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255|回复: 4
收起左侧

[女人] 徐悲鸿生命中的三个女人(内有名画)

[复制链接]
吴建科 发表于 2013年3月3日 19: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第一位妻子蒋碧薇



88_3206502_75b9924b4a0937b.jpg
描述:1915年,二十岁时的徐悲鸿


  徐悲鸿的第一位妻子名叫蒋碧薇和徐悲鸿同是江苏宜兴人,蒋家世居宜兴城南门大人巷,蒋碧薇祖父蒋萼举人出身,出任过高邮州学正。丹徒县教谕,诗文俱有名气。凭借老一辈攒下的宜兴最大的私宅,抚育了蒋碧薇的父亲蒋梅笙,蒋梅笙偕妻戴清波,夫唱妇随,把二女一子教育得知书达礼,大女儿榴珍许配给本县名士程肖琴的公子,门当户对;而二女儿棠珍即蒋碧薇的婚姻,却给蒋梅笙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蒋棠珍13岁时,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许给了苏州查家一位叫查紫含的,只等读书结束即要成亲,而徐悲鸿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蒋碧薇的命运,也改变了徐悲鸿自己的命运。

1916年,蒋棠珍第二次来到上海,住在哈同路民厚南里50号,而这时蒋梅笙任教于复旦大学,宜兴同乡朱了洲把徐悲鸿带进了蒋家,徐悲鸿热情懂礼,兼有猴岛的画艺,很快赢得蒋家的欢迎,频频出入蒋家,蒋棠珍少女怀春对这个逃婚的徐先生心生爱慕。当查家提出娶亲的消息传来,心仪棠珍已久的徐悲鸿不失时机,通过朱了洲巧作安排,带蒋棠珍私奔了。


  1917年5月14日,戴着刻有“碧薇”两字水晶戒指的蒋棠珍,随徐悲鸿踏上了去东瀛的博爱丸轮船。徐悲鸿的耳边还回响着康有为的声音:“悲鸿,你得争气!别人怎么看你,怎么说你,都在其次,只有争气,拿出成绩,才是对自己负责的做法。”船已驶抵日本,怀揣哈同花园总管姬觉弥赠送的1600块大洋,两人度起了别有情调的蜜月。而中了朱了洲计的蒋梅笙夫妇俩,为女儿的失踪大为恼火,找了蒋棠珍的义父吴绂卿商量演了一出双簧,发布消息说蒋棠珍探望义父时得急症猝死,并正儿八经置办棺材,找寺庙祭奠后,择地安葬了;还在《申报》登出蒋棠珍的“遗书”呢!


蒋碧薇、徐悲鸿的日本生活,10个月后结束了。凭借一身本领,徐悲鸿应蔡元培之邀当上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这个两年前为上海哈同花园画《仓颉像》,并获得康有为题赠“写生入神”的年轻画师,偕新妻跻身北京名流圈子。1918年5月14日下午,徐悲鸿发表《中国画改良之方法》,后改名《中国画改良论》,提出“古法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可采入者融之”的观点,可谓有的放矢。


  蒋碧薇随夫君踏入高层社交圈,感受了徐悲鸿的成功,又随徐氏来到欧洲。1919年5月8日,抵达伦敦,参观了大英博物馆、皇家画院、皇家画会研究会,后转抵巴黎。是年秋,徐悲鸿进入朱利安画院习素描,创作《三松三马图》、《赠姬觉林》、《岁寒三友》,并全身心地投入艺术世界中,巴黎各艺术宫殿画廊都留下了徐悲鸿的足迹。而蒋碧薇呢?徐悲鸿给她找了个老道的法文教师,专学法文。蒋、徐两口子结识了梁启超、杨仲子、蒋百里,徐悲鸿顺利考入法国巴黎高等学校。1920年秋天,两人拜识法国写实主义大师达仰,徐氏之画融入了“西方绘画可采入者”,长进不小。又到巴黎时,他们认识了从伦敦来到巴黎的张道潘,那是1921年的事情。这次会面,给张道藩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徐悲鸿的妻子张碧薇。几番接触,张道藩向蒋碧薇射出了爱神之箭。



1925年,国内政局动荡不安,留学生官费停发,为了能继续留学,徐悲鸿只身前往新加坡筹款,这时蒋碧薇就靠徐悲鸿的朋友予以照料,张道潘是最热心的一个。张道潘不但有钱,而且是个花花公子,蒋碧薇便成了他的无数个女人中一个,只是他们保持了比较长久的关系。徐悲鸿除了艺术之外,几乎不懂得怎样呵护自己的妻子。


88_3206502_d0652021a2422ab.jpg
描述:徐悲鸿画蒋碧薇《箫声》


1926年2月,蒋碧薇收到了张道藩从意大利寄来的一封求爱长信。张道藩的这封信使蒋碧薇陷入万分痛苦的境地。最终蒋碧薇十分理智地回了一封长信,劝张道藩忘了她。张道藩在极度失望中与一位名叫苏珊的法国姑娘结了婚。

  1928年,徐悲鸿受聘为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全家由上海迁居南京丹凤街中央大学宿舍。住的是一幢两层的旧式楼房,共住有四家教授,徐悲鸿居住四间房子,蒋碧薇的父母也与他们住在一起。由于拥挤,徐悲鸿总到艺术系画室去作画。


1929年11月,蒋碧薇生下了女儿徐静斐。

蒋碧薇与张道藩在国内重逢的时候,张道藩已当上了南京市政(蟹)府的主任秘书。已做了母亲并怀上第二个孩子的蒋碧薇长期缺乏对丈夫的理解,而徐悲鸿醉心于艺术,对妻子也少有体贴,双方性格都很倔强,渐渐产生了感情裂痕。与张道藩的相见,无形中勾起了蒋碧薇曾失落的梦幻。加上花边新闻对徐悲鸿与孙多慈的师生关系的渲染,给本来已不和睦的家庭平添了一层阴影。而张道藩也始终未忘对蒋碧薇的恋情,再次成为徐悲鸿家中的常客。

88_3206502_05364183c9cf96c.jpg
描述:徐悲鸿画的自己和蒋碧薇


  1932年12月,徐公馆建成。这是由几个朋友资助、筹款,徐悲鸿在傅厚岗6号盖的一幢楼房。这是一座精巧别致的两层小楼,有客厅、餐厅、卧室、画室、浴室、卫生间等,前后还有宽敞的庭院,院内有两棵高大的白杨,四周用篱笆筑成围墙。年底,他家搬进了新居。楼下左边是一间阳光充足的大画室,右边是一间饭厅,一间客厅;楼上两间卧室,徐悲鸿夫妻住一间,徐静斐和哥哥住一间;三层小阁楼上则住着徐静斐的大表姐程静子女士;楼后的一排木平房是男女佣人的住处。

  这时已是九一八事变发生一年后国难沉重的严冬,徐悲鸿不忘国耻和居安思危,便将新居取为“危巢”。但蒋碧薇认为此名不吉利,不久就取消了。蒋碧薇将公馆布置得一派法国气氛,给人以雍容典雅之感,庭院梅竹扶疏,桃柳掩映,令人赏心悦目。

  搬入傅厚岗后,徐悲鸿在家的时间较过去多了,只要不去“中大”上课,便在画室作画,一画就是好几个小时,画的国画将整个画室地面都铺满了。家里人经常等他吃饭,菜热好又凉,凉了又热,他都不出来吃。他的脾气是作画到入神时,谁也不能惊动他,一定要把那幅画画完才罢休。


  徐悲鸿在“中大”艺术系当教授,每月薪金300元,蒋碧薇在家料理家务,招待客人,生活优裕而安定。但夫妻两人却常常争吵,起因是徐悲鸿喜爱收藏古董古画及金石图章,一见到好画好古董,爱之如命,不惜重金加以收买;而妻子喜欢过舒适生活,又好请客,双方都要花钱,尽管徐悲鸿的收入很高,仍不免有矛盾,因此发生争吵。由于事业上没有共同语言,生活上得不到应有的爱抚,徐悲鸿常常处于一种郁郁苦闷之中。在他精心任教之时,对女弟子孙多慈的才能颇为欣赏,常常课外点拨,师生感情甚笃,不久坠入爱河。

                          徐悲鸿与孙多慈师生恋

  作为我国早期屈指可数的女油画家之一,孙多慈在艺术上的成就曾令世人瞩目,加上当年她与徐悲鸿的特殊关系,这位才女的人生际遇,总使人们缅想而生轻叹。

88_3206502_78bff9d9bfb4384.jpg
描述:孙多慈


初恋徐悲鸿

    孙多慈,又名孙韵君,安徽省寿县人,1912年出生于书香门第,祖居寿县城关东大街钟楼巷。其父孙传瑗(1893—1985)字蘧生,号养癯,原是五省联军孙传芳的秘书,后曾任大学教授、教务长,著有《雁后合钞》五种五卷,《中国上古时代刑罚史》、《今雅》等书。母亲汤氏也任过女校校长。孙多慈姐弟三人,其排行老大。由于她从小就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文学功底扎实,十七岁毕业于安庆女中。

    1930年暑假,孙多慈报考了当时的南京中央大学文学院,却没有考取,于是作为旁听生到艺术系随时任中央大学美术教授的徐悲鸿学画。她一开始作画就获得了徐悲鸿先生的赞赏。有时徐悲鸿还邀请孙多慈到其家中为她画像,有时也一同出去游玩,于是两人慢慢地就产生了感情,当时徐悲鸿已三十五岁,且已有一双儿女,孙多慈与徐悲鸿的交往自然会遭到徐妻蒋碧微的阻挠和反对。尽管徐悲鸿多次向其妻解释,说他只是欣赏孙多慈的才华,但是当时在蒋碧微的眼里以及在旁人的心中,徐悲鸿与孙多慈的关系已远远不止师生关系那么简单。


    1931年夏天,孙多慈以图画满分的优异成绩被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录取,正式开始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孙多慈除了随徐悲鸿学习素描,同时选修了宗白华的美学课,胡小石的古诗选,以及徐仲年的法语课。由于孙多慈学习成绩出众,又正式成为了徐悲鸿先生的学生,徐悲鸿对其更加器重和赏识,逢人便宣扬她的天才和智慧。由于徐悲鸿毫不隐讳,好事之徒再加以渲染附会,轰动一时的花边新闻便不胫而走。许多小报也绘声绘色,例如当时的南京《朝报》就不知登了多少有关这桩三角恋爱的故事。

88_3206502_a9151d277edb2bc.jpg
描述:孙多慈自画像



  在校期间,由于徐悲鸿对孙多慈特别关爱,甚至有时上课时只教她一个人,如此一来使许多同学觉得自己的受教育权利受到了侵占,便经常在暗地里对孙多慈与徐悲鸿进行埋怨、批评、指责,甚至一些难听的话也迅速在同学中流传。孙多慈原先住在中央大学女生宿舍,当时女生宿舍是禁止男士出入的,但是徐悲鸿却经常到宿舍去找孙多慈,也被好事者引为淡资。这些闲言碎语甚至诋毁嘲弄对于当时年仅十九岁的孙多慈来说,其每天的处境可想而知。后来孙多慈只好搬出女生宿舍,在石婆婆巷租了一间房子,由她的母亲从安庆搬来与其同住。


    1933年1月,徐悲鸿携中国近代名家绘画赴欧举办巡回展览,孙多慈继续在中大学习。其间孙多慈与徐悲鸿书信往来从未间断,直至1934年8月徐悲鸿回国。


    徐悲鸿回国后不久,孙多慈—行几十人便在他的带领下到天目山与黄山等地写生。据说写生期间徐悲鸿与孙多慈可能由于久别重逢之故,很是亲密,一路上根本不在乎别人可能会议论,甚至还被一位云南籍的同学偷偷地拍到了一张二人在某山间僻处接吻的照片。写生回来之后,这些风言风语很快就被蒋碧微获悉,于是她怒不可遏地冲进画室去找孙多慈与徐悲鸿“算账”,甚至把画室里徐悲鸿绘有孙多慈的画也撕破了,当时的激烈程度毋庸赘言。

    由于蒋碧微的吵闹与同学们的纷纷议论,孙多慈这位才华横溢的女学生在中央大学再也呆不下去了。未及毕业,孙多慈便不得不匆匆离校,回到安庆女中任教。1937年日本侵华,1938年4月,孙多慈随她的父母避难至长沙,在那里又遇到了徐悲鸿。随后,孙多慈一家就被徐悲鸿接到了桂林。不久,徐悲鸿又设法为孙多慈在广西省府谋了一个差使。




88_3206502_db628b1a700ecf0.jpg
描述:徐悲鸿画的孙多慈



孙多慈爱徐悲鸿,徐悲鸿对孙多慈也很有感情,但是徐悲鸿因与蒋碧微之间的感情纠葛,却迟迟没有决心与其离婚。直到此时(1938年)孙多慈随父母避难至桂林,徐悲鸿才在犹犹豫豫中登报声明与其前妻蒋碧微脱离关系,并随后托其朋友沈宜甲先生去找孙父提亲。不料本来胸有成竹的沈先生却被孙老先生骂了个狗血喷头,给撵了出来。孙家随即便收拾行装,没过几日就离开了桂林,远远地跑到了浙江丽水,在那里定居下来。不久孙多慈便与当时的浙江省教育厅长许绍棣结婚,先后在浙江艺专、省立临时联合中学(校址在丽水碧湖)任教。

    悔嫁许绍棣

    孙多慈嫁给许绍棣之后便十分后悔。孙、许二人从来没有感情,并且许绍棣还比孙多慈大了二三十岁。许绍棣就是那位曾呈请国民党中央要求通缉“堕落文人”鲁迅的党棍。在其前妻生病期间,他看上了郁达夫的妻子王映霞,后来公开携王映霞去碧湖同宿。郁达夫痛苦地离开浙江,后来死在苏门答腊,也因此事引起。许绍棣本来答应王映霞和郁达夫离婚后和王结婚,但王映霞和郁达夫离婚后,许又看上了年轻貌美的孙多慈。因为徐悲鸿迟迟未能与蒋碧微离婚,加上父母的坚决反对,孙多慈只能把对徐悲鸿的爱埋在心底。这时许绍棣的原配夫人已病故,孙多慈也已二十六岁,在当时可谓大龄青年,便在许绍棣的追求下与其结了婚。结婚前,孙多慈以为身为教育厅长的许绍棣一定是位很有学问的人,婚后方知其不仅十分无知,还是个好色之徒,仅仅是个党棍而已。1939年8月,孙多慈还在给徐悲鸿的一封信中表达了自己的后悔之心以及对徐悲鸿的思念之情。其中有一句大意是:“我后悔当日因为父母的反对,没有勇气和你结婚,但我相信今生今世总会再看到我的悲鸿。”

88_3206502_f9e3cf88c04acb7.jpg
描述:孙多慈作品《姐妹》


    但是孙多慈终归是个传统的女性,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1948年,孙多慈便随许绍棣去了台湾,到台湾艺术学院任教,1963年任该院院长。她看不起许绍棣,却又最终未能与其离婚;在一起生活却又经常吵架,于是更加思念徐悲鸿。孙多慈的—生是痛苦、矛盾、后悔的一生,她为了寻求解脱便经常借故去美国。


在美期间孙多慈大多住在吴健雄家里。吴健雄是著名的女物理学家,也喜画。孙多慈每次去美国也必到王少陵先生家。王少陵是一位名震一时的油画家,住在纽约一个不太繁华的街道上。当年他从大陆去美国时去向徐悲鸿告别,当时徐悲鸿正在画室内写诗。王少陵因为赶时间未来得及等徐悲鸿为其作画,他便硬叫徐悲鸿在一幅本来写给孙多慈的诗作上落下了他的款,带到了美国。这幅徐悲鸿手书的诗幅也一直挂在王少陵先生位于纽约的家中,其内容是:

    急雨狂风势不禁,放舟弃棹迁亭阴。

    剥莲认识中心苦,独自沉沉味苦心。

    孙多慈每次到王少陵家中见到徐悲鸿的这首诗都会黯然神伤,泪流涟涟,感叹不已。1953年9月,孙多慈又到纽约参加一个艺术研讨会,画友们见了面格外高兴,正在这时,却传来了徐悲鸿突然逝世的消息。孙多慈听了当时就昏厥过去。她一生只爱徐悲鸿,当时就表示要为徐先生戴孝三年,据说后来果然当着许绍棣的面为徐悲鸿戴了三年孝。由于长期悒郁,孙多慈于1975年3月因患癌症病逝于美国洛杉矶,享年六十四岁。


88_3206502_ca7ae2808414a3a.jpg
描述:孙多慈作品《林中小屋》



  多才且有成   

孙多慈对艺术有着执着的追求,学习勤奋,天分也很高。早在1936年中华书局就出版了这位年轻艺术家的第一本画作《孙多慈素描集》,震惊了当时的画坛,宗白华序曰:“线条雄秀,真气逼人,观察敏锐,笔法实实,清新之气扑人眉宇。”同年在南京第二次全国美术展览会上,她的油画《石子工》被选入展,并收入《第二次全国美展画选》。

1937年11月,在当时的安徽省会安庆举办了“孙多慈画展”。1948年又在上海慈淑大楼举办个人画展。1951年又在台北中山北路举办个人画展。历史学家李则纲先生把参观孙多慈画展誉为“到了艺术之宫”,称其国画“笔法雄俊,气概不凡”,称其油画作品“静态抒写,具肃穆壮丽之长;动态的描绘,擅深纯温雅之美。于布局敷色之外,尤其有一种奇人情志的天才”。“到了她的面前,总能教你始而精神怡悦,一见即发快感,继而教你沉思,教你遐想。”孙多慈的《春去》一画使无数观众神往。一个女子屈身俯首坐在流水落花之间,水的流沫,花的飞红,以及女人之垂头凝思,给人以深刻的启迪。

    她奋斗一生,对艺术精益求精。如她所说:“艺术之广博浩翰诚无涯际,苟吾心神向往,意志坚定,纵有惊涛骇浪、桅折舟覆之危,亦有和风荡漾、鱼跃鸢飞之乐,果欲决心登彼岸者,终不当视为畏途而自辍其志也。”

    孙多慈也是多才多艺的,她不仅油画、素描、国画等艺术造诣很深,而且在书法、文学上也具有相当功力。每次画展都有书法作品同展。她的诗文虽鲜为人知,但从赠徐悲鸿的两首诗中可见一斑:

    (一)

    极目孤帆远,无言上小楼。

    寒江沉落日,黄叶不知秋。

    风厉防侵体,云行乱入眸。

    不知天地外,更有几人愁。

    (二)

    一片残阳柳万丝,秋风江上挂帆时。

    伤心家国无穷恨,红树青山总不知。
  
                      徐悲鸿的第二位妻子廖静文
88_3206502_4300372fd317106.jpg
描述:廖静文



  廖静文是徐悲鸿的第二位妻子。她与徐悲鸿的女儿徐静斐只大两三岁。她从最初的崇拜到尊敬到挚爱,始终不怨不悔,并为徐悲鸿纪念馆倾注了毕生的心血。


  19岁的廖静文在报考文工团的时候曾唱过一首歌《初恋》,她还没有谈过恋爱,甚至都没有和男人拉过手。但她唱这首歌时很动情,深深地打动了考官。
88_3206502_bc80a4edf09e51b.jpg
描述:徐悲鸿与廖静文在成都青城山


  年轻的她没有想到,就在唱完这首后不久,她就有了惊天动地的初恋。

  千里迢迢,廖静文离开故乡湖南,只身来到广西桂林考大学。可是她坐的火车因遭到敌人的轰炸停开了,就耽搁在路上,等她赶到桂林,大学报名的日期已经过了。廖静文只得想办法在桂林找工作以安身。
88_3206502_3255cd89d3fbde8.jpg
描述:徐悲鸿廖静文和孩子


  在这里,廖静文遇到了正在招募图书管理员的中国美术学院院长徐悲鸿。

  她见到徐悲鸿,觉得他当时有一点未老先衰的样子,40多岁的人,就白了头发。但他的眼睛,是闪亮闪亮的。
88_3206502_6bcd72c8c1c826f.jpg
描述:徐悲鸿与廖静文在北海公园 1953年


  廖静文一开始很害怕,不知道怎么和这位大名鼎鼎的院长交流。谈着谈着,她发现眼前的徐悲鸿其实很亲切,没有一点儿架子。她把心底真挚的想法都透露给徐悲鸿:她想一边干活一边读书。

  年龄问题一直是阻碍两人发展的绊脚石。因为比徐悲鸿小28岁,廖静文的父亲和姐姐坚决反对,年轻的她也很忧郁彷徨,甚至一度中断了与徐悲鸿情感的联系。

  直到那个改变两人一生的画展举办。当时,徐悲鸿在重庆图书馆举行了一个画展,用文人的方式寄托他强烈的爱国热情和悲愤情感。廖静文去看了。她读懂了徐悲鸿,她知道,在这以后,便再也放不下对他的爱了。

  徐悲鸿必须先和前妻蒋碧薇离婚。为了结束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他被迫答应补偿蒋碧薇100万元和100幅画等苛刻条件。对于月薪不到两万元的徐悲鸿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加之工作上的辛劳,他染上了重病,一度病危。

  不顾家人的反对,廖静文放弃了金陵女子大学的学业,全心全意地照顾徐悲鸿。在廖静文的细心呵护下,徐悲鸿的病情奇迹般地好转,恢复了工作。

描述:徐悲鸿画的廖静文


  1944年徐悲鸿患高血压、心脏病和肾炎住医院,出院后回到重庆附近的磐溪,与已订婚的廖静文住在石家祠堂一所简陋的木板房里。有一次,徐悲鸿的女儿徐静斐与生母赌气,带了行李到了父亲这里。开始,她对廖静文有戒心,可在接触中渐渐发现廖静文对她父亲的爱是真诚的,她爱的不是她父亲的钱,况且那时她父亲也没有什么钱,她爱的是她父亲的人品和才华。那时,他们生活十分清贫,徐悲鸿睡在一张单人床上,被子是旧的,女儿和后妈则是打地铺,合盖一床被子,棉絮破得一个洞一个洞的。廖静文那时虽然年轻,却整天厮守着徐悲鸿寸步不离,看待他如同自己的生命一般。

  1946年1月14日,廖静文和徐悲鸿正式举行婚礼,结为夫妻。半年后,徐悲鸿担任北平艺专院长一职,廖静文和他一起到了北平,随后产下两子。一家四口的生活慢慢步入正轨。

           徐悲鸿因脑溢血去世

  1953年9月23日,全国文艺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了。徐悲鸿从早到晚参加会议。在第一天的会议上,周恩来总理像往常一样,迈着刚健的步履,目光敏锐,神采奕奕地走上了讲台。全场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徐悲鸿一直坐在主(蟹)席台上,聚精会神地聆听周总理的报告。中间休息时,他陪着周总理到休息室。周总理担心徐悲鸿身体不好,劝他不必听完,可以先退席回去休息。但徐悲鸿怎能舍弃这样精辟动人的报告呢?而且是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和自己有密切的联系。当时,周总理还不知道他是从早晨就一直参加大会的。

  会后,徐悲鸿又赴国际俱乐部参加欢宴波兰代表团的晚会。在宴会中,他突然感到不适,一位女干部走过来,扶他走到休息室,躺在沙发上。

  又是脑溢血!

  徐悲鸿的左半边肢体又瘫痪了!


描述:病中的徐悲鸿,右为徐生命中最后的一个女人 ..


  急救站的两位大夫赶来了。田汉、洪深等许多人也都来到他身边。

  徐悲鸿的妻子廖静文此时正在家中等待他回来。这是中秋节的前夕,她忙着准备和徐悲鸿一起过节的饭菜。忽然,她得到徐悲鸿患病的通知,慌忙赶去。只见他面色苍白,显出十分疲倦的神色。他深情地望着妻子,问:“孩子们为什么没有来?”

  同时,徐悲鸿用右手示意,要她拿纸笔来,他要写遗嘱。但是,当时在场的医生却说,他的脉搏和呼吸很正常,认为没有太大危险,还是让他安静为好,以免加重病情。因此,廖静文又将拿起的笔放下了。

  紧接着,北京医院来了急救车,大家将他抬上车,还没有来得及等廖静文上车,急救车就关上了门,飞驰而去。

  当时,对外文化联络局局长洪深便用他的车送廖静文到北京医院,但医生却阻拦她进病房。她心急如焚,等了约半小时,她终于不顾阻拦,冲进了病房。这时,一位外国专家正在给徐悲鸿检查身体,叫他张口同时用一块压舌板伸进口中,大概是检查嗓子红肿了没有。徐悲鸿突然感到恶心,见妻子进来,急忙叫她拿个盘,他便俯身呕吐起来。

  “医生,他不是别的病,是脑溢血。请您赶快采取抢救措施吧!”廖静文声音发抖地恳求说。

  这位从未给徐悲鸿看过病的外国专家是被医院临时从西郊的友谊宾馆接来的。自徐悲鸿送进医院后,医院没有采取任何抢救措施。接来这位外国专家对徐悲鸿的病史一无所知,他不仅未重视廖静文的话,反而不耐烦地说:“治病是我的事,你不必管。”

  眼看徐悲鸿的生命垂危,廖静文的全身猛烈地颤抖起来,感到烧灼一般的痛苦。

  徐悲鸿的呼吸急促,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不多时,就陷入了昏迷状态。

  医生终于开始了抢救,从手臂上放血,用冰袋放在头部,注射强心针......

  但是,得救的希望已经很微小了,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整整三天三夜,廖静文守在徐悲鸿的床侧。他一直睁着眼睛,在痛苦地挣扎,但眼珠是呆滞的,他已经听不到妻子的呼唤声。

  9月26日清晨2时52分,徐悲鸿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徐悲鸿逝世后,廖静文便将他的全部作品和收藏品一件未留地捐给了国家,并亲自担任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在周恩来总理的安排下,廖静文曾去北大中文系学习,其目的是为了写好《徐悲鸿一生》这本书。


  如今,已是80高龄的廖静文每天都会到徐悲鸿纪念馆上班,默默地在徐悲鸿的画像前守望。


附录

人物简介:
  徐悲鸿(1895—1953年),江苏宜兴人,原名寿康。中国现代美术事业的奠基者之一,杰出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徐悲鸿父亲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自幼承袭家学,研习中国水墨画。
  1918年,他接受蔡元培聘请,任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1919年留学法国,后又转往柏林、比利时研习素描和油画。学习画画、素描,观摩、研究西方美术。1927年回国,先后任上海南国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新中国建立后,任首届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主(蟹)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等职。
  徐悲鸿坚持现实主义艺术道路,创作了《田横五百士》、《九方皋》、《巴人汲水》、《愚公移山》等一系列对现代中国画、油画的发展有着巨大影响的优秀作品,在中国美术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巨大作用,是我国伟大的爱国画家。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苍山残阳 发表于 2013年4月12日 08: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珍贵的那个年代,最容易成为名人,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苍山残阳 发表于 2014年11月9日 20: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回一次,以此为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lichangju 发表于 2016年10月3日 14: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哎,这痴情女子是如何做到的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敏而好学 发表于 2016年10月19日 08: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民国才子多风流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