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501|回复: 1
收起左侧

[第四章:一代天骄] 后记 步入历史烟尘的马背上的民族

  [复制链接]
提拉米苏 发表于 2013年4月7日 19: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步入历史烟尘的马背上的民族
  在内蒙古草原,广为流传着一首脍炙人口的蒙古族歌曲——《雕花的马鞍》。歌中唱道:“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个神奇的摇篮,那是一副雕花的马鞍,伴我度过金色的童年……”
  这首歌以优美的曲调、形象的语言述说着内蒙古那悠久而动人的游牧民族的历史。历史上这里曾经出现多少强悍、浪漫的游牧人,又有多少草原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兴衰演替。正如翦伯赞在其名篇《内蒙访古》中所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匈奴人就进入了内蒙;到秦汉时期或者更早,它就以一个强劲的民族出现于历史。以后,鲜卑人、突厥人、回鹘人,更后,契丹人、女真人,最后,蒙古人,这些游牧民族一个跟着一个进入这个地区,走上历史舞台,又一个跟着一个从这个地区消逝,退出历史舞台。”
  歌曲《雕花的马鞍》还唱道:“马背给我草原的胸怀,马背给我牧人的勇敢。”游牧民族作为草原上的牧人,一生都离不开马背,因此可以形象地称为“马背民族”。正如翦伯赞所说:“历史上这里不断涌现出一个个游牧民族,最后又从这个地区消失,走入了历史烟尘之中。”
  其实翦伯赞在《内蒙访古》中提到的只是择其大者,除上述民族之外,还有像乌桓等没有显赫声名的许多民族曾经在这里过着游牧生活,曾经在马背上书写内蒙古草原的历史。如果我们做一粗略统计,可以看到,历史上曾经驰骋在内蒙古草原上的民族分属东胡系和突厥系两个族系,主要有:东胡系的东胡、乌桓、鲜卑、柔然、吐谷浑、靺鞨、契丹、奚、女真、蒙古、满洲等;突厥系的丁零、敕勒、突厥、沙陀、薛延陀、回鹘、黠戛斯等。“这些游牧民族在过去都曾经在内蒙地区或者在更广大的世界演出过有声有色的历史剧;有些游牧民族,如13世纪的蒙古人,并曾从这里发出了震动世界的号令。”(翦伯赞语)
  尽管其中的许多民族早已走进历史的烟尘,但是他们也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现在,让我们踏着他们的足迹进入那尘封已久的岁月中,走马观花地看一看他们曾经的勃发英姿和聪明才智。
  匈奴人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建立政权的北方民族。匈奴人的先祖猃狁、荤粥早在古史传说时期就已生活在今内蒙古草原上,与华夏诸族发生着各种联系。公元前209年,冒顿杀其父自立为单于,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北方草原游牧政权。匈奴政权控制了相当广阔的地域,它东起辽河,西抵葱岭,北愈贝加尔湖,南至长城。匈奴政权在经历了数个世纪的兴衰分裂后,于126年走到了自己的尽头。
  这期间,匈奴人曾经与中原汉王朝有过“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恩怨怨,经过数千年风吹雨打后,“胡汉和亲”的动人故事依然流传在草原上。今天,矗立在呼和浩特市南郊的昭君墓仍在默默续写着民族团结的佳话。匈奴民族还曾经大规模西迁,引发了亚欧大陆上历时数世纪的民族大迁徙,改变了亚欧大陆的民族分布和历史进程。
  鲜卑继匈奴之后崛起。鲜卑人曾经与中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广泛联系,大量吸收中原文化,最终首开入主中原、建立以北方草原民族为主体的中原封建王朝之先河。在鲜卑人步步走向中原之际,内蒙古草原这个北方游牧民族的后院又出现了另一个民族—柔然。柔然汗国虽然很快被新兴的突厥人灭掉,但他们在草原文化的传承上却功不可没,尤其是他们对自己汗国首领的称呼——“可汗”,竟成为了后世北方游牧民族政权首领的专称。在柔然汗国之后,内蒙古草原上又传来了敕勒人的牧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意境深远而苍劲的牧歌被传唱千载,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的瑰宝。
  552年,突厥人在其首领的带领下,击溃统治他们的柔然汗国,建立了突厥汗国。突厥人受周边民族的影响,文化得到了空前发展。突厥文的出现,使他们成为我国北方草原上第一个创制自己文字的民族,同时,也为北方草原没有文字的历史画上了句号。看看遗留至今的《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暾欲谷碑》,不仅可以体会到高深的文学修养和优美的笔触,还似乎可以看到那刺入历史深处的刀光剑影,听到那穿越千年的粗犷呐喊。回鹘民族在传承、发展北方草原文化方面多有贡献,他们继突厥人之后登上了内蒙古草原这个历史大舞台。回鹘人不仅创制了自己的文字,而且为后人留下了大量弥足珍贵的文献。回鹘汗国与唐朝保持良好关系,把北方草原的经济社会及文化发展推向了一个新高潮。
  10世纪初,契丹人走到了北方草原的历史前台。契丹人是鲜卑人的一支,他们在其首领耶律阿保机的带领下,于917年建立了“契丹国”,后改称“辽”。契丹是一个富于智慧的民族,他们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历史文化遗产:富有游牧特色的陪都制、充满智慧的南北面官“因俗而治”、脱胎于汉字的契丹大小字、散落于我国北方的辽代佛塔、不断被发现的辽墓中栩栩如生的壁画……契丹人早已消失在北方草原和中原大地上,然而,他们留下了智慧和劳动的结晶。不难发现,这些结晶至今仍然在折射着草原文化的熠熠光彩。
  接下来就是公元12—13世纪,漠北历史进程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推上了成功的顶峰。提起“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名字,在中国(且不说在世界上)已是家喻户晓,老幼皆知。但是,对于成吉思汗的家世,他童年的苦难,他创业的艰难,他的雄才大略,他的哀乐喜怒,以及他的功过曲直,是非长短等等,知道得较为清楚的人恐怕就不多了。
  成吉思汗戎马一生,搏击一世,在统一蒙古各部,出兵南下,挥师西征以后,就溘然长逝了。但是,他的战马的铁蹄留下的回声,却一直在震撼着人们的心;赞誉者有之,咒骂者有之,谈成吉思汗色变者亦有之。从中国到波斯,从波斯到欧洲,学者们争相了解他,研究他,探索着他之成为“一代天骄”的秘密。
  当时蒙古地面部落星罗棋布,互相兼并残杀,最后形成几个大的部落联盟:东部有塔塔儿部,北部有蔑儿乞锡部,中部有克列亦锡部,西部有乃蛮部,还有作为著名纵横家扎木合为首的扎答阑部等等。
  同这些庞大的部落联盟相比,蒙古部是一个较为弱小的部落。各部落联盟之间互相攻伐,争战不休,战争变得越来越残酷,严重地阻碍着蒙古历史的发展。在这种分裂混乱中,人民渴望统一和安定。
  时势造英雄。成吉思汗顺应了这一历史要求,成就了统一大业。本书作者一再强调指出了这一点,叙述成吉思汗如何得人心,如何满足人们要求统一的愿望,如何使统治的民族从小到大,以弱胜强的过程。蒙古高原上各部族在成吉思汗的旗帜下统一起来,作为独立的实体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从而极大地促进了蒙古民族共同体的形成和发展。成吉思汗对蒙古族历史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成吉思汗超过我国古代北方少数民族的其他许多杰出领袖人物(匈奴的冒顿,突厥的土门、怀仁可汗等等)的地方,是他能够坚定不移地将草原帝国的疆域从大漠之边向南推进到华北,为他的继承者进而统一全国,奠定了基础。
  自从唐代“安史之乱”以后,中国北部长期陷于割据状态。至契丹占据燕云16州,白沟河便成了辽、宋两国不可逾越的深渊,河北三镇之地几成化外。12世纪初女真南下,更把中国从淮河中流拦腰切断,分成两个天下。
  此外,西北有喇嘛契丹(西辽)和夏,西南有大理、吐蕃。他们都各自为政,互相攻伐,把中国弄得四分五裂。当时这些割据政权,大都萎靡不振,偷生苟活,没有一个能担当起统一全国的责任。
  成吉思汗以勃兴的武力,迫降畏兀儿,灭亡西辽,臣服西夏,击败金朝,扫除各族间的疆界,消灭分割汉族的墙壁,为后来的元朝建立大一统局面准备了条件。成吉思汗对中国历史发展的卓越贡献正在于此。
  所以,毛泽东同志曾称成吉思汗是“一代天骄”,把他与中国历史上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相提并论。成吉思汗是中国历史上的伟人之一,这是毫无问题的。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历史上无论哪个民族的杰出人物统一中国,他所建立的政权也是中国的政权,他所作出的历史贡献也是中华儿女对中华民族的贡献。
  那种所谓“正统”的观念是错误的。成吉思汗为当时中国的统一奠定了基础,这是应该肯定的。但当时蒙古军队的南下,也给封建经济和文化高度发展的中原地区带来了一些落后的制度和影响,在一个相当的历史时期中对内地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发展起了若干消极的作用,这也是我们应当看到的。
  成吉思汗的西征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历史现象。他对花剌子模帝国的征讨是由于对方无理挑衅,对欧洲的远征是追逐夙敌的连锁反应。
  西征的结果,一方面,它确实给中亚、西亚以及欧洲不少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严重破坏了这些地区的经济和文化。这一基本事实,应当首先看到。但另一方面,西征客观上冲破了亚欧各国的此疆彼界,沟通了东西交通,有利于经济、文化交流。
  成吉思汗从动身西征起,就采用中原的交通制度,在通往西域的大道上,开辟“驿路”,设置“驿骑”、“铺牛”和“邮人”,把中原旧有驿站系统延伸到西域。这一艰巨事业一直持续到他的子孙后代。
  西征时带去了大批汉族技术人员,沿途劈山开路,修筑桥梁,改善东西交通条件。为了维护道路上的安全,他还特别在交通大道上设置护路卫士,颁布保护来往商人安全的札撒,出现了东西交通畅通无阻的时代。
  中国的创造发明如火药,纸币,驿站制度等输出到了西方,西方的药物,织造品,天文历法等也输入到了中国。明初郑和西使,可以看作是元代海外交通事业的继续和发展。而这一事业的开创者,正是西征时的成吉思汗。
  所以,成吉思汗的西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现象。本书作者一反波斯一些历史学家一概否定和咒骂成吉思汗西征的态度,力排众议,既指出了西征对当地造成的破坏,又指出了花剌子模帝国苏丹应当担负的挑起战争的责任,指出了成吉思汗维护和发展东西方贸易往来的正当愿望。这种全面地、客观地评价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态度也是难能可贵的。
  在当时的蒙古地区,各部落之间的战争实际上是各部落的贵族争夺霸权的斗争,迫害、摧残成吉思汗一家的是敌对部落的贵族集团,与对方的人民群众没有关系。同样,迫害成吉思汗祖宗的是金王朝的统治集团,与金国的普通百姓没有关系。杀害成吉思汗的使臣和商队的是花剌子模帝国的统治者,与花剌子模的百姓毫无关系。这些民族和国家的人民都处在被统治地位。成吉思汗利用民族矛盾进行复仇,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对方民族和国家的人民,这是成吉思汗为实现统治欲望而采取的手段。这里,涉及复杂的民族问题,也涉及复杂的政治问题。
  总的说来,写成吉思汗这个历史人物时,态度是严肃的,客观的。全书叙述了成吉思汗的家世,童年,征战,直到逝世的全部历史。
  最后,还是来看看翦伯赞是怎样评论这些走入历史烟尘的马背民族的:“这些相继或同时出现于内蒙地区的游牧民族,他们像鹰一样从历史上掠过,最大多数飞得无影无踪;留下来的只是一些历史遗迹或遗物,零落于荒烟蔓草之间,诉说他们过去的繁荣。”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4年9月22日 08: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列举了那么多的民族,都是在中国历史上为中华民族写下重重一页的功臣。黄土高原上的匈奴、北魏、辽、金、元、清……,都是中国历史不能轻易翻过的篇章。用马背上的民族形容他们,太局限性了。——他们那么伟大的业绩只用马背是不行的,他们的武器靠抢夺能武装起来吗?他们的军装是谁给他们制的?他们的给养单靠抢夺能行吗?他们的百姓和妇女儿童怎么活的?——不要太简单化了中国北方的古代民族——!!!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