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33|回复: 0
收起左侧

[探讨] 东北古代史释注——句丽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7年1月29日 09: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1月29日 09:22 编辑

            


句(音:gōu)丽,非先古时的高丽(古朝鲜)。句丽曾与古高丽,同时间并存为国。句丽也非句丽灭亡250年后,再产生的后高丽。句丽与前后两个高丽的历史、民族,生存空间、生活时态等各不相同。
为什么有人把句丽与高丽等同?
可能与一个误解有关:《北史·卷九十四·句丽列传》中介绍有,高氏句丽在北魏之前,并无高丽之称。在北魏一统北方之后,每次句丽国王更换新王时,北魏朝廷都要对新国王封号。在北魏宣武皇帝之前的各时期,每次封号的名称都是“句丽王”,或“句丽郡公”。但是到了北魏灵太后执政时,正遇句丽国王云死。其儿子安继位,灵太后封号时,封安为“高丽王”。从此开始,有人把句丽国也称高丽国。不是灵太后无知而封,而是此时的句丽国正好与古高丽,既箕子朝鲜和卫满朝鲜的地方相同。所以这种封号,应该说没有什么错误。却以此造成《北史》的记载中,句丽与高丽并用。也是后面史书中称其为高丽的原因。对东北地区古代一些称王者,用原来的地名封国王名号是一种常用方法。比如,新罗王受封为乐浪公,百济王受封为带方公等。但是,新罗依然称新罗,不称为乐浪;百济不称为带方,依然称百济。
所以“高丽王”的封号名称,不应该改变句丽国的实质。因为句丽人与朝鲜(高丽)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民族。并且,安受封为“高丽王”的时候,句丽人已经把古高丽人的部分后裔,接纳为自己的句丽民族中;另一部分的三韩、新罗等民族则被赶到鸭绿江东,甚至朝鲜半岛的南部地区。也就是说,有些人把“句丽”说为“高丽”,用国王的封号代替国家的名称,是不对的。


一、句丽之源
句丽的准确称呼,应该是高氏句丽。
是公元前 113年(汉武帝元鼎4年)以前,由扶馀国一个王子,叫朱蒙的善射人,以高为氏,渡过松花江北流段,在西岸的纥升骨城(现辽宁桓仁县)建国。他们自称是太阳的儿子,河伯的外孙(摘自《北史》)。
扶馀国出自古索离国,源自古息慎人。都是信俸太阳和火,所以他们也是炎帝的后裔。扶馀国从北向南发展,到了东北大平原上。因东北中南部地区多水,这些生活在水边的息慎后裔逐渐被人称为貊人,既生活在水边的人。显然,高句丽人源自扶馀人,扶馀人源自索离人,索离人源自息慎人,自然都是炎帝的后裔。
句丽的国度,原属于扶馀国南部部族,既貊人。句丽起源于东北大平原的中部地区,并且从东北中部从北向南发展。强盛时,几乎占据了半个东北和朝鲜半岛的大部分地区,历时八百年。
《后汉书》等史料载:句丽“相传以为扶馀别种”,还说:“句丽一名貊,有别种依小水为居,因名小水貊” 。
《三国志》载:“沟娄者,句丽名城也”,“句丽作国,依大水而居,……句丽别种依小水作国”
“沟”字,地势低洼,窄小的谷地,规模小的河。
“娄”字,《康熙字典》中:娄——系马牛曰娄马牛,意为多数;也是东北地名,江名,姓,星宿名等;另外,“离娄”是明目者,小、微,等意思。是兵、卒,小人物,东北古代人常见的名称用字。
“句”字,《康熙字典》有解为:“音沟,俗作勾,曲也”。字典中解:“沟”字为:“水声”,也有小的河流意思。显然,不管是句,还是沟,在此都有淙淙作响的、弯曲的小河流意思,是表明句丽人居住地的特点。
按东北传统,这里的“丽”字,原来应为“离”字。是我国古代东北民族建国时常用的字,如:索离、铁离、高离、句离等。
在中国的先天八卦中,东方为“离”,包含的内容是:火、日、丽、艳丽、武士、红色为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F5.tmp.jpg……。而东北这个地方在古地图中属于东方,不是东北,这里的人多数信奉太阳和火,所以“离”字是东北人很愿意应用的文字。


二、句丽的四至
从其发展过程看:
《汉书》与《后汉书》载:“高句丽,在辽东之东千里,南与朝鲜、濊貊,东与沃沮,北与夫馀接地方二千里”。是说,其北为松花江北流段,南在辽东和鸭渌江一带,西距辽河千里,东至长白山。基本部分在现吉林省内,松花江西侧。
说明一点:过去的“里”比现在小,约300——400米之间。
《三国志》内容与《后汉书》相同,但它说“都于丸都之下”。说明,高句丽此时的国都在丸都山之下(吉林省集安市附近)。
强盛时,如《北史·列传第八十二》载:“其国,东至新罗,西度辽,二千里;南接百济,北邻靺鞨中,一千余里”。是说,东已过鸭绿江,西则直接到辽河,南在朝鲜半岛中部;北面已经不再是扶馀,于公元494年,高句丽已经灭掉了扶馀,这时直接与靺鞨相邻。如书中所说,曾“驱逼靺鞨,禁固契丹”。
《后汉书》说:“濊及沃沮、句丽,本皆朝鲜之地也”。还说:“至元封三年,灭朝鲜,分置乐浪、临屯、玄菟、真番四郡”。
是说,句丽本是古朝鲜的地方,而古朝鲜的地方很大,包括辽东及朝鲜半岛。公元前108年,汉武帝灭朝鲜,把朝鲜这个地方分别设置了四个郡,既玄菟、乐浪、真番、临屯。后来临屯和真番分别划归乐浪和玄菟郡,又增加了辽西、辽东两郡。其中的玄菟郡就在辽东北部。句丽被设为县,归属玄菟郡管辖。说明高氏句丽先是在辽东,后来发展至朝鲜半岛和松花江流域。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四·高丽传》载:“高丽,本扶馀别种也。地东跨海距新罗,南亦跨海距百济,西北度辽水与营州接,北靺鞨。其君居平壤城。”
此高丽就是句丽,因为此时,古高丽已经灭亡,后高丽尚未出现。此时的句丽也是强盛时的地域,其东为新罗。初时的新罗在长白山东,跨鸭绿江;这时,因句丽的挤压,新罗退至朝鲜半岛东南,百济在朝鲜半岛南西部。南为百济,西为营州,医巫闾山一带;北在松花江南。


三、句丽之末落
《后汉书》说:句丽“凡有五部,有消奴部、绝奴部、顺奴部、灌奴部、桂娄部” ,有八个等级的官员。还说:“以十月祭天大会,名曰‘东盟’”。
到公元七世纪,高句丽已经强大得中原大国不能轻视的程度。所辖人口近348.5万,其中包括大量的汉人、句丽人、鲜卑人、契丹人、靺鞨人、挹娄人、新罗人、百济人。其中,高句丽族人濊貊人为主)17.2万户,86万人左右
句丽其地,盛产铜、银等多种金属。周世宗(柴荣公元9211027——959727时,遣尚书水部员外郎韩彦卿以帛数千匹市铜于高丽以铸铁。六年,昭遣使者贡黄铜五万斤。
高丽俗知文字,喜读书,昭进《别叙孝经》一卷、《越王新义》八卷、《皇灵孝经》一卷、《孝经雌图》一卷。《别叙》,叙孔子所生及弟子事迹。

句丽人的风俗及习惯:
《三国志·卷三十》载:“句丽多大山深谷,无原泽。随山谷以为居,食涧水。无良田,虽力佃作,不足以实口腹。其俗节食,好治宫室,於所居之左右立大屋,祭鬼神,又祀灵星、社稷。其人性凶急,喜寇钞。其国有王,其官有相加、对卢、沛者、古雏加、主簿、优台丞、使者、皂衣先人,尊卑各有等级
东夷旧语以为夫馀别种,言语诸事,多与夫馀同,其性气衣服有异。本有五族,有涓奴部、绝奴部、顺奴部、灌奴部、桂娄部。本涓奴部为王,稍微弱,今桂娄部代之。汉时赐鼓吹技人,常从玄菟郡受朝服衣帻,高句丽令主其名籍。后稍骄恣,不复诣郡,于东界筑小城,置朝服衣帻其中,岁时来取之,今胡犹名此城为帻沟溇。沟溇者,句丽名城也。其置官,有对卢则不置沛者,有沛者则不置对卢。王之宗族,其大加皆称古雏加。涓奴部本国主,今虽不为王,適统大人,得称古雏加,亦得立宗庙,祠灵星、社稷。绝奴部世与王婚,加古雏之号。诸大加亦自置使者、皂衣先人,名皆达於王,如卿大夫之家臣,会同坐起,不得与王家使者、皂衣先人同列。其国中大家不佃作,坐食者万馀口,下户远担米粮鱼盐供给之。其民喜歌舞,国中邑落,暮夜男女群聚,相就歌戏。无大仓库,家家自有小仓,名之为桴京。其人絜清自喜,喜藏酿。跪拜申一脚,与夫馀异,行步皆走。以十月祭天,国中大会,名曰东盟。其公会,衣服皆锦绣金银以自饰。大加主簿头著帻,如帻而无馀,其小加著折风,形如弁。其国东有大穴,名隧穴,十月国中大会,迎隧神还于国东上祭之,置木隧于神坐。无牢狱,有罪诸加评议,便杀之,没入妻子为奴婢。其俗作婚姻,言语已定,女家作小屋於大屋后,名婿屋,婿暮至女家户外,自名跪拜,乞得就女宿,如是者再三,女父母乃听使就小屋中宿,傍顿钱帛,至生子已长大,乃将妇归家。其俗淫。男女已嫁娶,便稍作送终之衣。厚葬,金银财币,尽於送死,积石为封,列种松柏。其马皆小,便登山。国人有气力,习战斗,沃沮、东濊皆属焉。又有小水貊。句丽作国,依大水而居,西安平县北有小水,南流入海,句丽别种依小水作国,因名之为小水貊,出好弓,所谓貊弓是也

隋朝为免除东北之患,曾先后四次讨伐,隋炀帝曾亲率一百一十三万大兵攻打高句丽,都以惨败告终。高句丽为了表示自己的强大,还在辽东,既现辽阳附近,用隋兵的尸体修建了一座纪念碑性的大塚,专门宣示句丽国的胜利。
唐朝政权稳定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讨伐高句丽。后来的50年间,唐、句双方大小战役不断,唐太宗曾率大军亲征高句丽,同样败北。
这时的高句丽,经过隋唐两朝的沉重打击,也大伤元气。最主要的是,自己国内动乱不断,兄弟争权抢功,不顾外患频繁。
再说,北方强大起来的靺鞨人,已经能与高句丽抗衡。南方的新罗,一直想收回被高句丽夺取的土地。西方的契丹不断壮大……。这时的东北各国,战事频繁,摩擦不断,四邻为敌。句丽国内腐败和野性并列……。历史的趋势是必然的,不以人的意愿而为之。
大形势下的高句丽联合一个百济,企图自保。但百济则妄想靠高句丽打击新罗……。四面楚歌,顽强地挣扎过后,还是难于应付灭亡的败局。
唐朝分化高句丽与百济联盟,数次进兵单攻百济,有利地分化了他们的联盟。虽有日本人浮海派兵帮助,也无助于事。
自公元66612月,唐以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发兵伐高句丽。李勣首先攻破高句丽的新城(现辽宁抚顺城北),然后拔扶馀城(现长春市东南奢岭东侧),最后攻破句丽南部的国都平壤城。
公元6689月(唐高宗总章元年),句丽被唐将李勣所灭。历经七百多年的高氏句丽,辛勤建设的176城,近70万户归于唐朝。唐迁高句丽38200户的百姓,去远方江、淮之南。后又迁人至岭南及西部无人地带,共迁走22万左右句丽人。只留老弱、贫寒者在原安东等地居住。


四、古平壤城的位置
高氏句丽国,曾三次迁都。首先是在纥升骨城建国,到公元3年,迁都到国内城,也称丸都山城(现吉林省集安市)。接着一次是公元427年,迁都于平壤城。第三次是在隋唐打击的时候,迁都到南平壤;这个平壤城,是现在朝鲜的平壤市。
《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第五》载:“王以丸都城经乱,不可复都,筑平壤城,移民及庙社。平壤者本仙人王俭之宅也,或云,王之都王俭。”
《汉书.地理志》载:王险城在乐浪郡浿水之东”。此处所说“王险”,就是王俭。 浿水是一个有争议的水名,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解释,都不能确定。现在一般认为浿水是现在朝鲜的大同江。但中国古时就有浿水是鸭绿江、甚至辽河等等的指述。显然,浿水的名称单单送给朝鲜的大同江是不能说服人的。
从《辽史·地理志二》中,说辽国东京辽阳府的附近有太子河、浑河、辽河等,还有“蒲河、清河;浿水,亦曰泥河,又曰軒芋泺”。这几个水名与辽阳所在地的位置附近,是完全吻合的。其中所述的蒲河、清河、太子河、浑河、辽河都能对上号,只是没有找到“浿水,亦曰泥河,又曰蓒芋泺”的水名。但书中所述内容,浿水不可能远离那几条位置相近的河流。明显看出,浿水是在辽阳市附近。绝不可能是远在数千里之外,隔着鸭绿江的,现在朝鲜境内的大同江。
古传有三个平壤:上平壤、下平壤、南平壤。下平壤是高句丽王居住的地方,上平壤在丸都山城。那么,南平壤在什么地方?
《北史·列传第八十二》载:高句丽“其国,东至新罗,西度辽,二千里;南接百济,北邻靺鞨,一千余里。……都平壤城,亦曰长安城,东西六里,随山屈曲,南临浿水。”从这里可见,高句丽的东界是新罗的西界,尚未到现在朝鲜的大同江。而这时高句丽的国都是平壤,也就是王俭城。城市依山屈曲,南面是浿水。——显然这个平壤城不是现在朝鲜的平壤,浿水也不是现在朝鲜平壤北面的大同江。

《北史》和《新唐书·.高丽传》记载,高句丽其君居平壤城,亦谓长安城,汉乐浪郡也”。
汉乐浪,此时应该包括故真番郡或临屯的一部分。应该是包括鸭绿江西、千山以东,及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一部分。
《辽史·地理志二》载: “以句丽王安为平州牧居之。元魏太武遣使至其所居平壤城,辽东京本此。唐高宗平高丽,于此置安东都护府……。忽汗州既故平壤城也,号中京显德府”。显然,这不是南平壤。
又有,《辽史·地理志二》对辽国海州所辖岩渊县的记载:“东界新罗,故平壤城在县西南。东北至海州一百二十里”。这个平壤城,是南平壤城。
元魏时,封句丽王安为平州牧,魏太武帝派使者去安住的地方,就是平壤。这个平壤城在辽东,“辽国东京辽阳府”附近。 “忽汗州”,并非单指渤海国上京。在唐册封渤海国名称之前,曾册封渤海人管理的地方为忽汗州,渤海大氏为忽汗州都督。忽汗州当时,包括渤海东京栅城、上京龙泉府、及松花江北流段以东的地区。渤海国时,忽汗州的首府应该是位于黑龙江省镜泊湖北侧。显然,“王所居平壤城”与“故平壤城”是两个地方。“中京显德府”,也不是一个城池,是渤海国五京之一,包括有“庐、显、铁、汤、荣、兴六州”的地方。中京显德府,位于吉林省长白山西麓。“故平壤城”,在忽汗州是没有错的,在中京显德府则更具体了。
《辽史》这段似乎矛盾的话,显然是包括了两个平壤城的概念。应该是史料中所说,上平壤和下平壤两城。上平壤在忽汗州时的辖区,下平壤在显德府区域内。
还有一个南平壤,应该是现朝鲜的平壤。
辽国的海州曾是渤海国的南京南海州,以东的地方是辽国时期的新罗国。可见“故平壤城”决不是现在的朝鲜平壤。
《元史·志第五十九》载:“唐征高丽,拔平壤,其国东徙,在鸭绿水之东南千余里,非平壤之旧”。再一次证实,高句丽的古平壤城不是现在朝鲜的平壤市。唐所拔平壤,“非平壤之旧”,不是过去的旧平壤城。


五、高句丽与高丽不同
二十四史中,对高句丽名称的记载是不同的。以唐朝人李延寿所写的《北史》为界;其前,各史书中都是清一色的“高句丽”,或“句丽”。而《北史》中,是“高句丽”与“高丽”二者并用。以后的史料中,特别是宋以后,王氏高丽在朝鲜半岛北部立国,高丽之称则是指他们。历史上,因句丽所在地方包括了古高丽的地方,所以,人们常因句丽与高丽地相同、名相近,句丽王曾封为高丽王而将句丽称谓高丽。
句丽与古高丽不同,与后高丽也不同。
公元前108年,汉武帝灭古朝鲜以后,把句丽划归玄菟郡的一个县。古朝鲜也称古高丽,已经被灭,不存在了。而句丽却存在。显然,公元前108年以前,句丽与古高丽曾经同时存在过,说明,二者是两个不同的国家。
而后高丽,则是在句丽被唐高宗灭掉250年以后,公元918年(后梁末帝贞明四年),由新罗人王氏,在鸭绿江以东的北部地区建国时所用的名称。不过是延用了远古时的国名而已。
高丽国,是周武王统一中国后,把古朝鲜这个地方,册封给商朝王子箕子的国名。
据《史记》、《后汉书》、《资治通鉴》等史料记载,箕子的领地属于侯爵,因在古朝鲜的地方,所以也叫朝鲜。古朝鲜是黄帝后人,王俭建立的国度。其地包括,东北的南部和朝鲜半岛。另外,那里也是商朝人的先祖居住地,所以箕子才不受周禄,自回故里。大周王朝则做了个顺水人情,周武王册封箕子为高丽侯,人们仍称其为朝鲜。秦汉间,朝鲜被燕人卫满夺取,又称为卫满朝鲜。
古朝鲜(古高丽),曾分出了古辰国等。到西汉时,古辰国又分成了马韩、弁韩、辰韩……。
高句丽和高丽,二者从地理、民族、历史、政治等各方面都没有任何联系。古人在文字上是很严格的,“句丽”与“高丽”根本就毫无关系,不过是古代后人以其发音相似,又同在东夷,便主观地用了相同汉字来表示而已。
句丽的国度起源于东北大平原的北部,是在东北中部从北向南,再向北发展的。强盛时,几乎占据了东北和朝鲜半岛的大部分地区,历时近八百年。
公元668年,唐高宗总章元年,句丽被唐所灭。
公元670年,唐高宗咸亨元年,高句丽遗臣"大长剑牟岑率众反唐,立故句丽王高藏外孙安舜为主。并派信使到新罗,要求新罗承认其合法地位。新罗国马上承认了安舜的句丽王位,并提出相互联盟反唐的建议。唐高宗以高侃为东州道行军总管,李谨行为燕山道行军总管发兵来讨伐。经过四年的战争,最终平定了高句丽遗民叛乱。安舜逃到朝鲜半岛今韩国益山市的地方,建立了报德国。随后唐高宗又以新罗王金法敏"纳高丽叛众,略百济地守之"为罪名讨伐新罗。
唐高宗上元3(公元676年)2月,正式将安东都护府治所,迁往辽东故城(即今辽宁辽阳市)。从而将百济故地以及包括平壤在内的大同江以南,高句丽故地让予新罗,使新罗统一了朝鲜半岛大部分地区。
唐仪凤2(公元677年)2月,唐朝将安东都护府再次迁到新城(今辽宁抚顺高尔山城)。同时任命原高句丽末代国王,已经被唐朝任命为工部尚书高藏,为辽东州都督,封朝鲜王。
——但是,句丽没有再复国。



六、句丽国的基本情况
年代(公元年)
句丽王
对应朝代
主要事件
朝庭
皇帝
年号
前113以前
高朱蒙(扶余人)
西汉
武帝
元鼎4年
在纥升骨城建国
前107
高朱蒙?
西汉
武帝
元封4年
汉以句丽为县,属玄菟郡
前?
高如栗(朱蒙子)
西汉



前37
高莫来(如栗子)
西汉
元帝
建昭2年
并扶余国
公元3年
高騶(莫来子)
西汉
平帝
元始3年
迁都丸都城,亦叫国内城
10
高騶   
新政
王莽
始建国初
王莽斩高騶,更名下句丽
32
高?(莫来子辈)
东汉
光武
建武8年
恢复王号,向汉朝纳贡
49
高?
东汉
光武
建武25
寇右北平、渔阳、上谷等
105
高宫(莫来裔孙)
东汉
殇帝、安帝
延平—永初
数寇汉朝边境
121
高逐成(宫嗣子)
东汉
安帝
建光元年
归还部分汉朝人
132
高伯固(宫子 )
东汉
顺帝
阳嘉元年
数寇汉朝边境
169
高伯固
东汉
灵帝
建宁2年
降汉,属辽东
210年左右
高伊夷摸(伯固子)
东汉
献帝
建安中
降胡叛汉,更作新国,
238
高位宫(伊夷摸子)
明帝
景初2年
助魏讨公孙文懿
242
高位宫
齐王
正始3年
寇辽西安平
244
高位宫
齐王
正始5年
毋丘俭败位宫于丸都山
265—317

西晋


位宫子、孙、曾孙一直努力恢复句丽国
307322
高弗利(位宫玄孙)
西、东晋
怀帝至元帝
永嘉至永昌年间
寇辽东
346
高钊(弗利子)
东晋
康帝
建元4年?
慕容晃败钊于丸都山城

高?
东晋


复国阶段
385
高安
东晋
孝武帝
太元10年
平州牧,辽东和带方国王
424后
高琏(钊曾孙)
北魏
太武帝
始光元年
活百余岁
427年
高琏
北魏
太武帝
始光4年
迁都平壤城
491
高云(琏孙)
北魏
孝文帝
太和15年
琏孙、云继位,北魏封为高句丽王
494
高云
北魏
孝文帝
太和18年
灭扶余国
519
高安(云子)
北魏
孝明帝
神龟2年
灵太后封其高丽王
532
高延(安子)
北魏
孝武帝
太昌元年
封高句丽王、辽东郡公
546
高成(延子)
西魏
文帝
大统12年

552
高成
北齐
文宣帝
天保3年
返5000户北魏逃出的百姓给北齐。
560.
高汤(成子)
北齐
废帝
乾明元年
拜受高丽王、辽东郡公
577
高汤
北周
武帝
建德6年
封辽东郡公、辽东王
581
高汤
文帝
开皇元年
进大将军、高丽王
591
高阳(?)
文帝
开皇10
授大将军、辽东郡公
598
高元(汤子)
文帝
开皇18年
隋水陆30万伐高句丽
612
高元
炀帝
大业8年
隋113万大军伐高丽
613
高元
炀帝
大业9年
隋于夏、秋两伐高句丽
621
高建武(元弟)
高祖
武德4年

642
高藏(建武弟之子)
太宗
贞观16年
苏文弑建武,立建武侄藏为王
644年7月
高藏
太宗
贞观18年
太宗亲伐高句丽
661年1月
高藏
高宗
龙朔元年
高宗伐高句丽
668年9月
高藏
高宗
总章元年
高句丽灭亡










七、高句丽古城对照

据现有资料搜集,载入如下:
五女山城:辽宁桓仁县东北7公里,大概就是东明(?)王建都之地。
下古城子:东北距五女山城10公里,在浑江谷地,这个地方古称“卒本川”。
国内城遗址:吉林集安市,故都,东西660米,南北730米,不规则。
丸都山城:吉林集安市,故都,东西2100米,南北1450米,不规则。
新城:也叫高尔山城,辽宁抚顺城北,后期大城,文物很多。
凤凰山城:辽宁凤城市东南5公里,后期大城。
城子山山城:辽宁西丰县南25公里。
崔镇堡山城:辽宁铁岭东南20公里。
上伯官古城:辽宁沈阳东陵区汪家乡,很大的平地古城,疑为郡治。
塔山山城:辽宁沈阳市20公里,疑为“盖牟城址。
白岩城:也称燕州山城:辽宁辽阳县东35公里。
英城子山城:辽宁海城市东南8公里。
高丽城山城:辽宁盖州市东北7公里半。
吴姑城山城:辽宁普兰店市星台乡。
娘娘城山城:辽宁岫岩县东南15公里。
大黑山山城:辽宁大连市金州区东4公里。
得利寺山城:辽宁瓦房店市北。
海龙川山城:辽宁大石桥市周家乡。
龙潭寺山城:辽宁开原市威远堡乡。
庄河城山城:辽宁庄河市北姜屯乡。
高俭地山城:辽宁桓仁县木盂子镇。
转水湖山城:辽宁新宾县东南35公里。
黑沟山城:辽宁新宾县红庙子乡。
杉松山城:辽宁新宾县苇子峪乡。
虎山山城:辽宁宽甸县虎山乡。
五龙山山城:辽宁新宾县西北上夹河乡。
烟筒山山城:辽宁盖州市徐屯乡。
石台子山城:辽宁沈阳市东北25公里,棋盘山水库边。
赤山山城:辽宁盖州市罗屯乡。
英额门山城:辽宁清原县英额门乡。
太子城山城:辽宁新宾县下夹河乡。
龙潭山山城:吉林吉林市东7公里,大概长寿王时代所建。
霸王朝山城:吉林集安市霸王朝乡,为“国内城”屏障。
罗通山山城:吉林柳河县东北25公里,疑为“扶余城”遗址。?
城子山山城:吉林延吉市东北10公里长安镇,后曾为东夏国“南京”。
自安山城:吉林通化市江东乡,中期城址。
建设山城:吉林通化县大川乡,规模较小,是交通城镇。
工农山山城:吉林辽源市龙山区,早期遗址。
赤松柏山城:吉林通化县快大茂镇西南2公里,原为汉代古城。
龙首山山城:吉林辽源市区东龙首山上,出土典型的莲纹瓦当。
兴安山城:吉林延吉市北郊兴安乡,渤海时代沿用。
青龙山山城:辽宁铁岭县崔镇堡乡,有隐蔽的城门。
萨其城山城:吉林珲春市东北14公里,出土王字瓦当。
辽东城:辽宁省辽阳市
安市:(白崖城)辽宁省海城
盖牟城:辽宁省鞍山北,唐改为盖州
辰州:辽宁省盖州
安市城:辽宁省海城八里镇营子村



八、附注:
为更明确地表现句丽国的具体情况,节选部分史书中的内容如下:

王莽篡政以后,句丽国的情况是:
《三国志·卷三十》载:“王莽初发高句丽兵以伐胡,不欲行,强迫遣之,皆亡出塞为寇盗。……尤诱期句丽侯騊至而斩之,传送其首诣长安。莽大悦,布告天下,更名高句丽为下句丽。当此时为侯国,汉光武帝八年,高句丽王遣使朝贡,始见称王。
至殇、安之间,句丽王宫数寇辽东,更属玄菟。辽东太守蔡风、玄菟太守姚光以宫为二郡害,兴师伐之。宫诈降请和,二郡不进。宫密遣军攻玄菟,焚烧候城,入辽隧,杀吏民。后宫复犯辽东,蔡风轻将吏士追讨之,军败没。
宫死,子伯固立。顺、桓之间,复犯辽东,寇新安、居乡,又攻西安平,于道上杀带方令,略得乐浪太守妻子。灵帝建宁二年,玄菟太守耿临讨之,斩首虏数百级,伯固降,属辽东。熹平中,伯固乞属玄菟。公孙度之雄海东也,伯固遣大加优居、主簿然人等助度击富山贼,破之。
伯固死,有二子,长子拔奇,小子伊夷模。拔奇不肖,国人便共立伊夷模为王。自伯固时,数寇辽东,又受亡胡五百馀家。建安中,公孙康出军击之,破其国,焚烧邑落。拔奇怨为兄而不得立,与涓奴加各将下户三万馀口诣康降,还住沸流水。降胡亦叛伊夷模,伊夷模更作新国,今日所在是也。拔奇遂往辽东,有子留句丽国,今古雏加駮位居是也。其后复击玄菟,玄菟与辽东合击,大破之。
伊夷模无子,淫灌奴部,生子名位宫。伊夷模死,立以为王,今句丽王宫是也。其曾祖名宫,生能开目视,其国人恶之,及长大,果凶虐,数寇钞,国见残破。今王生堕地,亦能开目视人。句丽呼相似为位,似其祖,故名之为位宫。位宫有力勇,便鞍马,善猎射。景初二年,太尉司马宣王率众讨公孙渊,宫遣主簿大加将数千人助军。正始三年,宫寇西安平,其五年,为幽州刺吏毌丘俭所破。语在俭传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四》载:
说它“明理一而分殊”。并说:“万物皆是一理”,“一物之理,亦谓长安城,汉乐浪郡也,去京师五千里而赢,随山屈缭为郛,南涯浿水,王筑宫其左。又有国内城、汉城,号别都。水有大辽、少辽:大辽出靺鞨西南山,南历安市城;少辽出辽山西,亦南流,有梁水出塞外,西行与之合。有马訾水出靺鞨之白山,色若鸭头,号鸭渌水,历国内城西,与盐难水合,又西南至安市,入于海。而平壤在鸭渌东南,以巨舻济人,因恃以为堑。
官凡十二级:曰大对庐,或曰吐捽;曰郁折,主图簿者;曰太大使者;曰帛衣头大兄,所谓帛衣者,先人也,秉国政,三岁一易,善职则否,凡代日,有不服则相攻,王为闭宫守,胜者听为之;曰大使者;曰大兄;曰上位使者;曰诸兄;曰小使者;曰过节;曰先人;曰古邹大加。其州县六十。大城置傉萨一,比都督;馀城置处闾近支,亦号道使,比刺史。有参佐,分干。有大模达,比卫将军;末客,比中郎将。
分五部:曰内部,即汉桂娄部也,亦号黄部;曰北部,即绝奴部也,或号后部;曰东部,即顺奴部也,或号左部;曰南部,即灌奴部也,亦号前部;曰西部,即消奴部也。
王服五采,以白罗制冠,革带皆金扣。大臣青罗冠,次绛罗,珥两鸟羽,金银杂扣,衫筒袖,裤大口,白韦带,黄革履。庶人衣褐,戴弁。女子首巾帼。俗喜弈、投壶、蹴鞠。食用笾、豆、簠、簋、罍、洗。居依山谷,以草茨屋,惟王宫、官府、佛庐以瓦。窭民盛冬作长坑,煴火以取暖。其治,峭法以绳下,故少犯。叛者丛炬灼体,乃斩之,籍入其家。降、败、杀人及剽劫者斩,盗者十倍取偿,杀牛马者没为奴婢,故道不掇遗。婚娶不用币,有受者耻之。服父母丧三年,兄弟逾月除。俗多淫祠,礼灵星及日、箕子、可汗等神。国左有大穴曰神隧,每十月,王皆自祭。人喜学,至穷里厮家,亦相矜勉,衢侧悉构严屋,号局堂,子弟未婚者曹处,诵经习射。
隋末,其王高元死,异母弟建武嗣。武德初,再遣使入朝。高祖下书脩好,约高丽人在中国者护送,中国人在高丽者敕遣还。于是建武悉搜亡命归有司,且万人。后三年,遣使者拜为上柱国、辽东郡王、高丽王。命道士以像法往,为讲《老子》。建武大悦,率国人共听之,日数千人。帝谓左右曰:“名实须相副。高丽虽臣于隋,而终拒炀帝,何臣之为?朕务安人,何必受其臣?”裴矩、温彦博谏曰:“辽东本箕子国,魏晋时故封内,不可不臣。中国与夷狄,犹太阳于列星,不可以降。”乃止。明年,新罗、百济上书,言建武闭道,使不得朝,且数侵入。有诏散骑侍郎硃子奢持节谕和,建武谢罪,乃请与二国平。太宗已禽突厥颉利,建武遣使者贺,并上封域图。帝诏广州司马长孙师临瘗隋士战胔,毁高丽所立京观。建武惧,乃筑长城千里,东北首扶馀,西南属之海。久之,遣太子桓权入朝献方物,帝厚赐赍,诏使者陈大德持节答劳,且观亹。大德入其国,厚饷官守,悉得其纤曲。见华人流客者,为道亲戚存亡,人人垂涕,故所至士女夹道观。建武盛陈兵见使者。大德还奏,帝悦。大德又言:“闻高昌灭,其大对庐三至馆,有加礼焉。”帝曰:“高丽地止四郡,我发卒数万攻辽东,诸城必救,我以舟师自东莱帆海趋平壤,固易。然天下甫平,不欲劳人耳。”
有盖苏文者,或号盖金,姓泉氏,自云生水中以惑众。性忍暴。父为东部大人、大对庐,死。盖苏文当嗣,国人恶之,不得立。顿首谢众,请摄职,有不可,虽废无悔。众哀之,遂嗣位。残凶不道,诸大臣与建武议诛之,盖苏文觉,悉召诸部,绐云大阅兵,列馔具请大臣临视,宾至尽杀之,凡百余人。驰入宫杀建武,残其尸投诸沟。更立建武弟之子藏为王,自为莫离支,专国,犹唐兵部尚书、中书令职云。貌魁秀,美须髯,冠服皆饰以金,佩五刀,左右莫敢仰视。使贵人伏诸地,践以升马。出入陈兵,长呼禁切,行人畏窜,至投坑谷。  帝闻建武为下所杀,恻然遣使者持节吊祭。或劝帝可遂讨之,帝不欲因丧伐罪,乃拜藏为辽东郡王、高丽王。帝曰:“盖苏文杀君攘国,朕取之易耳,不愿劳人,若何?”司空房玄龄曰:“陛下士勇而力有余,戢不用,所谓‘止戈为武’者。”司徒长孙无忌曰:“高丽无一介告难,宜赐书安尉之,隐其患,抚其存,彼当听命。”帝曰:“善。”
会新罗遣使者上书言:“高丽、百济联和,将见讨。谨归命天子。”帝问:“若何而免?”使者曰:“计穷矣,惟陛下哀怜!”帝曰:“我以偏兵率契丹、靺鞨入辽东,而国可纾一岁,一策也。我以绛袍丹帜数千赐而国,至,建以阵,二国见,谓我师至,必走,二策也。百济恃海,不修戎械,我以舟师数万袭之;而国女君,故为邻侮,我以宗室主而国,待安则自守之,三策也。使者计孰取?”使者不能对。于是遣司农丞相里玄奖以玺书让高丽,且使止勿攻。使未至,而盖苏文已取新罗二城。玄奖谕帝旨,答曰:“往隋见侵,新罗乘邅夺我地五百里,今非尽反地,兵不止。”玄奖曰:“往事乌足论邪?辽东故中国郡县,天子且不取,高丽焉得违诏?”不从。玄奖还奏,帝曰:“莫离支杀君,虐用其下如擭阱,怨痛溢道,我出师无名哉?”谏议大夫褚遂良曰:“陛下之兵度辽而克固善,万分一不得逞,且再用师,再用师,安危不可亿。”兵部尚书李勣曰:“不然。曩薛延陀盗边,陛下欲追击,魏徵苦谏而止。向若击之,一马不生返。后复畔扰,至今为恨。”帝曰:“诚然。但一虑之失而尤之,后谁为我计者?”新罗数请援,乃下吴船四百柁输粮,诏营州都督张俭等发幽、营兵及契丹、奚、靺鞨等出讨。会辽溢,师还。莫离支惧,遣使者内金,帝不纳。使者又言:“莫离支遣官五十入宿卫。”帝怒责使者曰:“而等委质高武,而不伏节死义,又为逆子谋,不可赦。”悉下之狱。
于是帝欲自将讨之,召长安耆老劳曰:“辽东故中国地,而莫离支贼杀其主,朕将自行经略之,故与父老约:子若孙从我行者,我能拊循之,毋庸恤也。”即厚赐布粟。群臣皆劝帝毋行,帝曰:“吾知之矣,去本而就末,舍高以取下,释近而之远,三者为不祥,伐高丽是也。然盖苏文弑君,又戮大臣以逞,一国之人延颈待救,议者顾未亮耳。”于是北输粟营州,东储粟古大人城。帝幸洛阳,乃以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常何、左难当副之,冉仁德、刘英行、张文干、庞孝泰、程名振为总管,帅江、吴、京、洛募兵凡四万,吴艘五百,泛海趋平壤。以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江夏王道宗副之,张士贵、张俭、执失思力、契苾何力、阿史那弥射、姜德本、曲智盛、吴黑闼为行军总管隶之,帅骑士六万趋辽东。诏曰:“朕所过,营顿毋饬,食毋丰怪,水可涉者勿作桥梁,行在非近州县不得令学生、耆老迎谒。朕昔提戈拨乱,无盈月储,犹所响风靡。今幸家给人足,只恐劳于转饷,故驱牛羊以饲军。且朕必胜有五:以我大击彼小,以我顺讨彼逆,以我安乘彼乱,以我逸敌彼劳,以我悦当彼怨,渠忧不克邪!”又发契丹、奚、新罗、百济诸君长兵悉会。 
 十九年二月,帝自洛阳次定州,谓左右曰:“今天下大定,唯辽东未宾,后嗣因士马盛强,谋臣导以征讨,丧乱方始,朕故自取之,不遗后世忧也。”帝坐城门,过兵,人人抚慰,疾病者亲视之,敕州县治疗,士大悦。长孙无忌白奏:“天下符鱼悉从,而宫官止十人,天下以为轻神器。”帝曰:“士度辽十万,皆去家室。朕以十人从,尚恧其多,公止勿言!”帝身属橐房,结两箙于鞍。四月,勣绩济辽水,高丽皆婴城守。帝大飨士,帐幽州之南,诏长孙无忌誓师,乃引而东。  勣攻盖牟城,拔之,得户二万,粮十万石,以其地为盖州。程名振攻沙卑城,夜入其西,城溃,虏其口八千,游兵鸭渌上。勣遂围辽东城。帝次辽泽,诏瘗隋战士露骼。高丽发新城、国内城骑四万救辽东。道宗率张乂君逆战,君乂却。道宗以骑驰之,虏兵辟易,夺其梁,收散卒,高以望,见高丽阵嚣,急击破之,斩首千馀级,诛君乂以徇。
帝度辽水,彻杠彴,坚士心。营马首山,身到城下,见士填堑,分负之,重者马上持之’群臣震惧,争挟塊以进。城有硃蒙祠,祠有锁甲、铦矛,妄言前燕世天所降。方围急,饰美女以妇神,诬言硃蒙悦,城必完。勣列抛车,飞大石过三百步,所当辄溃,虏积木为楼,结絙罔,不能拒。以冲车撞陴屋,碎之。时百济上金旐铠,又以玄金为山五文铠,士被以从。帝与勣会,甲光炫日。会南风急,士纵火焚西南,熛延城中,屋几尽,人死于燎者万馀。众登陴,虏蒙盾以拒,士举长矛舂之,蔺石如雨,城遂溃,获胜兵万,户四万,粮五十万石。以其地为辽州。初,帝自太子所属行在,舍置一烽,约下辽东举烽,是日传燎入塞。
进攻白崖城,城负山有厓水,险甚。帝壁西北。虏酋孙伐音阴丐降,然城中不能一。帝赐帜曰:“若降,建于堞以信。”俄而举帜,城人皆以唐兵登矣,乃降。初,伐音中悔,帝怒,约以虏口畀诸将。及是,李勣曰:“士奋而先,贪虏获也。今城危拔,不可许降以孤士心。”帝曰:“将军言是也。然纵兵杀戮,略人妻孥,朕不忍。将军麾下有功者,朕能以库物赏之,庶因将军赎一城乎。”获男女凡万、兵二千。以其地为岩州,拜伐音为刺史。莫离支以加尸人七百戍盖牟,勣俘之。请自效,帝曰:“而家加尸,乃为我战,将尽戮矣。夷一姓求一人力,不可。”禀而纵之。
次安市。于是高丽北部傉萨高延寿、南部傉萨高惠真引兵及靺鞨众十五万来援。帝曰:“彼若勒兵连安市而壁,据高山,取城中粟食之,纵靺鞨略吾牛马,攻之不可下,此上策也。拔城夜去,中策也。与吾争锋,则禽矣。”有大对庐为延寿计曰:“吾闻中国乱,豪雄并奋,秦王神武,敌无坚,战无前,遂定天下,南面而帝,北狄、西戎罔不臣。今扫地而来,谋臣重将皆在,其锋不可校。今莫若顿兵旷日,阴遣奇兵绝其饷道,不旬月粮尽,欲战不得,归则无路,乃可取也。”延寿不从,引军距安市四十里而屯。帝曰:“虏堕吾策中矣。”命左卫大将军阿史那社尔以突厥千骑尝之,虏常以靺鞨锐兵居前,社尔兵接而北。延寿曰:“唐易与耳。”进一舍,倚麓而阵。帝诏延寿曰:“我以尔有强臣贼杀其主,来问罪,即交战,非我意。”延寿谓然,按甲俟。帝夜召诸将,使李勣率步骑万五千阵西岭当贼,长孙无忌、牛进达精兵万人出虏背狭谷,帝以骑四千偃帜趋虏北山上,令诸军曰:“闻鼓声而纵。”张幄朝堂,曰:“明日日中,纳降虏于此。”是夜,流星堕延寿营。旦日,虏视勣军少,即战。帝望无忌军尘上,命鼓角作,兵帜四合,虏惶惑,将分兵御之,众已嚣。勣以步槊击败之,无忌乘其后,帝自山驰下,虏大乱,斩首二万级。延寿收馀众负山自固,无忌、勣合围之,彻川梁,断归路。帝按辔观虏营垒曰:“高丽倾国来,一麾而破,天赞我也。”下马再拜,谢氵兄于天。延寿等度势穷,即举众降。入辕门,膝而前,拜手请命。帝曰:“后敢与天子战乎?”惶汗不得对。帝料酋长三千五百人,悉官之,许内徙,馀众三万纵还之,诛靺鞨三千馀人,获马牛十万,明光铠万领。高丽震骇,后黄、银二城自拔去,数百里无舍烟。乃驿报太子,并赐诸臣书曰:“朕自将若此,云何?”因号所幸山为驻跸山,图破阵状,勒石纪功。拜延寿鸿胪卿,惠真司农卿。候骑获觇人,帝解其缚,自言不食且三日,命饲之,赐以屩,遣曰:“归语莫离支,若须军中进退,可遣人至吾所。”帝每营不作堑垒,谨斥候而已,而士运粮,虽单骑,虏不敢钞。  帝与勣议所攻,帝曰:“吾闻安市地险而众悍,莫离支击不能下,因与之。建安恃险绝,粟多而士少,若出其不意攻之,不相救矣。建安得,则安市在吾腹中。”勣曰:“不然。积粮辽东,而西击建安,贼将梗我归路,不如先攻安市。”帝曰:“善。”遂攻之,未能下。延寿、惠真谋曰:“乌骨城傉萨已耄,朝攻而夕可下。乌骨拔,则平壤举矣。”群臣亦以张亮军在沙城,召之一昔至,若取乌骨,度鸭渌,迫其腹心,计之善者。无忌曰:“天子行师不徼幸。安市众十万在吾后,不如先破之,乃驱而南,万全势也。”乃止。城中见帝旌麾,辄乘陴噪,帝怒。勣请破日男子尽诛。虏闻,故死战。江夏王道宗筑距闉攻东南,虏增陴以守。勣攻其西,撞车所坏,随辄串栅为楼。帝闻城中鸡彘声,曰:“围久,突无黔烟。今鸡彘鸣,必杀以飨士,虏且夜出。”诏严兵。丙夜,虏数百人缒而下,悉禽之。道宗以树枚裹土积之,距闉成,迫城不数丈,果毅都尉傅伏爱守之,自高而排其城,城且颓,伏爱私去所部,虏兵得自颓城出,据而堑断之,积火萦盾固守。帝怒,斩伏爱,敕诸将击之,三日不克。
有诏班师,拔辽、盖二州之人以归。兵过城下,城中屏息偃旗,酋长登城再拜,帝嘉其守,赐绢百匹。辽州粟尚十万斛,士取不能尽。帝至渤错水,阻淖,八十里车骑不通。长孙无忌、杨师道等率万人斩樵筑道,联车为梁,帝负薪马上助役。十月,兵毕度,雪甚,诏属燎以待济。始行,士十万,马万匹;逮还,物故裁千余,马死十八。船师七万,物故亦数百。诏集战骸葬柳城,祭以太牢,帝临哭,从臣皆流涕。帝总飞骑入临渝关,皇太子迎道左。初,帝与太子别,御褐袍,曰:“俟见尔乃更。”袍历二时弗易,至穿穴。群臣请更服,帝曰:“士皆敝衣,吾可新服邪?”及是,太子进洁衣,乃御。辽降口万四千,当没为奴婢,前集幽州,将分赏士。帝以父子夫妇离析,诏有司以布帛赎之,原为民,列拜欢舞,三日不息。延寿既降,以忧死,独惠真至长安。
明年春,藏遣使者上方物,且谢罪;献二姝口,帝敕还之,谓使者曰:“色者人所重,然愍其去亲戚以伤乃心,我不取也。”初,师还,帝以弓服赐盖苏文,受之,不遣使者谢,于是下诏削弃朝贡。  又明年三月,诏左武卫大将军牛进达为青丘道行军大总管,右武卫将军李海岸副之,自莱州度海;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右武卫将军孙贰朗、右屯卫大将军郑仁泰副之,率营州都督兵,繇新城道以进。次南苏、木底,虏兵战不胜,焚其郛。七月,进达等取石城,进攻积利城,斩级数千,乃皆还。藏遣子莫离支高任武来朝,因谢罪。
二十二年,诏右武卫大将军薛万彻为青丘道行军大总管,右卫将军裴行方副之,自海道入。部将古神感与虏战曷山,虏溃;虏乘暝袭我舟,伏兵破之。万彻度鸭渌,次泊灼城,拒四十里而舍。虏惧,皆弃邑居去。大酋所夫孙拒战,万彻击斩之,遂围城,破其援兵三万,乃还。帝与长孙无忌计曰:“高丽困吾师之入,户亡耗,田岁不收,盖苏文筑城增陴,下饥卧死沟壑,不胜敝矣。明年以三十万众,公为大总管,一举可灭也。”乃诏剑南大治船,蜀人愿输财江南,计直作舟,舟取缣千二百。巴、蜀大骚,邛、眉、雅三州獠皆反,发陇西、峡内兵二万击定之。始,帝决取虏,故诏陕州刺史孙伏伽、莱州刺史李道裕储粮械于三山浦、乌胡岛,越州都督治大艎偶舫以待。会帝崩,乃皆罢。藏遣使者奉慰。  
永徽五年,藏以靺鞨兵攻契丹,战新城。大风,矢皆还激,为契丹所乘,大败。契丹火野复战,人死相藉,积尸而冢之。遣使者告捷,高宗为露布于朝。
六年,新罗诉高丽、靺鞨夺三十六城,惟天子哀救。有诏营州都督程名振、左卫中郎将苏定方率师讨之。至新城,败高丽兵,火外郛及墟落,引还。显庆三年,复遣名振率薛仁贵攻之,未能克。
后二年,天子已平百济,乃以左骁卫大将军契苾力何、右武卫大将军苏定方、左骁卫将军刘伯英率诸将出浿江、辽东、平壤道讨之。
龙朔元年,大募兵,拜置诸将,天子欲自行,蔚州刺史李君球建言:“高丽小丑,何至倾中国事之?有如高丽既灭,必发兵以守,少发则威不振,多发人不安,是天下疲于转戍。臣谓征之未如勿征,灭之未如勿灭。”亦会武后苦邀,帝乃止。八月,定方破虏兵于浿江,夺马邑山,遂围平壤。明年,庞孝泰以岭南兵壁蛇水,盖苏文攻之,举军没;定方解而归。
乾封元年,藏遣子男福从天子封泰山,还而盖苏文死,子男生代为莫离支,有弟男建、男产相怨。男生据国内城,遣子献诚入朝求救,盖苏文弟净土亦请割地降。乃诏契苾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左金吾卫将军庞同善、营州都督高偘为行军总管,左武卫将军薛仁贵、左监门将军李谨行殿而行。
九月,同善破高丽兵,男生率师来会。诏拜男生特进、辽东大都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封玄菟郡公。又以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兼安抚大使,与契苾何力、庞同善并力。诏独孤卿云由鸭渌道,郭待封积利道,刘仁愿毕列道,金待问海谷道,并为行军总管,受勣节度;转燕、赵食廥辽东。
明年正月,勣引道次新城,合诸将谋曰:“新城,贼西鄙,不先图,馀城未易下。”遂壁西南山临城,城人缚戍酋出降。勣进拔城十有六。郭待封以舟师济海,趋平壤。
三年二月,勣率仁贵拔扶馀城,它城三十皆纳款。同善、偘守新城,男建遣兵袭之,仁贵救偘,战金山,不胜。高丽鼓而进,锐甚。仁贵横击,大破之,斩首五万级,拔南苏、木底、苍岩三城,引兵略地,与勣会。侍御史贾言忠计事还,帝问军中云何。对曰:“必克。昔先帝问罪,所以不得志者,虏未有邅也。谚曰:‘军无媒,中道回’。今男生兄弟阋很,为我乡导,虏之情伪,我尽知之,将忠士力,臣故曰必克。且高丽祕记曰:‘不及九百年,当有八十大将灭之。’高氏自汉有国,今九百年,勣年八十矣。虏仍荐饥,人相掠卖,地震裂,狼狐入城,分穴于门,人心危骇,是行不再举矣。”
男建以兵五万袭扶馀,勣破之萨贺水上,斩首五千级,俘口三万,器械牛马称之。进拔大行城。刘仁愿与勣会,后期,召还当诛,赦流姚州。契苾何力会勣军于鸭渌,拔辱夷城,悉师围平壤。
九月,藏遣男产率首领百人树素幡降,且请入朝,勣以礼见。而男建犹固守,出战数北。大将浮屠信诚遣谍约内应。五日,阖启,兵噪而入,火其门,郁焰四兴,男建窘急,自刺不殊。执藏、男建等,收凡五部百七十六城,户六十九万。诏勣便道献俘昭陵,凯而还。十二月,帝坐含元殿,引见勣等,数俘于廷。以藏素胁制,赦为司平太常伯,男产司宰少卿;投男建黔州,百济王扶馀隆岭外;以献诚为司卫卿,信诚为银青光禄大夫,男生右卫大将军,何力行左卫大将军,勣兼太子太师,仁贵威卫大将军。剖其地为都督府者九,州四十二,县百。复置安东都护府,擢酋豪有功者授都督、刺史、令,与华官参治。仁贵为都护,总兵镇之。是岁郊祭,以高丽平,谢成于天。
总章二年,徙高丽民三万于江淮、山南。大长钳牟岑率众反,立藏外孙安舜为主。诏高偘东州道,李谨行燕山道,并为行军总管讨之,遣司平太常伯杨昉绥纳亡馀。舜杀钳牟岑走新罗。偘徙都护府治辽东州,破叛兵于安市,又败之泉山,俘新罗援兵二千。李谨行破之于发庐河,再战,俘馘万计。于是平壤痍残不能军,相率奔新罗,凡四年乃平。始,谨行留妻刘守伐奴城,虏攻之,刘擐甲勒兵守,贼引去。帝嘉之,封燕郡夫人。
仪凤二年,授藏辽东都督,封朝鲜郡王,还辽东以安馀民,先编侨内州者皆原遣,徙安东都护府于新城。藏与靺鞨谋反,未及发,召还放邛州,厮其人于河南、陇右,弱窭者留安东。藏以永淳初死,赠卫尉卿,葬颉利墓左,树碑其阡。旧城往往入新罗,遗人散奔突厥、靺鞨,由是高氏君长皆绝。垂拱中,以藏孙宝元为朝鲜郡王。圣历初,进左鹰扬卫大将军,更封忠诚国王,使统安东旧部,不行。明年,以藏子德武为安东都督,后稍自国。至元和末,遣使者献乐工云。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