盗贼。
胡充华虽有无限身手,终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又加之旅途劳累,难免打斗起来力不从心。正在危机之时,忽然见到远处飞奔而来一个白衣男子。那人带着一股寒风,腾地一下飞立在众人之间。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人飞快地一转身功夫,随着一股巨大的气流,只见呼啦一下把他身边的贼人刮倒了十多个。还有没倒下的贼寇,凭借人多势大,纷纷向他冲了上来,把他团团围在中心。胡充华这里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她抬眼一看,原来那人是郑俨。她立刻精神倍增,重又杀进贼丛之中。不想,蠕蠕人却越来越多,足有一二百个。
胡充华和郑俨两人杀来杀去,总不能杀出圈外来。正在打得不可开交之时,不知从哪里又杀来一个老者。老人大呼一声跳到胡充华身边,把一柄宝剑舞得雨点一般,护住了她们两人的一个侧面,三人成三角形阵式和蠕蠕人格斗着。众贼寇打两人尚不能得手,又多出这一个高人,更是气急败坏。都把吃奶的劲使上来,叫嚣着围打这三个人,却被那老人闪电般的剑法挡得无可是处,一下子就把贼人们惊呆了。众贼寇那里见过这种功夫,看看败局已定,不可能得手,只好一个个拖着伤残的弟兄,屁滚尿流地逃跑了。


十九


原来,郑俨眼见着胡家母女越走越远,心中无限怅惘。他站在原地好长时间,还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天快黑了才想起老夫人的话,于是掉头往西行去。走了一段路,又掉头北去,心想晚上就连夜过黄河,先去回一声家父再去临泾找胡家老爷。可他心中如乱麻一般,实在不想乘夜赶路,便找了家客栈住下,准备歇息一宿再往家返。
郑俨独自坐在客栈一个小房间中,对着昏暗的油灯沉思。他想起小时候两人在一起学习,在一起练武射箭。后来小姐越来越对他有些特别,直到那个一起出猎的日子……。他想着想着,不自主地从怀中掏出小姐给他捎去的那封信:
“郑俨亲启:岁月如梭,别离之日已无从记数,只有妾心难对孤独,日夜思念不已。妾只记你的往日之好,也请你不要记妾往日之否。别离以后方知妾心已经属于你,只不知你意如何?
“今有一大好事相告,昨晚父母亲口言中,有意应允你我婚事,故急去信与你相商:你若有意,是否立即托家中双亲,前来我家求亲?事不宜迟,从速,从速。”
这封信,郑俨曾看了一遍又一遍。刚接信时,他的心中无限欢喜,口中自语道:“小姐钧旨,郑俨哪有不办的道理?家父母早就期望能有这么一天,早就备好礼品。今日方遂心愿,岂不是上天成就?请小姐静候佳音,不日聘礼既到临泾。”
岂料当晚便有战事临头,郑俨和父亲一起打了两个来月的仗,哪有机会与父母谈及婚事?直到战事结束,他才与母亲说了这件好事,自是合家喜欢,立即着手准备聘礼之事。为此,郑俨手舞足蹈地乐了好多天,又恰好有一个去京城出差的机会,他便与父母商量去洛阳走一趟,顺便办些京城的礼品,也好去胡家略表自己的诚意。去京城时,郑俨特意从箱子里面找出胡家小姐为他做的新衣服,也不管什么冬装夏服的,心中美滋滋地套在军衣外面,十分兴奋地奔向京城。
谁知好事难成,高兴不长。到了京城便听说皇上刚刚封临泾胡国珍家大小姐为充华世妇的诏令。他顿时如五雷轰顶,真个令他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撕毁一样的痛苦。他不知是如何走出京城洛阳的,出了城门走很远才想到:不论如何也要见上胡家小姐一面。于是他不向北方,一个方向地往西走去……。
这天,他冒雪西行。远远便看见了那个高高大大的皇家马车,他知道那一定是胡家小姐走过来了。他想奔过去把马车拦住,可是他不能,给他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跪在雪中等待曾经是自己的心上人。真真是相见时难别时难,昔时知己的人,今日已是天地相隔的殊途之人。
想到悲伤处,他透过客栈的窗户仰望着夜空,对天长叹:“实在是上天不佑,上天不佑。”
忽然,他发现自己的袖头被油灯燃着,冒出了火苗,急把衣服脱下,熄灭火苗。那件雪白的外罩衣却烧了个窟窿,并被他灭火时弄脏了。他心中十分痛惜,这件衣服,他平日从来舍不得穿,只是这次来洛阳为买聘礼才第一次穿在身上。他轻轻地抚摸着心爱的衣服,把脸贴在它的上面。逆旅中没有更换的衣服,他只好重又把它穿在身上。
直到深夜,他才合衣躺到炕上。吹熄了灯,闭上眼睛,可是还是睡不着。模糊之中他突然发现,门慢慢地开了。他定眼一看,竟是胡家小姐,他一下子跳到地上一把抓住她的手。就见小姐说道:“郑俨,快起来跟我走,咱们一起离开这个国度。”他还来不及说什么的时候,就被小姐拉着冲出门去,出了门就被小姐拉着飞上了天。他心中害怕,看着地上的万家灯火,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时又庆幸自己终于能和小姐在一起了。小姐还是紧紧地拉着他,向远处飞着。突然,一阵狂风骤起,把小姐吹向天空一个旋窝的黑洞中。就在郑俨眼看着也被卷进去的一瞬间,小姐放开了他。他没有被卷进旋窝中,却从天上掉了下来,一直地摔向深渊……。突然,他被一阵鸡叫声吵醒,原来是一场噩梦,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他再也睡不着了,口中絮絮地叨咕着:
缥缈两目飞天际,难酬心中云雨衣;晨鸡惊裂霓裳梦,缝合残袖月影稀。
昨晚,在他之前,这个客栈里就住下了很多蠕蠕人,这些人行踪都十分诡密。他无心去搭理他们,闷着头躺在客栈热呼呼的火炕上捉摸着心事。到快天亮时,他发现众多的蠕蠕人都一起出了门,听脚步声, 这些人不是往他们的北方去,而是往南走。他突然觉得,这些蠕蠕人不象是商家或者百姓,他们之中没有女人和小孩,手中包裹像是暗藏刀剑,郑俨忽觉一种不祥之感。寒冬季节,人们都在家中猫冬,贼人们也并不多外出,只有胡家的事惊动了黄河南北。这些人是不是奔他们而去的?他放心不下,决定起身跟随过去探个究竟。
郑俨跟在他们之后,很快就听到他们之中有人说:“六王爷在天之灵,保佑我们这次为你报那次杀身之仇。”又一人说:“胡家人不好对付,咱们的人栽在胡家的多了,这次也不好说。”很明显,他们确是要劫掠胡家人马。
郑俨甚觉问题的严重,便一直跟在这帮人的后面追赶胡家小姐。因宫中车马行走飞快,后面的人便昼夜紧追,郑俨也跟随不舍,直到渑池正逢交手。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RP 禁闻视频 t.cn/Rxl1r56 本来,英国脱欧非常复杂,难言好坏。但是,一看到环球某报批评脱欧,大家就支持英国脱欧了。呵呵!看这个就知道了   发表于 2017年6月15日 21:32
[发帖际遇]: 一个包子砸在了 chljycsycq 头上,chljycsycq 赚了 3 两 纹银.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