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4|回复: 2
收起左侧

古代东北浿水的辨析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5年7月11日 14: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6年7月11日 08:11 编辑

古代东北浿水的辨析


     古代东北,有一个浿水。这条河流很重要,曾是古朝鲜与燕,及后来的秦、汉边界线;也曾是高句丽国都平壤南侧的一条主要河流。浿水曾关联着古朝鲜和高句丽的存亡,但它的位置在哪?却一直是争论的问题。
      《说文解字》解为:“浿水出乐浪镂方,东入海” 。同时又说:“说文及水经非也”。最后总结为:浿水是“今朝鲜国之大通(同)江,在平壤城北,平壤城,即古王险城,汉之朝鲜县也”。
      《康熙字典·巳集上·水部》载:浿,“广韵、集韵、韵会:普盖切,音霈,水名” 。按此文,浿字的现代发音为:“pèi”。同时还说:“浿水出辽东塞外,西南至乐浪县西入海”(乐浪郡,非县也)。
      《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载:“浿水,水西至增地入海”。
      《隋书》说:“故平壤城南临浿水”。清楚地说明了,浿水与古平壤城的紧密关系。
      一些史料中,多次提道:古平壤城既古王险(俭)城…… 。
      北魏郦道元为《水经》作注,其中《水经注·卷十四》载:
      浿水“出乐浪镂方县,东南过临浿县,东入于海。许慎云:浿水出镂方,东入海。一曰出浿水县。《十三州志》曰:浿水县在乐浪东北,镂方县在郡东。盖出其县南径镂方也。昔燕人卫满自浿水西至朝鲜。朝鲜,故箕子国也。箕子教民以义,田织信厚,约以八法,而下知禁,遂成礼俗。战国时,满乃王之,都王险城,地方数千里,至其孙右渠。汉武帝元封二年,遣楼船将军杨朴、左将军荀彘讨右渠,破渠于浿水,遂灭之。若浿水东流,无渡浿之理,其地今高句丽之国治,余访蕃使,言城在浿水之阳。其水西流径故乐浪朝鲜县,即乐浪郡治。汉武帝置。而西北流。故《地理志》曰:浿水西至增地县入海。又汉兴,以朝鲜为远,循辽东故塞至浿水为界。考之今古,于事差谬,盖《经》误证也”。
      郦道元这段话,证实了如下几个问题:
1、郦道元的话,是访问过高句丽来北魏的使臣,经过验证的。
2、浿水县的位置在乐浪东北,镂方县在乐浪东侧。
3、浿水出浿水县往南,经过镂方县,
4、浿水非东流,而是“西向经过朝鲜县,至增地县入海”。
5、高句丽的都城是王俭城,在浿水北岸。
6、《水经》以前的记载有误,应以《水经注》为主。
     史料中,与浿水相关的记载,还有古朝鲜。《史记》、《汉书》、《后汉书》等,凡说及古朝鲜的记载,都有浿水这个概念。
     可以在多处资料中看到:“汉武帝灭朝鲜后,把原朝鲜的地方分为玄菟、乐浪、真番、临屯四郡”。但在《汉书》和《后汉书》的“地理志”中,都是只写出位于辽东郡北的玄菟郡,和位于辽东郡南侧、辽东半岛的乐浪郡,以及当时位于东北的一些郡国。而真番和临屯两郡却没有出现,是为什么?——显然,真番和临屯两个“郡”,和位于鸭绿江南、朝鲜半岛的地方,没有划入西、东两个汉朝的版图。
      西汉时,在辽河以东的地方有三个郡:
     北为玄菟郡,含三个县——句丽、上殷台、西盖马。
     中为辽东郡,含十八个县——襄平、新昌、无虑、望平、辽队、辽阳、房、候城、险渎、居就、高显、安市、武次、平郭、西安平、文、番汗、沓氏
    南为辽东半岛上乐浪郡,含二十五个县——朝鲜、冄邯、浿水、含资、黏蝉、遂成、增地、带方、驷望、海冥、列口、长岑、屯有、昭明、镂方、提奚、浑弥、吞列、东湤、不而、蚕台、华丽、邪头昧、前莫、夫租。
      东汉时,在辽河以东的地方有三个郡:
      玄菟郡,含六个县——句丽、上殷台、西盖马、辽阳、高显、候城。
      辽东郡,含十一个县——襄平、新昌、无虑、望平、候城、安市、平郭、西安平、汶、番汗、沓氏
      乐浪郡,含十八县——朝鲜、冄邯、浿水、含资、占蝉、遂成、增地、带方、驷望、海冥、列口、长岑、屯有、昭明、镂方、提奚、浑弥、乐都。
      看来,这三个郡所属的地面,并没有过鸭绿江以东或以南的地方。
     《辽史·地理志二》载:辽国东京辽阳府附近有太子河、浑河、辽河等,还有“蒲河、清河;浿水,亦曰泥河,又曰蓒芋泺”。现在,在辽宁辽阳市附近,可轻易查找到太子河、浑河、辽河、蒲河、清河等,只是没有发现浿水,或泥河、蓒芋泺。
    《明史·地理志二》载:盖州卫(现辽宁盖州市附近),“又东有驻毕山,西滨海,有连云岛,上有关。又东有泥河,南有清河(现大清河)东南有毕里河,下流皆入于海” 。——泥河出现了,但,现在这个地方没有泥河。可以认定的是:盖州这个地方就是汉时的增地县。
     《辽史·地理志二》还载,辽国东京辽阳府所辖的县中:
“辽阳县,本汉浿水县地(属汉乐浪郡)。”
“仙乡县,本汉辽队县地(属汉辽东郡)。”
“鹤野县,本汉居就县地(属汉辽东郡)。”
“析木县,本汉望平县地(属汉辽东郡)。”
“兴辽县,本汉平郭县地(属汉辽东郡)。”
“紫蒙县,本汉镂芳县地(属汉乐浪郡)。”
       辽阳,西汉时,属辽东郡;东汉时,属玄菟郡。辽时,辽阳的位置可能与汉时辽阳的位置稍有变动,但不会变化太大。汉乐浪郡的浿水县,此时是辽国东京辽阳府属下的辽阳县。隶属不同,名称不同,但所在的地方相同。
      从上面资料可见,汉乐浪郡北部地方是紧挨辽东郡的,是以辽东半岛为主的地方。浿水县,也就是出浿水的地方距离辽阳不会太远。浿水源头,一定是距此不远的地方。又从《史记》、《汉书》、《水经注》等书中知,浿水西流,入增地后再入海。
      《北史·列传第八十二》载:高句丽“其国,东至新罗,西度辽,二千里;南接百济,北邻靺鞨,一千余里。……都平壤城,亦曰长安城,东西六里,随山屈曲,南临浿水。”
       从这里可见,高句丽的东界是新罗国的西界,尚未过现在朝鲜的大同江。而这时高句丽的国都是平壤,也就是王俭城。城市依山屈曲,南面是浿水。——显然,这个平壤城不是现在朝鲜的平壤,浿水也不是现在朝鲜平壤北面的大同江。浿水曾是古朝鲜与汉朝的边界,但不是高句丽的边界,更不是高句丽的东界或西界,所以浿水只能在辽东。
       很明显,《说文解字》的结论不足信。浿水所在地的浿水县近临现在的辽阳附近;乐浪郡不在现在的朝鲜境内,而是以辽东半岛为主,紧连辽东郡南部。
      《水经注·卷十四》载:“小辽水又西南径襄平县为淡渊,晋永嘉三年涸。”
      在辽东这块土地上,南北同向、距离很近的河流有很多条,入海的河流更是不胜枚举。像淡渊这样干涸的河流也很多。
      浿水到辽时, “又曰泥河,蓒芋泺”(见前引),可见其水已经混浊,长满了蓒芋草。估计,浿水此时已经开始枯竭……。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楼主|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5年7月12日 08: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浿水的位置定了,古平壤城的位置也就定了。看样子,把现朝鲜平壤说为古平壤城,把大同江说成浿水,都是靠不住的。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