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016|回复: 1
收起左侧

南北朝乱弹

[复制链接]
不知 发表于 2013年4月15日 10: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每个人放在历史中,最大不过是一朵浪花。身处权力顶峰的人们,总以为自己可以决定这个世界的走向,但是却不知道早已经被历史死死的限制,所谓顺势者昌,逆势者亡,这永远是乱世的不二法则。王朝更迭,与其说是权力的交替,不如说是一种政治上的博弈,只是这样的博弈在血色的残杀里显得如此的狰狞,常常让人忘记它本来的面目。时间是一剂良药,可以弥补任何伤痕,真的,是任何伤痕。
某一种暴戾,或者来自天性,或者源于仇恨,又或者被人蛊惑,总会有迹可循,却不是所有的胜利都能自圆其说。没有信仰的年代里,人们靠着身边的刀枪维护自己的生命和尊严,这是一种勇敢。可更大的勇敢应该是,在应该放下刀枪的时候,将所有人的尊严都放在肩上,慢慢的变成一种共识,乃至于信仰。自我麻醉不是方法,沉迷暴力更不是,只有最勤奋的人,最仁慈的人,最聪明的人,最勇敢的人才能勘破这个迷局。
将近二百年的历史中,起起伏伏,能被我们清楚认出的符号寥寥无几,这里只说几个自己感兴趣的人和政治事件吧。
第一个人,说说孝文帝。北魏,无疑是南北朝所有出现过的国家中最持久,最强大的,没有之一。元宏,作为承上启下的君王,但从当时来看,是相当合格的。如果可以有如果的话,统一整个中国的还轮不到隋朝,只能是北魏。有人说,南北朝就是一个打破旧制度,创立新制度的过程,北魏的灭亡究其根源是因为无法妥善解决内部门阀制度带来的问题,而北周则相对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对此并无异议,反而有一个问题想要反问,是否不解决这个问题,就没有资格统一全国。无论是三国归晋,还是东汉的统一,似乎这并不是必要条件。反观,元宏所作出的改革,如果加以相应的时间来融合,未必就比北周体系的制度差了。历史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身处其中的人们永远不知道谁是下一个获利者,也许当我们知道的时候很多事情已经没有动力去做了。元宏成功的做了他该做的事情,甚至做了很多不该他做的事情,在他能够看到的范围内,排除了几乎所有的隐患,这就是他的成功。他留给子孙的是一个蒸蒸日上的帝国,这点来讲他不弱于任何帝王。作为一个帝王,他是合格的。那么作为一个人,他更是合格的。从对祖母的孝顺中,从对母亲的怀念里,从对妻子的出轨中,从对宗族关系的处理中,他都可圈可点。在他身上有着少数民族不多的美德,而在他身上也似乎浓缩了北魏的命运,可悲,可叹,时也,势也。
第二个人,谈谈萧衍。这个人,有太多的维度,让你总是看不清,明明就是一杯白开水,却偏偏又有莫名的味道在里边。作为帝王,我只能说他三七开。晚年犯了错,这在所难免,只是代价之大,超乎想象。历史公平的将机会给过每个人,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抓住。北方的混乱,萧衍并没有趁机搞任何改革,反而大搞崇佛,结果把好好的一个国家推向深渊。我不知道当年达摩是否也反对他将宗教当成一种工具,但是达摩说的事对的,政治就是政治,不应该牵涉太多宗教的事情,否则只能是自我麻痹,反而让百姓陷入更大的苦难中,而贵族反而能借此得到精神上的解脱,从这个角度讲,儒教跟佛教并无不同,佛教反而因为在某些方面没有所谓形式上的限制比强调礼法的儒教更加肆无忌惮。这为后来的乱象买下了伏笔,也算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吧。政治强调的是利益,如果说有什么信仰,那么这种信仰也必定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任何想要走捷径的方法都只能以更大的代价告终。相比于元宏的比较务实的尝试,萧衍这种搞法,最终用最难看的死法昭告结束。说说私人方面吧,可能真的是佛教的关系,萧衍出奇的失败。我们可以将这些都归结归昏庸,可是发生在他的子孙身上的血粼粼的教训,让我们时刻警醒,不要想让全天下的人都通过自我修炼得到的信仰走到一起,这种方式得来的信仰不可复制,这种方式的来的团结只能是自欺欺人。
第三个人,说说宇文泰吧。作为打破这个世界僵局的人,能够在南北朝的诸多人物中脱颖而出,对他来讲并不容易。起点并不是最低,终点也不是最高。但是,正是这样的一个人,叩开了新时代的大门。从重用苏绰开始,这个政权的性质就决定了要比别人高明,虽然看似丑陋。第一次,一个政府开始跟百姓谈钱,而不是虚幻的门第或者信仰,这种方法实用并且有效,从杀死高高嗷曹的小兵所得的封赏上,可见一斑。正如不知道谁所说的,战争终极的比拼并不是综合国力,而是一个国家的经济运行效率。宇文泰演绎的并不完美,但是他是第一个这样尝试的人,并且小心翼翼的将这种制度变得对自己,对自己的宗族有利,并且相对于敌人的制度有利,这场争斗中,我们没法说他做了多大贡献,但是他做到了比他的敌人都走得远一点,这就足够了。关于斗争,宇文泰做出了属于自己的对斗争的体会,他时刻保持清醒,并用这种清醒将胜利的砝码一个个从对手手中夺来,这才是最终极的斗争智慧。私人方面,基于他这种特质,显然他也要比对手们高出那么一点点,继承人大部分都还是比较称职的,尤其难得的是出现了宇文邕这样的人物,更是难能可贵。这个人给我们充分演绎了斗争的智慧和时间的力量,殊为不易。
第四个人,谈谈女人。最出名的要数冯小怜和杨丽华。他们都帮助自己的男人失去了帝国,却又有着各自的理由,所谓乱世,具体到每个女人身上,想必也有不同的特写。冯小怜,出身可谓地位,从走入我们目光的那一刻起就被交代道,那只是一个工具。她将一个工具的作用,演绎到极致,也将花瓶扮演到巅峰,所谓祸水大概就是这种人吧。这样的人,没有自己的政治原则,也很容易搞不清自己的政治利益所在,所有做的事情,只是很简单的喜欢。成就她的可能是这个特性,而毁了她的又何尝不是这个特性。借助这个特性,她成功的搞垮了一个有一个自命清高的男人,谁能说这样的女人不可怕?而杨丽华,则不同。出身相当的高,杨坚的女儿,正牌的皇后。考虑到她在杨坚篡位的过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她似乎不论怎样做,都是一身荣华富贵没处跑的主。比之于冯小怜,她要多一点自由,在冯小怜努力的施展自己的魅力获得宠幸的时候,她就已经站在一个女人所能达到的顶峰,在冯小怜面对命运的低谷搞垮一个又一个男人的时候,她却选择了不嫁,出生在枷锁之下,活在枷锁之中,并且最终自愿的用枷锁给自己立一个牌坊,两相对比之下,实在不知道她和冯小怜到底谁才能幸运,又或者谁更不幸吧。女人在政治中能够扮演的两种不同角色,她们也许还是演绎的不够完美,但是值得欣慰的是,经历过许多变故之后,我们还能见到他们上位泯灭的人性,这点就值得我们记住。
说说政治事件吧。第一个,是关于佛教。乱世的佛教,难免会兴旺。从北魏一直到隋朝,似乎中间一直没有衰败过,虽然其强烈的出世欲望会令很多强势的统治者不满,最终也是挺了过来。抛开信仰的属性,我们会发现除了刀剑之下的鲜血,这里也是一处看不见的战场。统治者所以推崇佛教,无非因为它可以弱化人的反抗意志,同时能够分散下层的力量。这种做法无可厚非,但是也需要分时候,因为身处乱世更多的时候可怕的是还没有打倒对手,自己先麻痹了神经。梁武帝可谓是此种翘楚。另一种,反对者理由几乎是一样的。因为它分散了力量,而强势的统治者,希望将力量集中起来,做更大的事业。其实佛教只是一种宗教而已,正确的做法就是不去理他,政治负责政治,宗教负责宗教,只要不反社会,随你去,看看宇文邕的处理吧。信仰可以成为个人的庇护所,却绝不可以成为政治集团的庇护所,这就是它的政治属性吧。
第二个,关于战争。乱世所以乱,就是因为战争,而战争的所有起因无非利益而已。作为政治斗争的终极手段,必须要慎重才好。事实也证明,在战争面前越是慎重的人,最后得到的利益可能是最大的。无论从防御还是进攻来讲,打秋风的风格,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都是矛盾的源头,而缺乏战略规划更是致命的。乱世,你必须要比你的对手强一点,这是终极规则。战争,叫好比是一次大考,检验每个统治者某个阶段的成绩,如果过关可能是安宁,如果不过关,等来的将是加倍的欺凌,而爱好战争的人,要么是伟大的博弈者,要么是孤注一掷的赌徒,没有第三种人。
第三个,关于残杀宗室。在这个方面,南方好像比较凶狠,不管权力如何分配,但是到最后沦落到要用这种方式解决,也算是走投无路了。政治角度看,似乎因为南方顽疾更深,必须通过这种方式实现政权平稳过渡,但是最深层次的原因还是长久积累下来的门阀制度流弊,所谓门阀其实最隐蔽的存在方式并非嚷嚷着我要割据,而是隐藏在背后,同地方官员勾结,削弱中央统治,同时维持表面的和平,一旦最高统治者处于弱势,要在维持大局稳定的前提下予以震慑,唯有通过射人先射马这种方式。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敏而好学 发表于 2016年9月29日 10: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北朝真乱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