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81|回复: 1
收起左侧

[第四章:一代天骄] 第三节 族灭国亡

[复制链接]
提拉米苏 发表于 2013年4月2日 18: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元1226年,蒙古帝国的大军从草原出发,浩浩荡荡开往遥远的西夏。这支队伍由成吉思汗亲自统帅,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出征,谁也不会想到,成吉思汗从此再也没有活着回到他心爱的大草原上。在他的诸子中,陪同他征讨西夏的有窝阔台和托雷。在远征花刺子模苏丹时,他从众妃子中选择了美人忽兰伴驾。这次重征西夏时,奉命伴驾的是她的宠妃也遂夫人(塔塔儿人)。
  成吉思汗以西夏拒绝出兵助战和不纳质子为由,分兵两路,东西并进。东路军由成吉思汗亲自统领,从漠北南下,西路由大将博尔术统领,由俄罗思前线归来的速不台作为前锋,从西域假道畏兀东进,从西面进攻,。
  这是西夏的最后机会,也是成吉思汗给自己的最后机会。此刻,他早以将丘处机教他的养生之道忘之脑后了。不知不觉中死神已渐渐向他靠近。
  此次远征,一开始就出现了不吉祥的预兆。大军越过贺兰山,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荒凉的空地,空地上有呈长条形的沙堆,沙堆之间是绿洲和牧场。东部是海拔高达3000米的山脉,山脉的西山坡上有森林覆盖,常有野驴健鹿出人。
  见此情景,成吉思汗按捺不住习惯的力量,猎兴勃发,不顾当初中原真人丘处机要他节制行猎的劝告,纵马围猎起来。一群野驴被他的部下逐出林外,奔至他的马前。这时,成吉思汗的坐骑青豹花马忽然受惊,马足一阵乱腾。成吉思汗一时羁勒不住,竟被掀翻在地。
  部将急忙赶来将他扶起。他呻吟不止,说肌骨疼痛难忍。众军于是止猎,就地扎营。第二天一早。伴驾的妃子也遂把各亲王和诸将叫来,告诉他们说,主子昨夜神志不安,高烧不退。将领者勒篾立即提议推迟远征,他说:“西夏百姓乃定居之百姓。他们有筑就之城邑,有不动之营地。他们并非游牧人,故不能负其筑造的城邑而去,不能负其不动的营地而徙。我们莫若推迟征讨。等大汗康复再来时,仍可击破于他们的家。”
  诸位亲王和将领听毕,都说此议甚善。但成吉思汗不愿听取这一建议,他说:“如若我们军队撤回,西夏人必说我们胆怯而不敢与他们决战。我们可以遣使到他们处,我们在此等候,且看他们如何作答,然后再决定进退。”
  于是,成吉思汗派了一名使臣前往西夏。这位使节转达的他的一番话,简直是地地道道的最后通碟:“你们曾发誓愿为我汗的左右手。正值我们起兵往征伐穆斯林时,遣使邀你们西夏派兵从征。然而你们不实践你们所言,拒不出兵。更有甚者,你们出恶言相讥。当时我们的大汗别有所向,故推迟复仇。今大汗已回,复仇之日已到。现在大汗已率军与你们算账来!”
  接到这一可怕的最后通碟,唐兀惕王心中十分慌乱,便说:“昔日相讥之恶言,并非出自吾口也。”
  但那个败事有余的阿沙敢不却满口承担了昔日挑衅的全部责任,他说:“相讥之语,乃我所言。今蒙古若欲战,则吾有贺兰山之营地,有褐子之帐房,有骆驼之驮物,可趋贺兰山来会吾,在彼战之,一决雌雄。若蒙古人需黄金、白银、缎匹及其他财物,可来宁夏和凉州取之可也。”
  面对如此挑衅,成吉思汗便不顾高烧,不顾因堕马而引起的伤痛,决心把这场战争进行到底。他对部下说:“听他们出此大言,怎可退兵?就是死,也应征伐西夏。我决意要与西夏一决雌雄!”
  被愤怒之火炙烤得浑身颤抖的成吉思汗,指天发誓,要长生天作证,决心宁死不回,不灭亡西夏,誓不罢休,他已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西夏人上至父母,下至子子孙孙,赶尽杀绝,消灭得一个不留!
  尽管坠马后他的健康尚未恢复,但他仍然继续讨伐西夏国王。出奇巧合的是,西夏国王的名字叫“不儿罕”,与圣山不儿罕的名字一样。对成吉思汗而言,这个名字是如此的神圣,一旦攻下西夏,他就下令西夏国王在被处死前改名。
  公元1226年3月,蒙古军从弱水进攻西夏。弱水是发源于南山,由南向北流人戈壁滩的一条小河。在这个地区,除了这条小河及其岸边的一些植物(芦苇和援柳等)以外,到处是碎石和沙子。蒙古军攻占了额济纳(黑水城)。额济纳位于戈壁滩边缘,是进入西夏的门户。公元1226年夏,蒙古人攻取了这两个要塞。与此同时,成吉思汗屯兵于附近山区(山顶积雪皑皑,终年不化),在那里避暑。同年秋,蒙古军东进,破凉州,进至黄河畔的应理市。应理位于西夏首都兴庆(宁夏)以南约100公里处。
  献宗李德旺虽倾国之全力抵抗,但蒙古军陷入苦战之局的结果,是西夏百姓遭遇到了更多的血雨腥风。让这块土地奏出的是风雨西夏,党项悲歌,惊心动魄,血染山河!最后以西夏尽失西域的河、瓜、甘、肃、凉诸州而告终。
  在这个商队往来的绿洲地区,蒙古人像洗劫其他地方一样进行了可怕的洗劫。为了躲避蒙古军的刀剑,居民纷纷逃入深山(西面的祁连山,东面的贺兰山和洛山)或洞穴,但都无济于事,真正逃脱的只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原野上白骨成堆。蒙古史家有特别提到,成吉思汗接受阿沙敢不的挑战,同阿沙敢不厮杀,最后击败阿沙敢不,迫使他逃进了贺兰山。
  成吉思汗掳其所有之帐房,驮负财物的骆驼以及全体百姓,使阿沙敢不的一切都如飞灰而尽。至于那些持械抵抗的西夏人,特别是西夏的大小头目,成吉思汗则命令将他们斩尽杀绝。至于西夏百姓,成吉思汗给士兵们下达了毫不容情的命令:军人们各取其所执,凡抓到的西夏人,军人可随意处置之!
  蒙古军队的将领们怂恿和支持成吉思汗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他们是草原的儿子,他们只懂得牧人和猎人的生活方式,他们不知道被抓到的这些农民对他们有什么用处,也不知道他们正在占领的农田对他们有何用处。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既不会在草原上放牧也不会进山放牧的农民毫无用处,只有将他们斩尽杀绝才是上策。
  至于那些庄稼,最好是全部烧掉,就像焚烧城市一样,使土地荒芜,变成草地。成吉思汗的这些将领们是真想这么干的,他们劝他说,他得到的那些中原属民毫无用处,最好是将他们杀尽,一个也不留,这样至少可以得到田地,将田地改为牧场。
  成吉思汗正准备采纳上述可怕的计划,这时,一个人突然挺身而出,表示坚决反对。这个人就是契丹学者,成吉思汗的顾问耶律楚材。听了诸将的提议,耶律楚材情绪非常激动,他愤怒地大叫不可,说这是野蛮的主张。
  他向成吉思汗阐明说,保留这些肥沃的土地和智慧的居民,可以从中得到更多的利益。他说,可以适当地征收土地税,可以向商人征收酒税、醋税、盐税、铁税,还可以征收水产税和山林资源税。这样,每年可得50万两白银,8万匹绸缎,40万袋谷物。他甚表惊讶地说“有这么多利益可得,有人竟说定居居民毫无用处!”
  在成吉思汗身上,起主导作用的是智慧和冷静。他采取过或听任部下采取过骇人听闻的残酷行动,这是因为,在他当时所处的蒙古社会中,人们还不懂得另外的战争方式,正像还不能设想除了游牧生活方式以外还有别的生活方式一样。对于当时的蒙古人来说,定居居民的土地没有别的用处,只能作为劫掠的场所。
  听耶律楚材说还有其他的作法,成吉思汗便欣然接受了别人的经验。他当即降旨,请耶律楚财拟定管理定居民族地区的计划。制定固定税收细则。一言以蔽之,他同意了这位顾问提出的一切建议。
  同年(公元1226年),正当成吉思汗有步骤地征服唐兀惕人时,他的儿子窝阔台率领骑兵深人到了金国内地。他顺峭壁夹岸的渭水河谷,来到西安府,从那里深入到河南心脏地区,一直进到开封城下。这些可恶的女真人,昔日对他的父祖的侮辱,成吉思汗至今记忆犹新。
  他对部下说:“毁我父祖者,是金国人。你们可分取金人。他们的男人,可用他们执鹰而为奴仆之役;美丽的女子,可以做为你们之妻室整裙而为女仆!”
  然而,金王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派遣使臣往见成吉思汗,试图求和。公元1227年,金王又派了一名使臣去见成吉思汗。终于,同前几位使臣相比,这位使臣受到了比较客气的接待。此时的成吉思汗,伤势已越来越恶化。
  据元史说,成吉思汗这时表现出了出人意外的和平愿望。一年前的冬天,他曾对其周围的人宣布说,“五星汇合”之时,他即停止屠杀和劫掠。现在是实现这一愿望的时候了。另外,金王送去的贡品也并不是没有起到博得这些可怕的蒙古人的好感的作用。这些贡品中有硕大的珍珠。成吉思汗将这些珍珠分赐给喜欢戴耳坠的将领。
  成吉思汗率领的东路军乘胜进至贺兰山,西夏大将阿沙敢不战败被擒。7月,成吉思汗长驱直入,围攻西凉府(今甘肃武威),夏宿卫官粘合重山等力战不敌,守将斡扎篑举城投降。
  八月,西路军越过沙陀(今宁夏中卫县西),抢占了黄河九渡,攻陷应里。蒙古军队一路烧杀,西夏人穿凿土石躲避锋镝,幸免者百无一二,白骨蔽野。
  十月,东路军攻破夏州。两路夹击,形成对西夏政治、经济中心灵、兴地区的钳形攻势。西夏的首都中兴府陷于一片混乱,战败的消息不断传人,告急文书如雪片般飞来,夏献宗李德旺要兵无兵,要将无将,捉襟见肘,顾此失彼,眼看着敌军日益逼近,李德旺一筹莫展,在惊惧中死去。南平王李睨被拥立继位,西夏国岌岌可危,进入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公元1227年即将来临。这即将来临的一年,将是成吉思汗一生的最后一个年头,公元1226年年底,他率军前去围攻灵州。蒙古编年史作者称灵州为朵儿蔑该城。该城离西夏首都兴庆约30公里,同兴庆分处黄河两岸。末主李晛遣大将嵬名令公率10万大军紧急赴援,
  企图为灵州解围。成吉思汗率军来战这支援军,两军相遇于布满池塘的平原上。这些池塘是黄河泛滥后形成的。此时正值冬季,池塘已结冰。经过厮杀,援军被击溃。
  德任领固守灵州的夏兵和蒙古军队进行死战,其激烈的程度为蒙古作战以来所少见。最后因夏兵伤亡惨重而失败。灵州失陷,德任被蒙古军队俘获,不屈被杀。公元1227年1月,末主李晛以蒙古兵临城下,国势濒危,顾不得改元,继续使用乾定年号。
  这时,成吉思汗留一部分兵继续围攻中兴府,自己带领大部分军队渡黄河进攻,以彻底卡断夏兵的后路。二月初,他首先进攻位于兰州西南约100公里处的积石州州。积石州州地处中原与西藏的相交地区,黄河过处,这是一个偏僻而不开化的地区。由此往西是西宁(在青海湖方向)。西宁周围在当时是更为荒凉原始的地区。
  公元1227年三月,成吉思汗进兵攻陷了西宁。同年四月,他又率兵离开甘肃省西界,来到这个省的东界六盘山。径河从六盘山而下,向东南注人渭河和长安平原。成吉思汗在六盘山龙德(径河发源处附近)度过春末。五月底,他重登六盘山避暑。而后,他下山,南行60公里,来到清水县。在清水县,六盘山山梁梁的南部分支巍然高耸,俯瞰着幽深的渭河河谷。
  自上一年受伤以后,成吉思汗的身体一直没有复原,他似乎已越来越感到体力不支了。此时的成吉思汗对自己健康状况已不抱什么幻想,他只要求(更急迫地要求)他的将领们赶快攻下唐兀惕首都兴庆。
  末主李晛被蒙古军围困在中兴府内,一筹莫展,委托右丞相高良惠领兵抵抗。
  高良惠“内镇百官、外励将士”,领兵在都城日夜拒守,积劳成疾。部下劝他保重,他感叹说:“我身为国臣,不能消除祸乱,使敌寇深入至此,活着有什么用呢?”最后由于劳累过度而死。成吉思汗在回师隆德途中,因天气炎热,避暑于六盘山,派御帐前首千户察罕赴中兴府谕降。
  也许是天灭西夏,1227年六月,西夏境内又发生强烈地震,房屋倒塌,瘟疫流行。被蒙古军队围困达半年之久的中兴府粮尽援绝,军民多患病,已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末主李晛走投无路,只得派遣使节向成吉思汗请求宽限一个月献城投降。其实,此时的宽限对李晛来说是存在一丝侥幸的心理,他想静观成吉思汗的病情如何,再决定是否再来一次他们的拿手伎俩。
  七月,成吉思汗在清水县(今甘肃清水县“西江得重病,立下遗嘱:死后暂秘不发丧,夏主献城投降时,将他与中兴府内所有兵民全部杀掉。成吉思汗太熟悉西夏的一贯作风,22年的交手使他再也不会相信西夏的改邪归正。于是立此次遗嘱,也算给自己一个最后的交代。
  后西夏末帝按指定的时间、地点,出城投降。投降时,他带着丰盛的礼物张大排场地来到蒙古军营地。成吉思汗家族的史家津津有味地列举了当时李现献出的礼物:光彩夺目的金佛像、金银器皿、童男童女以及马匹骆驼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按蒙古的礼仪规定,以“九九”为数奉献。
  但是,尽管献上(只是稍迟了些)了这么丰厚的礼物,尽管保证屈服称臣,李晛仍没有如愿得到成吉思汗的接见,或者更准确地说,他只被允许在门前下谒见成吉思汗。
  实际上,这种接见形式只不过是一个幌子。成吉思汗已事先命令心腹将领者勒篾处死这位西夏末代皇帝。可以想象,者勒篾已愉快地执行了这一命令。并且还在西夏王陵附近挖地三尺,尽皆破坏,以至于从明朝开始历朝均未在西夏王陵附近获得过多少有价值的物品。
  自此历时两百年的西夏王朝,烟消云散。党项人消失在蒙古人的屠杀中。、西夏是个少数民族的政权,但汉人占大部分。党项人虽然是统治民族。可党项化的汉族贵酋在西夏地位很高。著名的梁太后一族都是异化了的汉人。
  西夏亡国后,党项族人民失去了共同生活的地域,不得不与其他民族间错杂居,从而渐渐为藏族、蒙古族、回族等族所同化。
  为了寻找党项族后裔,近代以来不少学者进行探寻活动,1920年,英国人伍尔芬敦曾赴西康地区进行实地调查,根据当地部分居民的语言特征,认为他们有可能是西夏亡国后南徙川康的党项人的后裔。还有中国人也去考察,还有四川木雅,另外有学者指出,在甘肃南部的迭部地区,至今居住着一个语言和风俗习惯与周边各族都不相同的民族,故怀疑他们是党项遗裔或鲜卑吐谷浑的原始居民。我认为这一推测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依据。其实西夏已经灭亡了,党项族同化,应经没有意义去寻找他们。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最后陨落在与小国西夏的征战途中,可见,西夏对于成吉思汗来说是有着不解之缘的。与西夏的战争也成为了蒙古帝国历史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其中成吉思汗在战争中的去世是占有一部分因素的。
  另外,西夏文明本身的灿烂也深深吸引着各个时代历史学家的目光。从仅有的一些资料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西夏人保卫自己家园所表现出来的坚贞,这种坚贞说明当时西夏文明的一种发达程度。据了解,在当时西夏的文明程度是要远远高于蒙古人的。一些资料对西夏城池的描写,也可以映射出西夏当时的经济已是非常繁荣。一切的这些只有交给历史学家来不断地考证和充实了。
  西夏的灭亡对蒙古人来说扫清了灭金路上的最大障碍,解除了他的“后顾之忧”。金国此时的局面岌岌可危,它在这个准超级强国面前已经颤栗不止,似乎只待蒙古军队前去予以接收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4年9月27日 08: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永远振撼世界的时代……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