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30|回复: 0
收起左侧

[茶文化] 神奇的树叶---之“盛世之清尚”

[复制链接]
泓峥牧云 发表于 2014年4月26日 11: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唐宋时期,伴随着茶业经济的崛起,茶叶消费开始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之一。茶叶消费不仅与茶叶生产、茶叶市场之间存在极为密切的关系,促进了茶叶生产的发展和茶叶市场的扩展,而且孕育了博大精深的中国茶文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唐宋社会经济发展奠定了茶叶消费的基础

唐宋时期,社会经济的发展为茶叶消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国传统社会进入唐宋时期迎来了其发展的新阶段,出现了许多新的发展迹象,而唐宋时期社会的发展进步,是建立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之上的。

农业是传统社会中最重要、最基础的经济部门,农业的发展是工商业发展的基础,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社会经济的发展程度。唐代的农业生产力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和进步,农业生产工具有了很大进步,改进了耕犁和灌溉工具,提高了劳动效率;在农业耕作技术、栽培方法和兴修水利等方面也有新的进步。

进入宋代以来,农业生产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全面发展,主要表现在劳动人口激增、垦田面积扩大、单位面积产量提高和专业性农业、多种经营的展开等方面在农业生产发展的持续性方面,汉、唐、明等诸代经历了100多年的发展后都不免衰落;宋代虽然有起伏,呈现波浪式发展,但基本上是发展的。

唐宋农业生产的发展,可以提供较多的剩余产品投放市场,推动了粮食的商品化。北宋时,两浙、江东、江西粮食大量由汴河北上运抵汴京。南宋时,东南商品粮输出地主要是江西和浙西,并多在东南内部流通,输入则远大于输出。浙东与福建食米输入来自浙西和广南,长江中游的荆湖与江西的粮食供给建康、徽州、池州等江东州府,也有一部分输入临安府及浙西。唐宋时大量粮食投放市场,可以满足茶农的粮食需求,对发展茶叶生产十分有利。

茶叶生产的快速发展繁荣了茶叶市场,保证了唐宋时期城乡居民的茶叶消费。在茶园户向市场提供的商品茶数量不断增多、质量不断提高的情况下,不同阶级、不同阶层的茶叶消费者的消费需求便可以得到相应的满足。否则,若茶叶生产供不应求,数量不足、质量不佳、花色品种不多,便会影响消费者的正常消费。自唐代中叶开始,茶业经济逐渐崛起,茶叶生产得到了很大发展,但与宋代相比,毕竟是处在一个发展的开始阶段,茶园户向市场提供的茶叶产品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花色品种方面都比宋代要逊色许多。唐代建州所产茶叶尚微不足道,入宋以后,除了原来茶区茶叶生产继续进步外,建州茶叶生产的发展尤其引人注目。“江淮、荆襄、岭南、两川、二浙,茶之所出,而出于闽中者,尤天下之所嗜”;“建州,陆羽《茶经》尚未知之,但言福建等十二州未详,往往得之,其味极佳。李氏别令取其乳作片或号日京挺、的乳及骨子等,每岁不过五六万斤,迄今岁出三十余万斤,几十品,日龙风茶、京挺、的乳、石乳、白乳、头金、蜡面、头骨、次骨。”宋代不仅茶叶产量远远超过了唐代,而且制茶质量不断提高,名优佳品层出不穷,尤其是供皇室贵族、达官贵人及富商大贾享用的高档茶叶得到了迅速发展。《画墁录》云:“陆羽所烹,惟是草茗尔。迨至本朝,建溪独盛,采焙制作,前世所未有也。士大夫珍尚,鉴别亦过古。”宋代名优茶叶的发展可以从贡茶品种的变化中得到证实。“蔡君谟始作小团茶入贡,……又作曾坑小团,岁贡一斤。……元丰中,取拣芽,不入香,作密云龙茶,小于小团,而厚实过之。……至元祜末,福建转运司又取北苑枪旗,建人所作斗茶者也,以为瑞云龙,……绍圣初,方入贡,岁不过八团,其制与密云等而差小也。”宋代茶叶生产的发展为茶叶消费者提供了大量优质茶叶和不同等级的普通茶叶,满足了他们的茶叶消费需求。

二、唐宋饮茶风习的形成与发展

我国茶叶消费有悠久的历史。但唐代以前,茶叶消费者或局限於狭小区域;或仅限于特定阶层;或多用于药用。唐代中叶以降,茶叶消费状况急剧变化,品茶啜茗飞入寻常百姓之家,构成了人们日常生活消费的重要部分,对当时的经济生活,尤其是茶业经济产生了深远影响。

当时茶叶生产有了快速发展,能够向社会提供大量商品茶。南方茶叶产区的人们不仅逐渐积累大量关于茶的知识,并这些认识传播到全国各地,从而使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到饮茶的益处并形成吃茶风习。传播茶文化、改变旧的文化格局便为茶叶生产发展、茶叶消费提供了契机。但唐代以前,我国经济重心一直在北方,南方的经济文化各方面均落后于北方,这种局面在唐代已逐渐改变。入宋以后,南方文化迅速崛起,北方地区和南方地区的差距首次有了重大改观。宋代东南地区已成为新的文化重心,南方文化首次赶上并超过了北方。需要指出的是,经济与文化一方面密切相关,另一方面,文化的发展要滞后于经济的发展,唐宋茶叶消费的扩展一方面以南方文化的迅速发展为背景,同时与茶业经济的发展有本质联系,不能单纯归结于南方文化的崛起。但在饮茶风习传播阶段中,文化发展起的作用确实不可低估。南方多为茶区,南方士人通过科举制度进入中央政府,使饮茶习俗遂在上层社会中迅速蔓延。除了官僚士人的传播途径外,唐代宦官亦多来自茶区;“唐时诸道进阉儿,号私白,闽、岭最多。”他们对于传播饮茶风俗必然有力。唐代佛教提倡饮茶,对民间茶叶消费的推广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封演云:“茶……南人好饮之,北人初不多饮。开元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学禅务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许其饮茶,人自怀挟,到处煮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

对茶叶消费产生直接而又深远影响的是唐人陆羽所著的《茶经》一书。除了《茶经》外,唐代茶书尚有11种,但大多失传,仅张又新所著《煎茶水记》流传至今。入宋以来,茶书数量又有较大增加,今存9种,而失传者计有8种。唐宋茶书的重要内容便是讲述饮茶方法,它是当时人们关于饮茶经验的总结,可以促进茶叶消费的展开,故茶书是茶叶消费的一面镜子。

文化的传播需要有一个比较长的过程,饮茶风习的传播与盛行也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仅唐代的茶叶消费即可分为三个时期:唐初至公元八世纪中叶为第一个时期。此时饮茶风俗仅限于江南几个地区,但茶商的足迹已踏入北方,饮茶之风有由南向北传播的端倪;从八世纪中叶至八世纪末为第二个时期,饮茶风习在北方广为传播,皇宫、贵族、达官、文人骚客、寺院僧侣中盛行饮茶,但在下层社会中传播速度较缓。公元780年后为第三个时期,南北方茶叶消费上的差异逐渐缩小,饮茶风习不论是在上流社会,还是在乡村僻野已弥漫开来。倘若把唐宋作为一个整体来考察,我们可以把宋代视为茶叶消费的第四个阶段,这时的茶叶消费向着成熟、稳定的方向发展,消费水平不断提高,消费层次更趋多样,茶叶消费中所蕴含的文化因素也愈来愈重。

唐宋时茶叶消费的发展与茶叶本身所具有的许多有益于人体健康的作用是分不开的。正如谚语所云:“饮茶有百益,消食又解腻。”茶叶中所含成分很多,有近400种,主要有咖啡碱、茶碱、可可碱、多种维生素等,尤其是各种维生素含量高。古人对饮茶益处的认识因受科学技术条件的限制而不够准确、丰富,但通过长期饮茶,他们对茶叶的许多作用是有十分直观而正确的认识的。早在唐代以前,人们便认识到吃茶有兴奋神经的作用。《广雅》云:“荆巴问采茶作饼,……其饮醒酒,令人不眠。”《博物志》卷四云:“饮真茶,令人少眠。”入唐以后,唐人苏恭在《唐本草》中对茶的药用作了较为详细的说明:“茗,苦茶。茗味甘苦,微寒无毒,主瘘疮,利小便,去痰热渴,令人少睡。……苦茶主下气消宿食。”唐人孟诜在《食疗本草》中亦有类似见解:“茗叶利大肠,去热解痰,煮取汁,用煮粥良。又茶主下气,除好睡,消宿食,当日成者良。”指出茶叶不仅可以提神,还可以用来治疗曲鳝瘴一类的疾病。宋人虞载认为茶还有治疗头痛的功效:“理头痛:峡川石上紫花芽,理生头痛。”

对于唐宋茶叶消费方式,唐宋茶书多有详细记载,唐代多把茶叶加入水中煎服,而宋则烧开水后再注入茶叶,其煎煮皆有较高的艺术性。唐代饮茶除了茶叶之外,还加入其他许多调味品一类的东西。唐宋时期虽然北方广大地区后来亦饮茶成风,但与南方相比,似乎南方更加讲究,南北茶叶饮用上是存在差异的。沈括曾指出只有南方人才识别真正的名优茶品,北方人往往误把一般茶叶当作名优茶,故南方茶区的人们更精于饮茶之道:“茶芽,古人谓之雀舌、麦颗,言其至嫩也。今茶之美者,其质素良,而所植之土又美,则新芽一发,便长寸余,其细如针,唯芽长为上品,以其质干土力皆有余故也。如雀舌、麦颗者,极下材耳。乃北人不识,误为品题。予山居有茶论,尝茶诗云:谁把嫩香名雀舌,定知北客未曾尝。不知灵草天然异,一夜风吹一寸长。”宋人梅尧臣对南方饮茶之法颇多称道,而对北方的饮茶颇有瞧不起的意味,认为北方人是不能理解南方人之讲究饮茶的:“此等莫与北俗道,只解白土和脂麻。欧阳翰林最别识,品第高下无欹斜。”这种南北茶叶消费的差异似乎一直延续了下来,直至今天,我国的南方饮茶仍然比北方讲究。

三、唐宋茶叶消费与茶文化的形成、发展

由唐至宋,饮茶逐渐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且随着时间推移,茶叶消费量不断增加,对茶叶的种类、品质的要求也愈来愈高。茶叶消费需求的变化在唐代的表现尤其突出。杨华云:“茶,古不闻食之,近晋宋以降,吴人采其叶煮,是为茗粥,至开元、天宝之间,稍稍有茶,至德大历遂多,建中已后盛矣。”唐人斐汶亦云:“茶,起於东晋,盛于今朝,……人人服之,永永不厌,得之则安,不得则病。……人嗜之若此者,西晋以前无闻焉。”入宋以后,嗜茶之风较之唐代犹过之而无不及,宋徽宗《大观茶论》云:“天下之士,励志清白,兢为闲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筐箧之精,争鉴裁之别,虽下士於此时,不以蓄茶为羞,可谓盛世之清尚也。”徽宗作为宋朝皇帝而精於品茶之道,官僚士人自然争起仿效,故当时的茶叶消费自然引人注目。

随着唐宋时期茶叶饮用的普遍化,茶叶消费逐渐成为人们日常生活消费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唐人李珏指出:“茶为食物,无异米盐,於人所资,远近同俗,既祛渴乏,难舍斯须,田闾之间,嗜好尤切。”唐代人们已是“累日不食犹得,不得一日无茶也。”宋王安石即指出:“夫茶之为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林駉亦持同样的论调:“习之既久,民之不可一日无茶犹一日而无食。”而宋代周围少数民族人们的生活中,茶叶的重要性大大提高了。对此,宋人看得很清楚:“蕃部日饮酥酪,恃茶为命。”、“戎俗食肉饮酪故贵茶,而疾於难得”,、“蕃戎性嗜名山茶,日不可缺”,这种饮食结构上的不同加剧了他们对茶叶消费的需求。

唐宋时期的茶叶消费被赋予了浓郁的文化色彩,不再是一种单纯的实物商品的消费,由此,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茶文化逐渐形成并不断发展。茶叶消费成为人们思想文化的载体,成为人们之间表达情感的媒介,同时又是界定上下尊卑身份的最佳体现。饮茶在一定程度一定场合上体现了当时人们的伦理观念。“茶之为物,祛积也灵,寐昏也清,宾客相见,以行爱恭之情者也。天下之人不能废茶,犹其不能废酒,非特适人之情也,礼之所在焉”,饮茶已被提到了“礼”的高度。而宋代茶叶也的确发挥了这样的功能:“宾主设礼非茶不交,而私家之用皆仰於此。”用茶待客已成为唐宋时期的风俗。“客至则设茶,欲去则设汤,不知起於何时。然上自官府,下至闾里,莫之或废。”辽朝亦有以茶待客之风俗。宋代的太学生还设有茶会;寺院的茶叶除了自己吃用、赠送客人外,还用来供佛;在官府的礼仪中,茶也扮演着重要角色。在丧礼中亦用茶叶。宋哲宗去世时,使用茶叶祭奠:“宰臣再升殿,奠茶酒讫,移班诣东序,贺皇帝即位。”很可能在南宋和元朝时,茶叶开始作为婚礼用品,作为整个婚礼或彩礼的象征而存在。茶叶在唐宋时期还被最高统治者用来协调统治阶级的内部关系,维护封建社会的等级秩序。唐宋政府经常赏赐茶叶给官吏士人。宋代赏赐大臣的茶叶曾有龙凤饰面,仁宗明道二年三月始改用入香京挺,原因即在于最高统治者认为龙凤饰面茶叶只有皇室才有资格拥有、享用,且龙在中国一直是皇帝的象征,如仁宗太后所云:“此岂人臣可得?”

茶叶消费被赋予丰富的文化内涵是饮茶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产生的,说明茶叶已进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是茶叶消费不断发展、不断普及、不断成熟的产物,这不仅是一个量的增加,更是一个质的飞跃。在当时,茶肆、茶坊的出现以及发展为我们进一步考察茶叶消费的深度、广度提供了一个极佳的新视角。并且一般来讲,中国茶的商业化经营,是以民间茶肆的出现为之代表。故无论是对茶叶消费还是茶叶商品化而言,茶肆的出现均具有重大意义。据史籍记载,唐代即已出现茶肆,宋代的茶酒阁大约也兼有茶肆的功能。茶坊的服务对象十分广泛,上至王公贵族、富商大贾,下至平民百姓、贩夫走卒,不同阶级、不同阶层的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力量选择适合自己消费水准的茶肆。城市中的各色人等都是茶坊的服务对象,故三教九流皆可在茶坊中觅其身影。宋代茶肆的服务水平达到了较高的水准,反映出商品经济的观念已开始驻足人们的心中,是当时商品经济发展繁荣的体现。宋代茶酒司的出现便是一个标志。“官府贵家置四司六局,各有所掌,故筵席排当、凡事整齐,都下街市亦有之。当时人户,每遇礼席,以钱倩之,皆可办也。……茶酒司,专掌宾客茶汤、暖汤筛酒、请坐咨席、开盏歇坐、揭席迎送、应干节次。……凡四司六局人只应惯熟,便省宾主一半力,故谚曰: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讦戾家。”唐宋茶坊的兴起,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城镇经济的繁荣,茶坊、茶肆的发展也是以城市经济的繁荣为依托的。无论是北宋的汴京还是南宋的临安,其城市经济都发展到了一个新水平。

我国古代社会中家庭不仅是一个生产单位,同时也是一个消费单位。文人墨客或多或少的记载了在家中饮茶的情景,考古材料也有一些反映。地处河北北部宣化郊外下八里村,自1971年以来相继出土了数座辽代墓葬,墓室内许多彩色壁画是反映不同场面的茶道图。墓主基本上生活于辽兴宗天祚年间,其中有一人以进粟得官,余者均属一些地主和商户,故茶道图反映的是北方一般商人、地主及中下级官吏的饮茶情况。这些茶道图内容包括茶作坊图、点茶前煮汤图、点茶图、点茶后将进茶图、饮茶图等,将饮茶活动中的煮汤、点茶、将进茶、饮茶等程序以及碾茶、煮汤、筛选等准备活动都栩栩如生地表现了出来。





[发帖际遇]: 康熙发现泓峥牧云编书太累,让纪晓岚送了ta 1 两 纹银.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