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14|回复: 0
收起左侧

东北古代铁离国史梗概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7年3月7日 11: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3月16日 14:27 编辑

东北古代铁离国史梗概


         


黑龙江省古代有一个铁离(骊)国,具有深远历史渊源。
但是,铁离国这个至少有三四百年历史的资料或相关内容,在现有文献中却涉及极少。至今没有单独说明铁离国的书籍,仅有的零星说法也出入较大。
事实上,铁离国决不象某些人所说,是“部”,不是国。也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国,她在辽宋时期,是一个很受辽国重视的东北国家。
唐渤海国时期,铁离国曾与渤海国共同存在。到契丹辽国时,铁离国虽然是辽国的一个附属国,但其发展是极大的。铁离军队曾为保卫辽国边境,击败女真人的入侵。迫使辽国在黄龙府设立一个铁离军祥隐司,来监察、制约铁离军队。
可是,在中国的史料中,一直把铁离国与渤海国的铁利府,以及辽国的铁利州混为一谈。长期以来,铁离国因被前人误解,而淹没于历史尘埃,这是不应该的。
东北古代铁离国的这段历史,早已在中国史典资料的字里行间隐伏。一千年来,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用永恒的精神向世人闪现。
铁离国的史实,不会永远被埋没,真金迟早要发光。




铁骊国简况及背景


铁离国,也称铁骊国,是中国东北古代的一个国家。(以下用习惯称呼铁骊国)
她位于东北松花江东流段的北岸,黑龙江南岸。这里,是少有的平原连着山林的地区。是个物产丰富,环境优美的地方。
这里的人们,生活和生产都比中原人要原始一些。他们以狩猎为生,也经营农业、牧业及手工业。他们多数人生活在森林和山野之中,享受着大自然一年四季不同方式的恩惠。
在秦始皇统一中国的时候,这里曾是北扶余国。
汉朝时期,改名为达末娄国(也称豆莫娄国)。
唐朝初期,达末娄国被黑水靺鞨人赶走。
到唐中期,松花江南的渤海国发展壮大时,削弱了黑水靺鞨的力量。北扶余和达末娄的后人,则乘此时机建立了铁骊国。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9B.tmp.png从此,铁骊国与室韦、靺鞨、濊貊、兀惹等国,及北部女真人,共同生活在中国东北地区的北部。东北地区的南部,则是契丹、渤海国、三韩(马韩、辰韩、弁韩)、新罗等国,及南部女真人。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9C.tmp.png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9D.tmp.png
后来,契丹国(辽国)飞速壮大,疯狂向外扩张。他们拼吞了室韦国,灭掉了东北最强大的渤海国。致使新罗国、女真各部,以及日本国等,都附属了辽国,占据了大部东北地区。在中国西部,党项、西夏、高昌、回鹘、于阗……,及北部的突厥、黑车子、吐谷浑、阻卜……等一百多国,都成了的辽国的附属国和部族。
铁骊国与刚建国的高丽、靺鞨、濊貊等,弱小国家害怕了。于是他们在同一天,一起向辽国称臣,作了辽国的附属国。
从此以后,铁骊国进入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社会生活高速发展的时期。
一直到辽国后期。女真人完颜阿骨打在松花江一带,起兵造反。铁骊国因不满辽国统治,背叛辽国,归入女真人部落。并在第二年,与女真一起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大金”国。从此在金国之中,铁骊人完全融入金国,成为金国的一个部。
回顾前后,铁骊为国大约四百年左右。
此后,铁骊人与女真人一起横扫了那个时期的中国北方和中原。




铁骊国的地理位置


当前,尚没有专门介绍铁骊国的书籍。而有些支言片语的史料记述,也多是误差严重。因此,必须首先明确铁骊国的地理位置。

《契丹国志》、《辽史》、《渤海国志长篇》等史料,虽然都对铁骊国有所论说,但铁骊到底在什么地方?一直是研究铁骊国情况的障碍。为慎重起见,从如下四个方面再来说一下:

第一、从邻国位置看铁骊位置
《辽史·卷二、本纪第二,太祖下》载:天显元年(926年)二月,“丙午,改渤海国为东丹……丁未,高丽,濊貊、铁骊、靺鞨来贡”。
这是相邻两天之内发生的事,说明铁骊和这些国家,及渤海、辽国等同时存在。
那么首先弄清辽国、渤海、高丽、濊貊、靺鞨等有关国家当时的地理位置,铁骊国的位置不也就清楚了吗?
1、辽国
其地界当时是很明白的,北面是室韦,长期未变。东渤海国,也未变。但随着时间变化,辽的国界是逐渐向东移动的,从辽河逐渐转向松花江北流段,再到拉林河至牡丹江一带。西方则远了,从燕北发展,直到现在的新疆。南方先后从营州向南,直到黄河流域以南。
2、渤海国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四、渤海传》说:渤海国曾“尽得夫余、沃沮、弁韩、朝鲜海北诸国“,”地直营州东二千里,南比新罗,以泥河为境,东穷海,西契丹“。
到辽天显元年,其南部、西部已为辽(契丹)国所有,只到太子河以北的地方。东穷海,西契丹是不会变的。北部因没有再比它强的国家,所以其北界不应变化,必然是夫余北界。《后汉书》、《三国志》等书都说夫余“北有弱水”(应该是若水),这里的“弱水”,指现在的松花江东流段。《渤海国志长篇》中,也表述渤海国的北界在松花江至黑龙江下流段。
——渤海国的北界是松花江东流段无疑。
3、室韦
室韦是个古老的民族,一直居住在大兴安岭、嫩江、呼伦贝尔草原一带。到辽时,室韦众多部族在嫩江流域已生活近千年。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室韦传》载:“室韦,契丹别种,东胡之北边,盖丁零苗裔也……地据黄龙北,傍峱越河(嫩江),直京师东北七千里,东黑水靺鞨,西突厥,南契丹,北濒海”。
室韦生活在嫩江流域这一点,是《魏书》、《北史》、《新唐书》、《旧唐书》、《辽史》等书中所共同的。《旧唐书》和《新唐书》室韦传中,还说:“峱越河东南亦与那河(唐时名,现松花江)合,其北有东室韦,盖乌丸东南鄙余人也”。峱越河是嫩江,北南走向。那河是唐时松花江东流段的名称,西东走向。乌丸遗人居于松花江北,靠近着傍嫩江流域的室韦人,所以才被称为东室韦的。显然,室韦一直生活在呼兰河西的松嫩平原上。其北到“北海”,南契丹,西是突厥、回纥等,都是公认的史实。所以铁骊的位置,只能在其东侧。
4、靺鞨:
在《旧唐书·黑水靺鞨传》中写为:靺鞨界“北室韦”。史料中所述的“黑水靺鞨”地方,因其名称和内容一直在变化,部落在变化等,其疆界一直是不定的变化。但自唐以后,特别是渤海国强大以后,渤海已脱靺鞨号(《新唐书·渤海传》),故靺鞨已具体化为黑水靺鞨。
黑水靺鞨一直处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以及黑龙江下游的南北两岸是没有争议的。
5、高丽:
已经不是先前被唐灭掉的高氏句丽,是新建的王氏高丽,其位置一直朝鲜半岛北部,其西北界在天显年间是在泥河附近,其北界位于长白山脉北部,东、西临海,南临新罗国。
6、濊貊:
这时的濊貊,已经不是汉时的濊貊。其位于日本海西岸北侧紧临大海。在唐书和辽史中极少被说及,其中的具体题目几乎没有。说明它与唐、辽地界相距较远,关系不大,所以记载也少。对辽国来说,濊貊的距离远于铁骊是显而易见的,与铁骊位置不相邻。
7、女真各部:
各史料已经明确,女真主要分布区,在长白山一带。西不过牡丹江和汤旺河,东濒海,北至黑龙江,向南零星分布到辽东。
这样看,给铁骊剩下的地方只有通肯河或呼兰河、黑龙江、松花江交叉的中间三角地带。

第二、史料的记载
《大金国志》《三潮北盟会编》《北风扬沙录》等均载:“女真西界渤海,铁离” 。
说明,铁离与女真是东西相距 。但当时的女真分布很广,所立国家或部族也很多。不过,女真人总体分布在长白山南北和左右,北不过黑龙江,南不过汤河。铁骊国与渤海国是北南相接,又有黑水靺鞨。所以铁骊的地方,也是有限的。
辽国把女真和靺鞨,是明鲜分别的。松花江自南西方向流合于黑龙江,黑龙江北及下游段被靺鞨所踞,松花江南是渤海国。女真人在哪?
很明鲜,黑龙江与松花江汇合处往西至汤旺河的三角区内,以及濒海靠近濊貊的地方。这些地方是女真人所踞,它的西面是铁骊国。另外,在松花江东流段下游南端直到长白山的女真人,西接渤海国。
《契丹国志》说:契丹“正东北至铁离国,南至阿里眉等国界”,这地方“西南至上京五千里”,以此向北“与铁离国为界”,向南接阿里眉等国。“又次北至铁离喜失牵国”,“西南至上京四千余里”。
当时的“里”数与现在朝鲜国的里数相似,只相当现在的三四百米左右。所以,辽时的五千里,相当于现在的一千五百多公里左右。则从辽上京,既现在的内蒙巴林左旗南部向“次北”1200公里左右,是现在绥化等地;正东北1500公里左右,是现在的黑龙江省铁力市、伊春市到嘉荫县等地,这就是故辽铁离国所在位置。

第三、从辽国的相关位置看铁骊
辽在黄龙府设有铁骊军详稳司,说明铁骊与辽黄龙府辖区范围相邻。虽然黄龙府的位置有所争议,但基本位置应该在现今吉林省吉林市附近。大体方向,是在松花江北流段。
《辽史·卷十七,本纪第十七,圣宗八》载:太平六年二月,黄龙府都布署黄翩等人“引军城混同江(松花江)、涑木河(拉林河)之间。黄龙府请建堡障三、烽台十,诏以农隙筑之。东京留守八哥奏黄翩入女直(真)界绚地……”。
黄翩是黄龙府的大官,带领军队在两河之间驻扎,且到女真地界“绚地”。说明这里是边界,是辽与女真的分界线。辽后期曾下诏改鸭子河(松花江北流段)为混同江,但他们一直沿用鸭子河的名称。不过官方文件,是肯定要用混同江这个名字的。所以,这里的混同江应该是松花江北流段。因此,辽国东北界在松花江北流段、拉林河一带是不会错的。那么,紧邻辽国东北的铁骊国自然居此不会太远。
军事上,黄龙府归属辽长春路部署司管辖,其西和西北由长春路的东北路统军司管辖,再西北是驻有室韦军详稳司和奚王府舍利军详稳司等国军队的西北路。黄龙府东南是长春路的咸州兵马详稳司,再往南有驻在辽州的东北路诸兵马司、详稳司等,再南是东京辽阳路诸司(详见《辽史·卷四十六,志第十六,百官志二》)。长春路的责任是“控制东北诸国”(《辽史·百官志二》),其辖区是从松嫩平原到松花江北流段往东北的大片地区。在此地域内,去掉西北面的东北统军司和东南的咸州兵马详稳司,黄龙府所辖的辽国东北境就更有限了。
所以,铁骊只有在松花江北、呼兰河以东,故达末娄(豆莫娄)国及再往东北的地方了。

第四、历史事件中的铁骊国位置
《辽史·卷十三,本纪第十三,圣宗四》载:统和十三年(995年)“兀惹乌昭度、渤海燕颇侵铁骊,遣奚王和朔奴等讨之”,
《辽史·卷八十五,列传第十五,奚和朔奴传》载:和朔奴“伐兀惹,驻于铁骊,秣马数月,进至兀惹城”,后又“掠地东南,循高丽北界而还”。
以高丽国和兀惹部的位置定铁骊国,可见其一斑。从和逆奴伐兀惹,驻铁骊,可见铁骊与渤海(故渤海国龙源府的地方)、兀惹相邻。且铁骊位于兀惹西方,隔着兀惹等国位于高丽的西北方向。同时,也可知兀惹不与辽国直接相连,且兀惹位于高丽西北方向。
当时,和朔奴是为了有所获才“掠地东南”,所以兀惹和高丽之间必定还有很多部族或国家,当然都是小国或部落。
《辽史·卷十七,本纪第十七》载:“蒲卢毛朵部多兀惹户,诏索之”,兀惹还与辽国的境外大部族部相邻。蒲卢毛朵又与曷苏馆女真相邻……。
《辽史·卷十四,本纪第十四》中载:统和二十二年(1004年)九月,“女真遣使献所获乌昭庆妻子”。这个乌昭庆正是侵犯铁骊的兀惹乌昭度(《辽史·卷十三,注10》中已有说明),兀惹又和女真边境相连。
《辽史·卷八,本纪第八,景宗传上》载:保宁七年七月(975年),“黄龙府卫将燕颇叛乱,派耶律曷里必讨之,九月,败燕颇于治河,遣其弟安搏追之。燕颇走保兀惹城”。
“治河”是现在的牡丹江,显然兀惹在治河东。
《辽史·卷六十八,表第六,游幸表中》记:重熙八年正月,兴宗“叉鱼于治河”,
《辽史·卷十八,纪第十八,兴宗传一》载:重熙八年正月……兴宗“丙申,如混同江观渔。庚戌,叉鱼于率没里河”。
这里两处记载的是同一件事,率没里河应该是治河或其支流。兴宗从混同江观渔到治河叉鱼,历时十五天,能吸引皇帝叉鱼的河流决非小河。牡丹江市西有“治山”,治河或率没里河定是契丹人或靺鞨人、女真人称呼的牡丹江。兀惹则在牡丹江东部,而铁骊与渤海,以松花江相隔是定下的。牡丹江西岸是辽国五国部,也是在《辽史》中明确的。那么,铁骊国的位置也就十分清楚了。这种结果,与前三种说法的结论是相同的。

综合以上几个方面的论述,铁骊国的地理位置都指向一个地方:
——在西起呼兰河,东至汤旺河,南自松花江到北面的黑龙江圈围的范围内




铁骊国的历史沿革


明确了铁骊国的位置,按这个地方查找各种史料,铁骊国也就隐现出来。
铁骊国的位置,过去曾是北扶馀、豆莫娄(达末娄、大莫娄)的地方。这里人不是游牧民族,而是以定居为主的百姓。
关于豆莫娄国的位置,也是很明确的:
《北史·卷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豆莫娄传》(唐李延寿著)载:“豆莫娄国在勿吉北千里,旧北夫余也。在室韦之东,东至于海,方二千余里”。
《辽史》(元脱脱著)及新旧唐书等,都明确地说,室韦国在嫩江流域。豆莫娄国“在室韦之东,东至于海,方二千余里”。这些内容,不也是很明白的?
按古时的里数,二千里只相当现在的600多公里左右。从史料知,室韦东界在通肯河和呼兰河一带。从此向东,豆莫娄国的东界是汤旺河。再从此处向东的直线距离,到海边大约是600多公里,合古时2000里左右。
从豆莫娄国的地方反推,与前面所说铁骊国的地方是相吻合的。也就是说,豆莫娄国的地方就是铁骊国的地方。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五·东夷传》(宋欧阳修著)载:“开元十一年,又有达末娄、达妒二部首领朝贡。达末娄自言北扶馀之裔,高丽灭其国,遗人度那河,因居之,或曰他漏河,东北流入黑水还说:达姤,室韦种也,在那河阴,末河之东,西接黄头室韦,东北距达末娄云
达末娄(豆莫娄)“自言北扶馀之裔”,应该是没有错。也就是说,豆莫娄人就是北扶馀人。
那河也叫他漏河,就是现在的松花江,“黑水”是现在的黑龙江。“那河阴”既松花江南岸,“冻末河”应该是“速末河”,既现在的拉林河。达垢位于松花江北流段落拐向东流段三角处及西侧。达垢被渤海吞并之后,属怀远府达州,其东北便是达末娄,也就是豆莫娄。
从史料中知,《北史》中的“豆莫娄”,就是《新唐书》中的“达末娄”。豆莫娄存在期间,主要为南北朝时。到唐初期,这时的豆莫娄,东为靺鞨,西为室韦,三者并列而居。

铁骊国的百姓,多以地方土著人为主,是北扶余和豆莫娄国的后人。
《后汉书·卷八十五·东夷传第七十五》载:扶余“其人粗大强勇而谨厚,不为寇抄。以弓矢刀矛为兵。以六畜名官,有马加、牛加、狗加,其邑落皆主属诸加。饮食用俎豆,会同拜爵洗爵,揖让升降。是月祭天,大会连日,饮食歌舞,名曰‘迎鼓’。是时断刑狱,解囚徒。有军事亦祭天,杀牛,以蹄占其吉凶。行人无昼夜,好歌吟,音声不绝”。
《三国志·卷三十·魏书三十、乌丸鲜卑东夷卷三十》载:扶余“其民土著,有宫室、仓库、牢狱。多山陵、广泽,于东夷之域最平敞。土地宜五谷,不生五果。其人粗大强勇而谨厚,不为寇抄。国有君王,皆以六畜名官,有马加、牛加、狗加、大使、大使者、使者。……”
《北史·卷九十·列传第八十二·豆莫娄传》载:豆莫娄国“其人土著,有居室仓库”。还说:“地宜五谷,不生五果。其人长大,性强勇谨厚,不寇抄。其君长皆六畜名官,邑落有豪帅。饮食亦用俎豆。有麻布,衣制类高丽(句丽)而帽大”……。
以上三书内容,完全吻合。明显看出,扶余人与豆莫娄人属于同一种族,豆莫娄人是扶余人后裔。准确地说,达末娄人就是北扶余人。
——这些人,就是铁骊人的先祖。

按《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室韦传》(《旧唐书》与《新唐书》内容相同)载:“室建河水东合那河,忽汗河,又东贯黑水靺鞨,故跨水有南北部,而东注于海”。
是说,洮儿河向东流入松花江,汇合牡丹江再向东流入黑龙江。黑龙江分南北靺鞨两部,向东注于大海。依这段话分析,黑水靺鞨,是在洮儿河东合松花江后,又合牡丹江,再东去入黑龙江之后,才分为南北两部。不应象有人所说,在牡丹江前,分黑水靺鞨为两部。这里,是黑水靺鞨的老家。
本传中还说,室韦“东黑水靺鞨”。这种说法,似乎将豆莫娄的地方给挤没了。而列传第一百四十五中,又明确记载了豆莫娄国的具体位置。同一本书中有两种说法,好象有明显的分歧。其实,这种分歧是随时间变化而变化出来的。
《北史·卷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勿吉传》载:勿吉“一曰靺鞨”。又说:“其人劲悍,于东夷最强,言语独异。常轻豆莫娄等国,诸国亦患之。”
从史料中知,黑水靺鞨长期欺负豆莫娄。后期豆莫娄的地方,已经被黑水靺鞨所吞。所以书中才写“室韦东黑水靺鞨”。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欧阳修著)载:唐开元七年(公元719年)以后,渤海国国王大武艺“斥大土宇,东北诸夷畏臣之”。
显然,这时的渤海国吞并了周边很多国家,才使东北诸夷臣服。这个时期也是东北各国、各族,重新分化和组合的时候。
渤海国的主要力量,一直是在东北的北部。所以这时的黑水靺鞨,一定是首先受到打击的对象。黑水靺鞨在受到打击下,只有向他们原先的黑龙江下游或北岸方向退缩。所以,黑水靺鞨人占领的豆莫娄地方,必然空出来。
达莫国的地域,本是个不安定的地方,且此地多是土著人。其前是北扶余,其后被黑水靺鞨占领。于是反抗黑水靺鞨的管理是必然的,重新成立自己的政权也是必然的。而此时,松花江东流段至黑龙江下游段以南的地方,基本归属渤海国。以北的地方,各自独立。但必定重新组合,——这就是铁骊国出现的最恰当时机。
铁骊国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也是东北各部族调整局势的结果,更是社会发展的结果。

东北的古代民族分为:一是、鲜卑、东胡、室韦、柔然、蒙古、契丹系统;二是,濊貊、句丽、夫余、索离、百济、豆莫娄系统;三是,肃慎、邑娄、勿吉、靺鞨、渤海、女真、满族系统;四是,朝鲜、辰国、辰韩、马韩、弁韩、新罗、高丽系统。
南北朝以后,豆莫娄的濊貊系统正在走向衰弱,在历史长河中举步艰难。豆莫娄夹在二强者中间,日子自然不会好过。特别是,靺鞨们“常轻豆莫娄等国”(《北史·卷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勿吉传》)。“后渤海盛,靺鞨皆役属之”。而大武艺和大仁秀兴盛时,“颇能讨伐海北诸部,开大境宇”,“东北诸夷畏臣之”(《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所以豆莫娄国面临的现实只有一条路,就是灭亡。
从《新唐书》和《北史》《魏书》《旧唐书》等资料分析,灭豆莫娄国者就是居于北部“尤为劲健”的黑水靺鞨。
《魏书》及《北史·卷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室韦传》载:室韦“语与库莫奚、契丹、豆莫娄国同”。
按其语言相近的道理说,豆莫娄应与室韦民族系统相同或相近,与靺鞨不同。豆莫娄与靺鞨的关系,不可能比室韦好。也就是说,豆莫娄不可能完全地融入黑水靺鞨。待粟末靺鞨强大得建起渤海国,“开大境宇”时,称雄北部的黑水靺鞨必然会与渤海靺鞨争斗,并败于渤海。在他们的夹缝和空隙中,豆莫娄国必然会产生巨大社会变革。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一个新的国家形式是很正常的现象。
豆莫娄源于夫余遗人北来,夫余源于索离人南去。北夫余人在兵戈威逼之下,北渡松花江重回故国时,江北也不一定是纯粹的古索离人。再经过黑水靺鞨的重新组合,渤海靺鞨的外力作用,豆莫娄遗人们建立一个和祖先索离国有相同发音的铁离国,与从夫余产生出句离(丽),应该是同出一辄。

根据如上说法,捋顺铁骊国历史沿革关系如下:
在这块土地上,最早出现的国家体系是肃慎。《史记》、《后汉书》等许多作品都证实了息(肃)慎的存在和它的位置,都表明肃(息)慎是最早在松花江南存在的国家形式。
史料中记载,唐虞时期一直到西周,约一千五百年间,都有肃(息)慎与中原大国相联系的史实,也可查知他们一直在松花江南繁衍生息。有一点要注意:在北方漫长的冬季江河封冻时,松花江南北会统成一体。息慎人能够不远万里到中原,就必定能涉足数里之隔的江北。因为那时候,息慎的北方,再无任何国家的记录。
可以断言,至少在西周以前,松花江北铁骊国这个地方,属于息慎。
不管叫他们息慎还是肃慎,都是一回事。因古人发音时,“息”、“肃”同音(见《康熙字典》未集聿部肃字注)。所以中原人称其为肃慎,而司马迁在写《史记》时,将其更正为息慎。
《史记·五帝纪》载:尧舜时代,息慎还常到中原来走动。虞舜称帝后,息慎为舜进贡弓矢等物,感谢舜对全国四方各族的德政。
商周之际,中原战乱频繁。逃往东北的人越来越多,也推动了息慎国的进步和分化。周武王时,息慎曾为武王贡弓箭等物,自称为附属国。周成王讨伐东夷时,息慎国派出使臣到中原祝贺周成王的胜利。成王很高兴,就命令荣伯这个人作了一篇《贿息慎之命》的文章赏赐给使臣。到周康王时,息慎又来进贡。
后来,中原大国战乱纷争,息慎也逐渐衰落。国内矛盾曰益突出,息慎人才渐渐远离了中原。
从《后汉书》和《三国志》中,对夫余国的说法知:夫余国从索离国分出来,这是在东周至秦汉之间的事。并且,他们生活在松花江南,是古息慎之地。
松花江北这块地方在息慎之后,也许中间还有其它衔接的国家形式,但有据可查的只有索离国。索离国的概念何时在这块土地上消失,未可知晓。有一个事实是,至今黑龙江畔的原住人,还常称呼黑龙江流域的少数民族为“索离人”。
《后汉书·卷八十五、东夷传第七十五》载:索离王出行,其侍儿怀孕,生子东明,“东明长而善射,王忌其猛,复欲杀之。东明奔走,……”,他渡过了松花江北流段,到扶余的地方,称王建国。以后,这里就有了扶余国。
扶余国经历了东周至西汉时期,曾发展得非常强大。如本卷所言“南与高句丽,东与挹娄,西与鲜卑接,北有弱水”。
《北史·卷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高句丽传》记载:高句丽王“朱蒙死,子如/栗立,如栗死,子莫来立,乃并夫余”。
高氏句丽人“并夫余”,是汉元帝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的事。正是这次变故,致部分夫余遗人北渡松花江东流段,另一部分人东渡松花江北流段或拉林河。
句中述“并夫余”“并”非“灭”夫余。高句丽在西汉中期,将夫余置于自己管辖势力内。在此压力之下,夫余人既有东迁者,也有北迁者。这时,夫余国遗人,分别建立了北夫余和东夫余两个国家。而原夫余所在地,则由句丽接管,所以夫余的黄金被高句丽拥有。
《北史·卷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高句丽传》又说,在北魏正始年间(504-508年),高句丽王向北魏宣武皇帝奏曰:“今夫余为勿吉逐”,“惟继绝之义,悉迁于境内”。
这里所指,是说东夫余。从这时到西汉中期,前后约五六百年左右。看来,夫余遗人在靺鞨逐,句丽迁的情况下,依然维持了很长时间。
而这段时间,也正是北夫余人建立豆莫娄国的时间。从《汉书》到《晋书》,都没有豆莫娄国的记载。在《北史》和《旧唐书》、《新唐书》中都有豆莫娄国记载。
说明,豆莫娄应该是在东晋后期出现。也就是说,公元前37年左右,北渡松花江的夫余人,首先建立的是北夫余。到晋后期,其国名为豆莫娄。
到唐初,句丽灭国后,黑水靺鞨强大起来,并且占领了豆莫娄国的地面。豆莫娄国寿终正寝,大约存在三个世纪。
黑水靺鞨的时间不长,应该是到唐开元七年(公元719年)。
因为从这以后,是渤海国王大武艺“斥大土宇,东北诸夷畏臣之,”时。渤海国强大起来,必然沉重打击周边国家势力。无论从哪些个方面说,黑水靺鞨也是渤海国首先打击的对象。
在原豆莫娄的地方的黑水靺鞨,最先退出争战。于是这里出现了铁骊国。
是不是,在唐元和年(公元806年),渤海大仁秀“讨伐海北诸部,开大境宇”时,彻底摧毁了黑水靺鞨的力量,铁骊国才出现?
不!唐元和年间,渤海国主要是向南扩张,吞拼了越喜国和铁利国等东北南部地区的国家。所以,渤海国北部地区应该是先期拼入,而渤海国南部地区是唐元和年以后拼入。铁骊国,一定是在唐开元七年后成立的。
铁骊国从八世纪初到十二世纪,雄居松花江北,分别与渤海国和辽国相并列。直到公元1114年,他们跟随女真人,并共同建立大金国。接着灭辽,灭宋,直到把自己完全融于大金国的女真民族中,铁骊方不复存在。
显然,在这块土地上,从上古至西周属于息慎国。从东周或秦汉为索离国,西汉往后是北夫余人。从东汉到东晋这段时间,至唐初,是豆莫娄国。从唐初至开元或元和年间,有一段黑水靺鞨统治时期。唐开元或元和年以后,为铁骊国。
铁骊人大多是豆莫娄后人,肯定会传承先人遗俗。其人土著,定居,有居室和仓库,饮食用俎豆,不寇抄。


铁骊国主要大事件年历表
年   份  (公元)
主 要 事 件
有关说明
五帝时期
肃慎国的地方
其地归属肃慎
东周时期
索离国的地方
其地归属索离
秦汉时期
北扶余、

三国、南北朝时
豆莫娄国

唐初期
黑水靺鞨

唐开元7年(公元719年)
铁骊国
渤海驱逐黑水靺鞨,此时建国。在以后的200年间,一直与渤海国以松花江东流段为界,北南相距
唐元和(公元806)年后
铁骊国
渤海国大仁秀
辽天显元年公元926年2月
与高丽等国一同归辽国并纳贡
辽太祖灭渤海
辽天显6年公元931年10月
向辽国纳贡
辽太宗
辽天显8年公元933年7月
向辽国纳贡
辽太宗
辽天显12年公元937年9月
辽国“遣使高丽、铁骊”
辽太宗
辽天显12年公元937年11月
向辽国纳贡
辽太宗
辽会同元年公元938年2月
向辽国纳贡
辽太宗
辽会同2年公元939年11月
向辽国纳贡、遗使
辽太宗
辽会同4年公元941年2月
向辽国纳贡
辽太宗
辽会同5年公元942年4月
向辽国纳贡
辽太宗
辽会同6年公元943年6月
向辽国纳贡
辽太宗
辽会同6年公元943年11月
向辽国纳贡
辽太宗
辽会同8年公元945年11月
向辽国纳贡
辽太宗
辽应历元年公元951年12月
向辽国纳贡
辽穆宗
辽应历2年公元952年3月
向辽国贡鹰鹘
辽穆宗
辽应历3年公元953年3月
向辽国纳贡
辽穆宗
辽统和10年公元992年3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统和10年公元992年7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统和10年公元992年10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统和12年公元994年11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统和13年公元995年 7月
兀惹乌昭度和渤海燕颇侵铁骊,溪王和朔奴奉昭讨伐,驻军铁骊
辽圣宗
辽统和13年公元995年12月
向辽国遗使贡鹰马
辽圣宗
辽统和14年公元996年6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统和15年公元997年6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统和16年公元998年5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统和20年公元1002年4月
向辽国纳贡、遣使
辽圣宗
辽统和21年公元1003年3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统和23年公元1005年4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开泰元年公元1012年8月
那沙等送兀惹百余户至辽宾州,并向辽乞佛像、儒书。
辽圣宗诏赐丝绢及佛像和儒书
辽开泰3年公元1014年1月
向辽国遗使、纳贡
辽圣宗
辽开泰3年公元1014年
出使高丽国——“国主那沙使女真万豆来献马”
辽圣宗、(高丽显宗5年)
辽开泰7年公元1018年3月
辽命“铁骊等五部岁贡貂皮六万五千,马三百”
辽圣宗
辽开泰8年公元1019年1月
向辽国纳贡
辽圣宗
辽开泰8年公元1019年
托黑水靺鞨人出使高丽国
辽圣宗
辽太平2年公元1022年5月
向辽遗使,进兀惹16户
辽圣宗
辽太平10年公元1030年
委托女真人出使高丽国
辽圣宗
辽重熙9年公元1040年11月
出兵至辽国,击退侵辽女真兵
辽兴宗
辽重熙16年公元1047年10月
铁骊王仙门朝拜辽皇,受封右监门卫大将军
辽兴宗
辽重熙年1032—1055年
辽设置祥州,安置投靠的铁骊人
辽兴宗
辽大康8年公元1082年1月
“铁骊酋长贡方物”
辽道宗
辽寿隆6年公元1100年12月
向辽国纳贡
辽道宗
辽寿隆7年公元1101年7月
“铁骊酋长来贡”
辽道宗
辽天庆4年公元1114年12月
投金国,为金铁骊部
辽天祚皇帝









铁骊国的社会性质


在谈这个问题之前,必须申明一个问题:
当前史学界的习惯认识,说铁骊是部不是国。针对这个问题,应该首先明确铁骊是“国”,还是“部”的问题。否则,不会真正弄清铁骊国的真正面貌。
铁骊,曾为国四百年。其中,与渤海国并列二百年,与辽国并存近二百年。虽然与高丽、西夏、日本等国一样,同是辽国的附属国,却是一个被埋没的国家。
唐朝中后期,东北强大的渤海国曾有15个府。其中之一的铁利府,曾归属渤海国一百多年。后来,渤海铁利府又变成辽国铁利州。但这个铁利,与铁骊毫不相干。
铁骊国,曾与渤海国及下属的铁利府,辽国及下属的铁利州同时存在。
也就是说,铁骊和铁利是同一“历史坐标”中,两个不同“矢量”的概念。虽然时间相同,却是不同。现在,却被混为一谈了。因此就弄不清铁骊是国还是部,也就使得一些人只按现代汉语发音去研究铁骊这个历史名称,必然会轻易地把不同事情弄到一起。
所以有很多人主张:“铁骊是部,不是国。”
《金史·卷二》(元脱脱著)载:金收国二年正月,下诏说:“……契丹、奚、……兀惹、铁骊诸部官民……”。
《金史》(元脱脱著)、《续资治通鉴》(清朝毕沅撰)等史书,都称铁骊为“铁骊部”。而《辽史》(元脱脱著)、《契丹国志》(南宋叶隆礼撰)等书,则明确地称铁骊为“铁骊国”。用实事求是的观点分析,《辽史》记载的内容是最可信的。
《辽史》和《金史》,同为元朝宰相脱脱·蔑里乞氏所著。却分别用“国”和“部”来称呼铁骊,显然看出脱脱·蔑里乞对历史概念的严谨之处。
金时,铁骊已经归入金国,不再是独立的国了。这时,金称其为“部”,是很自然的事。称作“部”,是金国对所附外族的习惯称呼,所以金铁骊与辽铁骊有着完全不同的政治体系。
事实上,清朝毕沅的《续资治通鉴》,主要的是指铁利。而南宋进士叶隆礼的《契丹国志》和脱脱的《辽史》,则是更接近历史事实的记载。
铁骊国,在辽国灭亡前归附金国。并一直跟着大金东奔西打,已经完全融入了金的体制中,才有了金铁骊部的说法。同时,相关书籍把契丹、奚、兀惹也都称为部,这显然不是我们平常含义中的部族,不过是文中称谓而已。

辽国时期的铁骊,以及唐渤海国时期的铁骊,是国,无庸质疑。理由如下:
1、 多种史书都明确地记载为:“铁骊国”
很多历史书籍中,如,《辽史》、《契丹国志》、《高丽史》等书。凡属铁骊字样的记载,均毫无含混地写为“铁骊国”或“铁离国”。决无“铁骊部”或“铁骊州”、“铁骊府”等字样。
翻开《辽史》、《契丹国志》,可见的铁骊记载,均是“铁骊国”的诸多史事。
在《辽史》 “百官志”、“属国军”、“属国表”、“纪”等许多篇章中,都可证明辽国的附属国之一铁骊国。
特别是,在《辽史》的营卫志和部族篇中,对“部”、“族”、“属国”等概念,都做了十分明确地解释和具体说明。对辽国所属的国内部、国外部、附属国都多方面从政治、军事、经济等领域一一列举,说明得非常详细。
在这样的书籍中,我们没有理由怀疑它会把“部”与“国”相混淆。
铁骊国是被《辽史》明明白白地列在“属国”序列之中的,清清楚楚地写着“铁骊国”字样。在辽代二百多年的历史记载中,铁骊国始终和高丽、日本、新罗、党项、突厥、乌孙等众多国家一样,在宗主国辽国的主宰下,进行着各项国家事务。
这一历史记载的事实是不容置疑的。

2、铁骊国有正规、强盛的军队
《辽史·兵卫志下,属国军》篇中列有:“吐谷浑、铁骊、靺鞨……突厥、党项……高丽、西夏、女直(真)”等59支属国军队。
《辽史·百官志二》中载,在长春路设有“黄龙府铁骊军详稳司”。这是辽国针对国外部族和附属国,仅有的属国军队监察管理部门。
公元1040年(辽重熙9年),女真人侵犯辽国边境。在辽国皇帝诏示下,铁骊国的军队把女真人从辽国境内反击回去(《辽史·卷十八》)。
可见,铁骊国军队的实力,相对来说还是较强的。

3、铁骊国有完整的官僚体制
铁骊国在作为辽国附属国期间,辽国对附属国和部族的官职和品级等官僚系统都有明确的规定。
《辽史·百官志二·北面属国官篇》中,列有:
属国职名总目:某国大王,某国于越,某国左相,某国右相,某国惕隐、亦曰司徒……”,共十六个职名和职司。
还说:“大部职名并同属国,诸部职名并同部族”。还列举出:“女直(真)国顺化王府……高丽国王府、新罗国王府、日本国王府……铁骊国王府……”,共78“诸国”。其中有18“大部”,和60个“诸部”。
从《辽史》中可知,铁骊国与辽国的关系是很好。铁骊国跟随辽国近二百年,是必定要按辽国的规定设置自己的官级品位。
而铁骊国王府之所以能明确列在《辽史》之中,必定与她的历史事实相当。

4、铁骊国有明确的疆界和自己的百姓
《辽史·卷十三,本纪第十三,圣宗四》载:
公元995年,“兀惹乌昭度,渤海燕颇侵铁骊……”。
《辽史·卷八十五,列传第十五》载:
和朔奴率军“驻于铁骊……”,等等。
都说明铁骊国具有自己明确的国界,否则,用什么去衡量驻军或侵犯了铁骊?
另外,《金史》中有:辽国“以兵徙铁勒、乌惹民……”。根据史料查核,这里的铁勒指的就是铁骊。在此处引这句话,是想说明铁骊国有自己的老百姓。
再说,一个有兵、有官、有军队、有王府的地方,岂能没有百姓?

5、铁骊国决不是普通的附属小国
《高丽史·卷五》中载:高丽显宗五年(1014年),“铁利国主那沙使女真万豆来献马”。本书还说,这个国主那沙,又分别在1019、1030年两次委托黑水靺鞨及女真人去高丽。
相关史料可明确证实,黑水靺鞨曾是东北的强国。但此时,黑水靺鞨早已经衰弱,被诸部落排挤。而女真人,则是在发展之前的阶段。虽然他们与铁骊都是并列的国家形式,但在《高丽史》中如此记载,绝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文中用一个“使”字,是不简单的。说明那沙的地位比女真万豆来要高, 处于支配地位。仅那沙就曾三次“使”或“托” 黑水靺鞨及女真的官员,出使高丽国。说明,铁骊国对靺鞨及女真具有支配地位。
黑水靺鞨、女真、喜失牵等国,显然不能与铁骊国一样。
另外一个应说明的事是:那沙不是铁利国主,而是铁骊国主。
因为,唐朝时期渤海国的铁利府、铁利郡,以及辽国的铁利州等概念,在公元990年的时候已经撤销。到公元10141019至1030年时,早已成为历史。此时,铁利决无可能以国家形式出使高丽。
引文之中的“铁利”——应该是铁骊。
看来,铁骊国虽然是辽国的附属国,但它可能是有相当实力的附属国,或者是一个能够支使别的小国的国家。

铁骊国的社会性质应分为两个阶段:
在与渤海国相并列时期,应该是一个以部族体系为主的混杂社会性质。作为辽国附属国时,则是封建性质的国家制度。
辽宋时期,铁骊国的宗主国,辽国是一个管理方式复杂、发达的封建制社会。
《辽史·本纪第二,太祖下》载的内容表明,辽太祖的父辈:“玄祖生撤剌的,仁民爱物,始置铁冶,教民鼓铸,是为德祖,即太祖之父也。”
还记载,辽太祖的前四辈祖就是,“大度寡欲,令不严而人化”。其祖,“始教民稼穑,善畜牧,国以殷富”。
可见,辽国的传统是“仁民爱物”。对百姓的税赋实行“公田制”、“闲田制”、“私田制”三种税制,分别计税收缴的方法。
辽国有完善的社会管理体制和管理方法,特别是对附属国和国外部族的纳税、军事、官僚制度等,都规定得十分明确。
辽国给附属国和部族的自治权很有限,部族和附属国只能一切听中央的,首领也由中央任命。
在辽国的大环境下,铁骊国只能是实行与辽国相同的社会制度。
但是,不容否认的是,铁骊国的酋长制度也一定是很牢固的。特别是在铁骊国刚建立,与渤海国并列的时候。没有外界宗主国的挟制,自己说了算的时候。虽然当时中国已经进入完善的封建社会,但在东北北部这个荒芜的国度中,部族制度必定是有传统力量的,不容轻视。
——应该说,铁骊国是封建的部族酋长社会制度。酋长为国王,百姓按规定缴纳赋税,按制度或需要应征入伍当兵。社会生产与百姓生活中,有传统与部族强制性的一面,也有民众自由性的一面。
从辽国给铁骊国下达的,年缴税六万张貂皮、三百匹马任务看。一定是铁骊国生产的主要产品形式。铁骊国除农牧业之外,狩猎生产的比重一定是这个山林国家的重点生产项目。而那时的狩猎的生产,是无法进行统一管理和统一规划的。
所以,更进一步确定,铁骊国的经济管理制度不可能是严厉的部族统筹制。只能是自由度高一些的产品收缴制度和税收制度。




国主那沙与酋长仙门


在铁骊国仅有的可怜记载中,只有国主那沙和酋长仙门两个名字见著于世。


国主那沙:


《高丽史·卷五》载:
高丽显宗5年,既公元1014年(辽圣宗开泰3年),“铁利国主那沙使女真万豆来献马”。
公元1019年(辽圣宗开泰8年),那沙托黑水靺鞨人出使高丽国。
公元1030年(辽圣宗太平10年),那沙委托女真人出使高丽国。
为什么在文中用“使” 与“委托”的字样?似乎铁骊国主那沙与女真万豆来,是隶属关系。或者,是高丽国用文字的习惯?让人不好理解。在此,我们只能以字面的意思,来解释句子的含义。
1019年去高丽那次,写的是“托”,倒是显得平等一些。但也可看出那沙的铁骊国,与高丽国比较远,所以那沙不容易到高丽国。
《辽史》中也有多处提及那沙,如:辽圣宗开泰元年(公元1012年)8月,那沙等送兀惹百余户至辽宾州,并向辽乞佛像、儒书,辽圣宗诏赐丝绢及佛像和儒书。
可见,那沙对铁骊国无书、无契,缺少佛像的现象是不满意的。所以到辽国去,乘“公差”到辽国宾州的机会,向辽国要“佛像、儒书”。
在此文中,记载为“那沙等”。 而高丽国写的是“国主”,都没有写国王、酋长之类的言词。“主”字是否“王”字异?不得而知。如果把国主当国王,也有些主观。
史料中,未写明那沙的职务,但起码看出,那沙是铁骊国的决策人物。
另外 ,相关史料可明确证实,黑水靺鞨及女真,与铁骊国都是同时存在的国家形式。为什么要由那沙“使”或“委托”?
显然,铁骊国的社会地位是高于这两个国的地位的。
这里有一个事情必须弄明白:
引句写“铁利”是不对的,应予更正。
铁利国是在唐初期,在唐灭高勾丽时(约公元668年)以后,由帮助唐朝打仗的白山靺鞨人建立的国家。唐中后期(公元778年)以后,被渤海国统一,成为渤海国的一个府——铁利府。
铁利府又于辽神册年(公元916年)归为辽国,成为辽国的铁利州。
到公元990年,辽国撤销了铁利州。——从此,中国东北的历史中,再无铁利国、府、州、郡等概念。
直到公元1017年,辽国在原铁利州这个地方,重新设置了广州。这个地方,在现在辽宁省鞍山市附近。
前面所引史料及相关历史书籍中查知,那沙名字最早出现时,是在公元1012年以后。这时已经根本不存在“铁利”的概念,只有铁骊国的名称。
那沙与铁利存在时间的差距,太大、太明显。证明那沙不可能是铁利国主,只可能是铁骊国的国主。


那沙与铁骊和铁利情况表
时   间
铁   利
铁   骊
那沙的活动
668年以后
于辽东立国
黑水靺鞨

《新唐书》载
719后以后
铁利国
立国,与渤海国并列


778年以后
渤海国铁利府
独立

《渤海国志长篇》载、查史
806年以后

独立

查史
916
归辽国、铁利州
独立

《辽史》载
9262
辽铁利州
向辽国纳贡为附属

《辽史》载
990
辽国撤销铁利州
辽属国

《辽史》载
10128
辽属国
那沙送兀惹百余户至辽宾州,并向辽乞佛像、儒书,辽圣宗诏赐丝绢及佛像和儒书
《辽史》载
1014
辽属国、向辽纳贡
那沙使女真万豆来向高丽献马
《高丽史》
1017
辽在铁利这个地方设为广州
辽属国

《辽史》载
1019
辽广州
辽属国、向辽纳贡
那沙托黑水靺鞨人出使高丽国
《高丽史》
1030
辽广州
辽属国
那沙委托女真人出使高丽国
《高丽史》







从上表可见,那沙与铁利毫无关系,有些史书上记载“铁利国主”是错误的。

从那沙所作的事情看,那沙很重视佛教、儒学,也重视国与国之间的交流与互通。是一个眼光远大,胸怀大志的国家领导人。
《高丽史》有,那沙向高丽请“历日”的记载。说明那沙对铁骊国的管理,很重视农耕节气,是一个科学管理,心中有数,高明的国家领导人。




酋长仙门:


《辽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载:
冬十月辛亥“庚午,铁骊仙门来朝,以始入贡,加右监门卫大将军”。
这是辽兴宗重熙16年,既公元1047年10月的事。铁骊王仙门朝拜辽皇,受封右监门卫大将军。看样子,仙门底确是铁骊国的国王。但从时间上看,仙门应该在那沙之后。此时,那沙还存在否?不得而知。
仙门是直接见辽国皇帝的,受封职称也相当一个二等国王的称号。而那沙几次出面,都未曾见到辽国皇帝,也许说明了一个政治或等级问题。
《辽史·卷四十六·志第十六·百官志二》记载:
辽国北府是管军队和附属国的部门,它管辖的属国中,共列出了18个大王府,一个单于府,59个王府。其中,有“铁骊王府”,又有“仙门国王府”。
“仙门国王府”有一注解:“按纪重熙十六年十月,‘铁骊仙门来朝,以始入贡,加右监六卫大将军’,仙门似是铁骊酋长名,铁骊已见,此重出”。
虽然是写重复了,却足见仙门的王府资格。辽国虽然封附属国的酋长为国王,但在他们的文件中,还称其为酋长。也足见辽国官僚们,对附属国的轻视。
铁骊国在辽国属国中,属于二等王国。相当于现在中央部省级干部,右监门卫大将军正是辽国南府相当于部长级的官员。把这样宫廷职名册封给铁骊国王,也足见辽国对铁骊国的重视。
《辽史·地理志二》载,辽兴宗重熙年,辽国在东京辖区内建祥州,以接纳铁骊国的民众。
重熙年号,有24年(公元1032——1055年)。这24年中,正是仙门在铁骊执政的时间。这时,一定有铁骊民众离开铁骊国投奔到辽国,而且是大批的人。才有辽国新建一个祥州,用来接纳铁骊的人的情况。
应该说,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时期的铁骊国一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发生了社会变革。可能辽国采用了和平方法分裂铁骊国,或者是铁骊国内部分裂……。
也许,国王仙门到辽国朝拜,就与此有关。或者对于国内矛盾束手无策,去求辽皇的支持。当然,辽国皇帝没有支持他,而是建立祥州,专门收留铁骊国逃出来的人。这样做,无疑是对铁骊国主权的干扰。
据《辽史》知,在辽道宗大康8年公元1082年1月和辽道宗寿隆7年公元1101年7月,有两次铁骊国酋长去辽国贡方物的记载。
从时间间隔太长看,这两次去辽国的铁骊酋长,应该不是仙门。




铁骊国的政治


在唐渤海国时期,铁骊虽然为国,与渤海国并列而生存。但其官员体制不一定是非常健全的。可能因周边国家的管理形式而定,与女真等部族的管理体制相似,随意性很大。
但到辽国对东北大一统时期,则一定有很规范的官僚体制。
辽国曾详尽地规定了,各属国和部族的官职设置和职位级别。国内部族设节度使、刺史等,国外部族和属国设王位,有宰相等官职(详见《辽史》百官志)。
铁骊这个属国,很受辽国重视。必然按照辽国的规定,设置自己的官僚机构。
《辽史·兵卫制》中,明确地把铁骊国,列在附属的59个国家中。
当时,辽国内还有52个部族,150多个州、城,200多个县和五京六府等。国外除附属国外,还有六十多个国外部族等。
《辽史·百官志二,北面属国志》中载:“辽制,属国,属部官,大者拟王封,小者准部使”。后面列出18“大王府”,1个“单于府”和59个“王府”。铁骊国则列在“王府”之中。可见,铁骊国王属于辽国的二等王爵。
《辽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兴宗传三》载:“铁骊仙门来朝,以始入贡,加右监门卫大将军”。
《辽史》志第十六,注解中说:“仙门似是铁骊酋长名”。
“右监门卫大将军”这个封号,相当于二等王爵。是辽国南府诸卫职名中的官衔,“准部使”。虽然官职不太高,但一个属国酋长授朝庭官职,也足见铁骊国在辽国具有一定的政治地位。当然,辽国授予铁骊王的官衔与铁骊国的实际国力不一定相一致,只能说铁骊国在辽国人的眼里是有相当份量的,他们才把辽国朝庭官职封给铁骊这个属国的国王。

铁骊国官员的职名:
《辽史·卷四十六·志第十六·百官志二·北面属国官》记载:
“辽制,属国、属部官,大者拟王封,小者准部使。命其酋长与契丹人区别而用,恩威兼制,得柔远之道。”以下明确列出:
“属国职名总目:
某国大王
某国于越
某国左相
某国右相
某国惕隐,亦曰司徒
某国太师
某国太保
某国司空,亦曰达林
某国某部节度使司:
某国某部节度使
某国某部节度副使
某国详稳司:
某国详稳
某国都监
某国将军
某国小将军。
这是一种规定,也是各附属国必须遵照执行的官僚制度。辽国规定附属国的这些职称,是不管俸饷的,要各属国自己决定各级官员俸禄。
铁骊国在附属辽国近二百年的时间中,不可能不按此规定设置自己的官员形式。所以,以上这些官职或职称,是一定在铁骊国设置的。应该是:
铁骊大王
于越
左相
右相
惕隐
太师
太保
达林
铁骊各部节度使司:
各部节度使
各部节度副使
铁骊详稳司:
详稳
都监
将军
小将军。
以下:
敌列麻都——掌礼官
林牙——学士
达剌干——县官
麻都不——副县官
马特本——乡村官
敞史——宫庭辅佐官
思奴古——官府辅佐官
令稳——传令官
……
在《辽史》中,天显十二年(937年)九月,太宗曾“遣使高丽、铁骊”。说明铁骊自天显年间,就很受辽国重视,也许与它的军事作用有关。




铁骊国的军事


铁骊国军事,应分为两个阶段:
一是,唐朝时期,铁骊国完全独立。周边国家,只有南侧的渤海国有威胁。这时的铁骊军队基本属于防卫型,固定的军队编制不会太多。
二是,辽宋时期,铁骊国已经附属于辽国。这时的军队管理与编制,一定会按辽国的规定而设置和管理。管理会严格,设置会增加。
《辽史·卷三十六,志第六,兵卫志下·属国军》载:“辽属国可纪者五十有九,朝贡无常,有事则遣使征兵,或下诏专证;不从者讨之,助军众寡,各从其便,无常额”。
铁骊国军队是这五十九支军队之一,而且是一支重要的属国军。
《辽史·百官志二》载:辽国长春路所辖的黄龙府,设有“黄龙府铁骊军详稳司”。
这种设置在辽国是极少的,仅此一家。在辽国附属国的建制中,有18个大王府,他们的级别高于铁骊王府,他们的武装力量决不会少于普通附属国。且所属78个附属国都有自己的军队,为什么没有这种待遇?
只能说明,铁骊国的地理位置关系重大,军队力量强盛,足以让辽国另眼相待。
《辽史·志第二十八·食货志上》载:“契丹旧俗,其富以马,其强以兵。纵马于野,弛兵于民。有事而战,彍骑介夫,卯命辰集”。除北府总管军机要务外,还下设路、都布署、兵马司等,分设各种军队和地方乡丁,分别设有营卫制和兵卫制等驻军和管理方式。
铁骊人虽然以定居的生活方式为主,但宗主国辽人的军事管理方式,肯定影响着铁骊的军事管理,必定是铁骊国的军事管理方式。
《辽史·兵卫志上》载:“辽国兵制,凡民年十五以上,五十以下,隶兵籍”。
不但辽国实行这样的兵制,几乎东北各国在各时期都是实行这样的征兵制度。直到满州国时,还是这样的。所以,铁骊国必定也是实行男丁15岁以上,到50岁义务服兵役。并且是平时为民,战时为兵。招之既来,来之能战。战死之后,为国的统治者有能力时,会给予相当的抚慰。
铁骊国的军队离不开传统的“以弓矢刀矛为兵“,但也是一支灵活性非常强的军队。事实上,弓矢刀矛从来都是冷兵器时代,军队的主要武器。特别是弓矢,应该是军队最有力的杀伤性武器。
在松花江北,这个一年之中有六个月是冰雪天气的条件下;他们适应严寒气候,发明了在冰雪上滑行的“铁滑子”。这种铁滑子绑在两只脚上,在冰雪上滑行很灵活、迅速,反应敏捷,机动性非常强。最快可达日行千里,超过马跑的速度。
《金史》中记载:“铁骊部献铁滑子”。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曾亲自命令铁骊人制造铁滑子供军队使用。直到清朝时期,这种铁滑子在军队中应用也非常广泛,极大地提高了士兵的战斗力。

《辽史·卷十八,本纪第十八》载:辽重熙九年(1040年)“十一月甲子,女真侵边,发黄龙府铁骊军拒之”。
这是为保卫辽国边疆的重大军事行动。女真最于侵犯辽国边境,兵力是决不会弱小的。否则,也不会纳入到“史册”之中来。而铁骊军能“拒之”,也足见铁骊军的战斗实力了。
这样强大的军事力量,必定使周边的小国畏服。所以才出现《高丽史》中所写的,那沙“使”女真和靺鞨人出使高丽国的事。
 


铁骊国经济


《辽史·志第二十八·食货志上》载:“马逐水草,人仰湩酪,挽强射生,以给日用,糗粮刍茭,道在是矣”。这不单是辽国人的基本生存情况,也是大多古代东北人的基本生存情况。
铁骊国人虽然以定居生活为主,但不可能不受东北全局的影响。宗主国契丹人的生活习惯必定是铁骊人的参照对象。
《辽史·卷十六,圣宗传七》载:
辽圣宗开泰七年(1018年),“三月辛丑,命东北越里笃,剖阿里,奥里米,蒲奴里,铁骊等五部岁贡貂皮六万五千,马三百”。
这个数不是五个国贡品的总和,而是以上五个国家中每国每年各自的纳贡数量。从这些贡品看,狩猎一定是铁骊人的重要产业。
但这块土地上,自古就已经发展了农牧业。虽然“地宜五谷,不生五果”,但这里有悠久的农耕传统。所以,铁骊国的经济支柱是多方面,复杂的结构成分。
有农牧业和狩猎事业,必然有手工业,其各种辅助的副业生产,如:毛织业、编织业、冶铁、医药、娱乐、游戏、训鹰、训犬、训马等,以及商品流通,交通事业等都将高度发展。
《辽史·卷六十·志第二十九·食货志下》载:辽国时期,市场交易十分活跃。“雄州、高昌、渤海亦立互市,以通南宋、西北诸部、高丽之货。故女真以金、帛、布、蜜、蜡诸药材,及铁离、靺鞨、于厥等部以蛤珠、青鼠、貂鼠、胶鱼之皮、牛羊驼马、毳罽等物,来易于辽者,道路繈属”。
其中的渤海互市,位于现在黑龙江省宁安县东京城林业局区划内,镜泊湖的北侧。是专门为东北部的属国和部族,设立的物资交易流通市场。在这个市场的活动中,“道路繈属”是说道路上人流像钱串一样。虽然没说车水马龙,但也是人流如潮的。史书记载,铁离(骊)国的市场活动,商品流通是很活跃的。

《辽史·卷五十九·志第二十八、食货志上》载:东京多地“各有和糴仓,依祖宗法,出陈易新,许民自愿假贷,收息二分” 。
同文还说:“夫赋税之制,自太祖任韩延徽,始制国用”。其中明确规定:“诸屯田在官斛粟不得擅贷,在屯者力耕公田,不输税赋,此公田制也。余民应慕,或治闲田,或治私田,则计亩出粟以赋公上。统和十五年,募民耕滦河旷地,十年始租,此在官闲田制也。又诏山前后未纳税户,并于密云、燕乐两县,占田置业入税,此私田制”。同时,允许“税钱折粟”、“折绢”等。
辽国的公田制、闲田制、私田制的社会管理方式,不可能不对附属国的铁骊没有影响。以农耕为重要产业的铁骊国,对农业的税收制度,不会与此种方法有太大的区别。
辽国有完善的官僚制度,《辽史》中记载,太祖设有南府管民,北府管军的制度,各地设有府、州、县等不同级别的官员。辽国的经济是发达的,是强国富民,决不是奴隶社会的低下生产水平。因此辽国才能远征近伐,逼得北宋王朝称臣纳贡。
《辽史·食货志上》载:“太祖平诸弟之乱,弭兵轻赋,专意于农。”
《辽史·食货志下》载:“征商之法。则自太祖置羊城于炭山北,起榷务以通诸道市易” 。
“盐策之法,则自太祖以所得汉民数多,即八部中分古当城别一部治之。城在炭山南,有盐池之利,即后魏滑盐县也,八部皆取食之”。
“坑冶,则自太祖始并室韦,其地产铜、铁、金、银,其人善作铜铁器……”。
“鼓铸之法,先代撒剌的为夷离堇,以土产多铜,始造钱币。太祖其子,袭而用之,遂致富强,以开帝业”。
还说:“始太祖为迭烈府夷离堇也,惩遥辇氏单弱,于是抚诸部,明赏罚,不妄征讨,因民之利而利之,群牧蓄息,上下给足”。
这些经济形式和管理规范,一定在铁骊国具有深入的影响。铁骊国的地方有多处金矿产地,也是中国重要的多金属产区。采金业,历来在这个地区有所发展。铁业加工、兵器制造,民用金属器皿生产等,都具有一定的生产能力。
铁骊国四周,以河流为界,国中水系丰富;所以渔业生产不会落后。辽国要求铁骊国每年贡马三百匹,虽然数量不大;但可以看出,铁骊的畜牧业生产也一定具有相当规模。

《北史·豆莫娄传》载:这个地方“其人土著……地宜五谷,不生五果……饮食亦用俎豆,有麻布”。其西部的室韦国“颇有粟、麦及穄……有麯、酿酒”。
《新唐书·黑水靺鞨传》说:“畜多豕,无牛羊。有车马,田耦以耕,车则步推,有粟麦”。也就是说,松花江以北的土地上自南北朝时期以来,农业生产就很发达,到铁骊国时期,它的农业决不会退缩。
《北史·卷九十·列传第八十二·豆莫娄传》载:“饮食亦用俎豆,有麻布,衣制类高丽(句丽)而帽大。其国大人以金银饰之。
这里的记述,也应该是铁骊人的特点。

铁骊国在归附契丹国的188年中,从公元926年首次进贡从属辽国起,至1101年最后一次纳贡,总共向辽纳贡33次。其中,最多一年,贡三次,是统和十年(992年)的事。而在953--992年,近四十年间,没有贡过一次。
辽国铸造铜钱,流行市上。辽国在铁骊附近的长春州,设有钱帛司,专门管理钱币流通的事。但辽国严禁钱币流出外国,铁骊国应该有少许辽国铜钱。但铁骊的市场活动很活跃,他们除了以物易物外,一定还有货币流通于市场。官府与民间必有一定量的商品等价物用于兑换。




铁骊的文化及语言、风俗


至今未见铁骊国的志书或史记,说明他们文化比较落后,不重文书。这个特点,也是东北各旧部族的基本特点。
铁骊人与靺鞨人、女真人都是源于豆莫娄和扶余人,扶余人源于索离人,索离人与肃慎人应该是同源。他们信奉太阳和火,崇拜太阳神,坚信太阳是大地的主宰。自认为是太阳的儿子,所以他们打着金乌的旗号。他们是祖先炎帝的后裔,一直遵循着炎帝的衣钵。
他们的先祖来到东北这块土地的时候,华夏还没产生文字,所以他们不用文字,采用原始的记载方法。习惯刻木、刻石,或结绳记事,善用弓箭。
《辽史·卷十五,圣宗传六》载:
开泰元年(1012年),“八月丙申朔,铁骊那沙等送兀惹百余户至宾州,赐丝绢。是日,那沙乞赐佛象,儒书,诏赐护国仁王佛象一,易、诗、书、春秋、礼记各一部”。
那沙显系铁骊国的重要人物,从他乞赐的这些东西看,铁骊人使用汉字或契丹文字面。他们推崇儒学,信奉佛教,缺少儒书。
前面说过,铁骊故国豆莫娄的语言,与室韦、契丹等国相同,属于蒙古语系。但豆莫娄的故国,夫余属于濊貊人的费雅喀语言系统。它又曾受到通古斯语系的轻视和统治,所以铁骊国的语言应该是很复杂的“大杂烩”。
在历史书籍中,对辽金时代东北各民族的服饰,装束多有说明。铁骊人,不可能与其有太大的差异。但因其地理位置较远,应有民俗落后的一面,更近于原始性。
民间,以蓖麻织布,织兽毛编织品,以麻布、毛织品和兽皮制衣。
男子散发或编发辫,女子束髻盘脑后。
饮食有豆,酒,谷、薯、猎物等。
生活定居,户有仓库,睡火炕。
在日常生活和各种社会活动中,萨满教的巫师作用缺之不可。萨满有官府正规的,叫木昆萨满。也有非正规的、民间业余的,叫多尼萨满。
家有人死,缠裹尸体,置于林间或特制棚上,三年后,肉腐葬骨。不论男女都穿白布服饰,以表至哀。
契丹国于统和十二年,皇帝颁诏实行祖冲之的《大明历》。铁骊国非常重视历日作用,一直按汉、辽民族的习惯执行历日。生产讲究24节气,农作劳动随节气而动。
《高丽史》说,铁驪向他们“请历日”,也可证明这一点。也可看出,铁骊国的农业生产肯定是发展的。否则,不会去“请历日”。
国主那沙曾派人到高丽国学习农耕,请求历日等,说明铁骊国的民俗民风不是人们相向的那样落后。
民间生活的节日有:
正旦日,相当现在农历春节的大年正月初一,与汉人同。也讲究除夕日。
正月初七,人日,主要是给少儿过节,与汉人同。
二月初一,中和节,也叫狎里叵节。是会朋友或会亲人的节日。
三月初三,陶里桦节,射兔比赛。
五月初五,讨赛伊儿节,重午日或重五日,与汉端午节同。
九月初九,必里迟离节,重九日,射猎比赛。
十二月初,腊祭等节日。
铁骊国的风俗,与东北东部地区的各民族基本相同。
同时,他们必与辽国一样,十分崇信佛教和道教。在前面的引文中,已经说明,那沙曾向辽国请佛像,可见崇信佛教,已经在铁骊国蔚然成风。而道教历来是东北人信奉的主要宗教,所以铁骊人不可能不信道教。




其它有关说明


铁骊国与渤海国,有近二百年的相互关系;与辽国也有近200年的相互关系。查其历史,没有辽国或渤海国讨伐铁骊国的记录。除铁骊国与周边国家有些小的局部战争之外,没有铁骊国侵犯别国或别部族的记录。这可能与铁骊人平和待人,不为寇盗有关糸。

《礼·月令》中,有冬季,“驾铁骊马”句子。我国古人把黑色、成双的并驾马车,称为铁骊。《说文》中称铁为黑金,铁字在这里有黑色、坚硬、冷冰等意思。骊字则是纯黑色、艳美、并列成双的两匹马。应该说,铁骊原本是个美好的名词。
但是,从古代对周边民族的称呼,多用畜类名称,如:犬戎、蛮、獠、羌、蠕蠕、濊貊,猃狁,靺鞨、铁骊等。用在这里,从某种含意上说,也确有贬抑的解释。
为回避古代对铁骊人的不尊重,也为尊重铁骊人自己的称呼。我认为,对铁骊国的称呼,以铁离国——这个原本的国名为好。



因为,长期以来,对铁骊国的概念十分混淆。主要的是把铁利与铁骊混为一谈,也有把铁勒、五国部等历史问题与铁骊国相混淆的。所以,下面列出这几个问题的主要出处,以作参考。



附件:





铁利和铁骊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渤海国志长篇》及《黑龙江古代民族史纲》等一些资料,都把铁骊和铁利视为一个历史问题。把铁骊国埋没在铁利部的概念中,这是很悲衰的。事实上,铁骊和铁利决不是一回事!
有些书中,把铁骊写作铁离,把铁利写作铁里。《辽史》、《契丹史》等历史书刊,就是这样。在一本书中同时出现两种名称。也许,这就是二者的区别。是表明决,不能把二者混为一谈的基本写法。
唐朝和辽国时代的铁骊和铁利,都不是历史的主角。都是随着历史的主角,而变动的配角。在历史上是受别人的主宰,这也是当今人们对它们不能全面理解的原因之一。
我们怎么看铁骊和铁利,两者是一还是二?其中的关系问题,特别是主要的背景关系。从某种程度上说,取决于他们与当时渤海国和辽国之间的关系上。

1、 有关的铁利问题
①辽国与渤海国之间的关系
《北方文物》曾有一位王姓责任编辑说,辽天赞四年(公元925年)十二月以前,辽国和渤海国之间没有战事。按此说法推断,铁利不是《辽史》中说的那样,不可能在辽神册初年归入辽国。
因此,也就不能断定铁骊和铁利有区别。为此,必须弄清渤海国与辽国,在此期间有没有战事?然后,再论证铁骊和铁利是不同的问题。
《辽史·卷一》载:公元902年7月,“以兵四十万伐河东代北,攻下九郡,获生口九万五千,驼、马、牛、羊不可胜纪”。接着又载:公元903年春,“伐女真,获其户三百,九月,復攻下河东怀远等军”。
这里“河东”的“河”是指辽河。契丹(辽)在辽河西,渤海国在辽河东。而“怀远”,则是当时渤海国15府中的一个府。充分说明在公元902、903年或以前的时候,辽国和渤海国之间就有战争。连续两年,契丹与渤海国打仗。契丹国收获颇丰,“復攻下河东怀远等军”,也曾打下渤海国的很多地方。
《辽史·卷一》还载:辽太祖于公元909年“幸辽东”;于公元915年,“钩鱼鸭渌江,新罗遣使贡方物”。明确说,辽神册四年(919年)二月,修辽阳故城。“以汉民、渤海户实之,改为东平郡”。
都明确地说明了原先归属渤海国的辽东一些地方,已经被契丹国占领。特别是辽太祖能够到鸭渌江钩鱼,并且位于对岸的新罗国来贡方物。说明渤海西京鸭渌府已经被契丹国攻克,不复存在。辽阳也是渤海国的地方,却已经被契丹人修葺,改为东平郡。后来,辽阳这个地方先后被定为辽国的东平郡、南京、东京。说明公元919年,甚至更早些时候,辽阳一带已经从渤海国转到契丹人的手里。
《辽史·卷二》载:公元921年,辽国于“十一月,丁未分兵略……安远、……等十余城,俘其民徙内地”。十二月,“诏徙檀、顺民于东平、瀋州”。又载:公元924年5月,“徙蓟州民实辽州地,”。
这里的安远、辽州、瀋州规定、东平等地,都是契丹人从渤海国夺过来的。
公元926年以前入辽的渌州所属的慕州,属于渤海安远府;辽阳下属的紫蒙县等地,是渤海国东平府的地方……。
说明,公元924年前,东平府已经成为契丹国的地方。这些经过“略”得来的地方,是必须有战争的。同时,“渤海杀其刺史张秀实而掠其民”,表明渤海人也在杀契丹国人。
在《辽史·卷三十八,地理志二》中,对原渤海东平府这个地方叙述说:“太祖伐渤海,先得东平府”。
查阅有关史料,可从两个方面理解这句话。一是,这次“伐渤海”肯定不是天显元年(926年)灭渤海国的那次战争。因为那次战争,是先过商岭得扶余府,后灭掉渤海的。显然是指902年和903年或以后的征伐。二是,这句话的意思是:太祖伐渤海之前,已经先得了东平府。总之,不管怎样理解,东平府是在天显元年之前归入契丹国的。
《辽史·卷二十八》中载:“东京故渤海地,太祖力战二十余载乃得之”
“渤海户”已经在辽神册四年就被辽人“实之”到原先渤海国的“辽阳”那个地方了。此中的“力战二十余载”,说得太清楚不过了。两国之间有否战事,也就不言而喻啦!
另外,《辽史·卷二》载:辽太祖在公元925年12月说:“……帷渤海世仇未雪,岂宜安驻!”。两国之间既然有世仇,就不会只在天显元年(公元926年)以后才有战事。正因为有了连年不断的战争,才有了渤海国的东平、怀远、安远、鸭绿、铁利等五府,在渤海灭亡前就已经归入辽国(契丹)的事实。并且是在渤海国灭亡前,已经分别成为辽国的各级地方行政机构。
如果在公元925年12月之前没有战争,渤海会把这大片土地拱手相让吗?辽人会这样随意地迁移、分兵、充实百姓吗?
至于渤海国的其它十府,才是到天显元年时,先后被辽国征服的。
在辽太祖改铁利府为契丹国铁利州之前,铁利府一直是渤海国的一个府。也就是说,铁利府(州)这个地方,一直是一个国家内部的行政区划,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体系。
《辽史·本纪二》的记载说明,铁骊国则是在契丹国彻底灭掉渤海国之后,改变渤海国为东丹国的第二天,既:“丁未,高丽、濊貊、铁骊、靺鞨来贡”。
这是天显元年,公元926年二月的事。从此以后,铁骊国一直是辽国的一个附属国,向辽国纳贡。
当然,同时说明铁骊国也不曾在渤海国的范围内。它是一个与渤海国平行存在,共同居于东北的国家。也就是说,在渤海国设有铁利府的时候,铁骊国就已经独立存在于渤海国的北方。


  天显元年(926年)前(辽太祖时期),契丹国和渤海国之间的战事
年  份
两国之间的主要事件
备   注
A902年7月
辽以兵40万伐河东(辽河以东的地区——渤海国),攻下九郡,俘获众多。
《辽史》卷一
903年9月
復攻下河东怀远等军(渤海怀远府·原越喜之地)
《辽史》卷一
909年1月
幸辽东(看来,辽国已经发展到辽东的地方)
《辽史》卷一
915年10月
钩鱼鸭渌江(很明显,辽国已经发展到鸭渌江地区)
《辽史》卷一
916年10月
乘胜而东(《辽史》卷一)。卷十七:“东辽之地,自神册来附”;卷六十:“神册初,平渤海,得广州,本渤海铁利府” 卷三十八:“太祖迁渤海人居之,建铁利州”
《辽史》
918年12月
幸辽阳故城
《辽史》卷一
919年2月
修辽阳故城,以汉民、渤海户实之,改为东平郡
《辽史》卷一
921年11月
略檀、顺、安远……十余城,俘其民徙内地(渤海安远府等)。12月,“诏徙檀、顺民于东平、瀋州”
《辽史》卷二
924年5月
徙蓟州民实辽州地,渤海杀其刺史张秀实而掠其民。《辽史》地理志二:辽州“本拂涅国城,渤海为东平府”。
《辽史》卷二



②铁利的基本情况
公元668年后(唐朝初年),经唐太宗和唐高宗先后多次征讨辽东高句丽国,终于灭掉了这个当时的东北强国。
在灭高句丽国的战役中,唐朝也调动了东北的靺鞨军队。其中栗末靺鞨和白山靺鞨都出了力,所以这两个靺鞨部族得以发展。在以后很短时间内,栗末靺鞨和白山靺鞨分别壮大了自己的力量,占领并扩大了自己的领土和势力范围。
栗末靺鞨势力最强,先称为震国及忽汗州等。后来继续扩张,发展为东北强大的渤海国。而白山靺鞨则离开自己的祖居地长白山,向南发展,在太子河附近建立了自己的铁利国。
公元714年——740年(唐开元年间),铁利国曾14次派使者到唐朝朝拜或进贡。唐朝先后先后封铁利官员为中郎将、郎将等官职,与唐朝关系较为密切。
公元746年,铁利国曾与渤海国的官员,总一千一百余人去日本国朝贺。
公元779年,铁利国又与渤海国官员,共359人一同去日本国。这次铁利国的官员还与渤海国官员在日本争座次。
公元806年(唐元和年)以后,由于渤海国的发展与强盛,吞并了铁利国。铁利成为渤海国15府之一的铁利府,下辖广州、蒲州、汾州、海州、义州、归州等六州,下面还有县级建制。
公元916年(辽神册元年),渤海国铁利府归入辽国,辽太祖将其建为辽国的铁利州。
公元990年,辽国撤销铁利州、海州等十州。把原铁利州的地方并入辽阳府管辖。从此,铁利这个概念从中国的历史中消失。
公元1017年,辽国因管理的需要,重新在原铁利州这个地方建立了广州。设置为辽国八个观察防御团练使之一的,广州防御州。从此,原铁利州的地方叫作广州,金元以后又改为章义县,归辽阳府管辖。

另外,在铁利国期间,铁利与唐朝的关系较为密切。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说:“拂涅、铁利、虞娄、越喜时时通中国,莫曳等部则不能自通。铁利,开元中六来”。
这里可能有误,据《渤海国志长篇·第三册》载,应该是十四来。在开元29年中,铁利共在11个年份中使唐14次,其中有5人先后被授中郎将、郎将、将军等。
《女真史》47页说:“唐授铁利官始见于开元六年(718年),授守中郎将,以后复授中郎将,开元十二年(724年)更升授将军”,可见铁利与唐朝的关系是很好的。
但是,自天宝元年(公元742年)以后,就不再有铁利人向唐朝献方物或朝拜。应该是自此以后,铁利国开始受制于渤海。再后来最终变成了渤海铁利府,归入渤海国。


铁利国在唐开元年间出使唐朝明细
时     间
出使人
唐朝封赐
开元2年(714年)2月
达许离

贡方物
开元6年(718年)2月
酋长
拜中郎将

开元7年(719年)1月
(遣使)
赐帛50疋
贡方物
开元9年(721年)11月
(遣使)
拜折冲
贡方物
开元10年(722年)9月
买取利
授折冲

开元10年(722年)10月
可娄计
拜郎将

开元11年(723年)11月
倪处利
授郎将

开元12年(724年)2月
洖池蒙
授将军

开元12年(724年)5月
(遣使)
授折冲

开元13年(725年)3月
封阿利

献方物
开元15年(727年)2月
米象
授朗将

开元15年(727年)11月
失朱蒙
授果毅

开元23年(735年)8月
(遣使)

献方物
开元28年(740年)2月
绵度户

献方物




2、 铁利是在辽神册初年归入契丹国的
铁利和铁骊关系如何?首先要弄清它们是何时归辽的,这是弄清和区别二者的基本条件之一。
唐中后期渤海国时,铁骊与渤海同以国家的形式共存。二者以现在的松花江为界,南北相距。渤海国虽然扩张意愿较强,但从未涉足于松花江北的地区。铁骊国,也未涉足于松花江(东流段)以南的地区。
此时,铁利则已经是渤海国十五府之中的一府,辖六个州。铁利府位于现在的辽宁省沈阳市以南,鞍山市附近。
宋辽时期,铁骊国和铁利州都曾归顺辽国。这是后人把二者,混为一谈的原因之一。
而把铁利和铁骊相混淆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弄不清铁利什么时候归入辽国(契丹国)。
有人怀疑《辽史》中所述的两处,写有“神册初、得铁利” 的史实。也就是怀疑《辽史》中所说,铁利是在辽神册初年(公元916年)归入辽国的事实。
《辽史·卷六十,志第二十九,食货志下》载:“神册初(公元916年)平渤海,得广州,本渤海铁利府,改曰铁利州,地亦多铁”
在《辽史·卷三十八,志第八,地理志二》又载:“广州,防御,汉属襄平县,高丽为当山县,渤海为铁利郡。太祖迁渤海人居之,建铁利州。统和八年(990年)省。开泰七年(1017年)以汉户置,统县一:昌义县”。
为了弄清铁利府是什么时候归入辽国,我们可从如下内容入手:
从《辽史》等有关史料中可以肯定的是,辽太祖建铁利州。这是研究辽国铁利州来源问题的基本出发点,也是辽铁利州何时归于辽国的关键所在。
《辽史·卷二》所载:辽太祖亲率大军伐渤海国,渤海国的扶余、龙泉两府分别是在天显元年(926年)一、二月份被契丹国攻占。三、四月间,安边、鄚頡、定理府,先降后叛。五、六月,南海、定理二府复叛,又平定。七月,显德府铁州叛,并被平定。
也是在这个七月份,辽太祖死于原扶余府的地方。
显然,铁利府只能在此之前归入辽国,成为辽国的一个州。
再看:辽军从公元926年元月到六月,一直忙于攻占或平定上述渤海国的七个府。八月,契丹将军康默记率军占领了长岭府。康默记,显然不与辽太祖在一个战线上。如果他们在一起,他也会与其他人一样忙于太祖丧事,而无暇战事。
《新唐书·列传一百四十四》载:渤海国“龙原东南濒海,日本道也。南海,新罗道也。鸭渌,朝贡道也。长岭,营州道也。扶馀,契丹道也显然,南海与长岭两府与扶馀府不在同一个方向上。可见灭渤海国的这场战争,辽国不是在一个战线上攻打的。但所有的战争经过,都记载得相当清晰。下面,继续谈其它府的问题。
龙原府是渤海国东京,居东部临海,地处边远,不可能在公元926年前归辽。率宾府从地理位置上看,是在渤海国东北侧。再从《辽史》中查知,这两个府没有在天显元年以前归入辽国的可能性。必在天显当年八月以后,投降或被辽军攻占。
现在,已经有原渤海国的十个府,明确了归入辽国的时间。还有西京鸭渌府、怀远府、安远府、东平府和铁骊府五个府,待最后落实。
前面已经从《辽史》中知道,公元902、903年辽国攻下的怀远府,921年攻下的安远府。还说“太祖平渤海,先得东平”,说明东平府也是在926年之前得到的。这,就有十三个府了。
渤海国的十五府中,只剩下铁利和鸭渌两府,这两府什么时候归入辽国的?
《辽史·地理志一》载:“太祖破鸭渌府”
——鸭渌府也是在太祖死之前,既天显元年七月前入辽的。
《辽史·卷二》载:公元915年,辽太祖“釣鱼鸭绿江”。说明鸭绿江一部分,至少是鸭绿江中下游已经在契丹人的掌握之中。而位于鸭渌江对岸的新罗国,立即前去向契丹国贡方物。作为渤海国五京之一的鸭渌府已经不可能存在。这个府拼入契丹版图,只能是公元915年或之前。
现在,只剩下一个目标问题,——铁骊府什么时候归入辽国?
《辽史》中,渤海铁利府是明明白白地,被两次记载为神册初(公元916年)归于辽国的。
可是对这样的记载,有些人一直持怀疑态度。甚至其理由,竟然主要是由一个“注释”引起的。准确地说,辽、金等史书中,有的史料底确有一些应该斟酌的地方,但对《辽史》中的这个记载应该坚信不移!理由是:
因为辽太祖是在天显元年7月份死去的,所以辽铁利州只能在公元926年7月以前建立。如果铁利府不是在神册初归入辽国的,且又象有些资料中所说,渤海铁利府是在渤海国的西北,或在俄罗斯的伯力附近。那么从史料和地理知识上说,渤海铁利府就没有在七月份之前改为辽铁利州的可能性。只能在天显元年(926年)八月以后归入辽国,其它时间是没有机会的,这就与书中所说“太祖建铁利州”矛盾了。
另外,天显元年,辽国只是把渤海王大諲譔及族人从渤海龙泉府迁移到辽上京西部。这就充分说明,辽铁利州是不可能在天显元年及以后建立的,只能是在辽太祖活着的时候,迁“渤海民改为铁利州”的。也就是说,它只能在天显元年以前归入辽国。
天显元年,是辽和渤海两国最关键、最重要的年头。假如铁利府是在这一年归入辽国,这个多铁地方是一定会在《辽史》中象其它地方那样被体现出来。当然,也不排除被遗漏的问题,但机会要小得多。因为《辽史》中对辽国先平、后灭渤海国的事件,由始至终都记载得十分详细。
《辽史·卷一太祖上》中,单独地记载着:神册元年(916年)“冬十月癸未朔,乘胜而东”,其它什么也没有说。
契丹国的东方是谁?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自然有很多地区、部族或国家先后位于契丹东部。但是在这个时期,其东方只有渤海国。各种史料都说渤海国“西契丹”。巧的是,也正是从这以后,渤海国开始向辽国朝贡的。这是一种屈膝行为,是一种被迫的行为。
《辽史·卷二》中记载:渤海国第一次向辽国进贡,是在两年后的公元918年。可是在这一年和前一年的历史纪录中,两国之间没有战争。渤海国不会无缘无故地,开始向辽国进贡。看来,916年(神册元年)的“乘胜而东”是对向渤海国的战争,并且渤海是战败一方。这也许是铁利府、鸭绿府归入辽国的前提条件。
《辽史·卷十七,本纪第十七,圣宗卷》载:“初,东辽之地,自神册来附”,来附者是谁?
东辽之地是渤海国的,自神册年来归附的是哪些地方?
从前面所述知,渤海国其它十四府归辽时间都已经明确。这次来附者只能是铁利府。
《辽史·卷六十》中也明确说明:“神册初得铁利”。如果铁利不是这时归入辽国的,难道笔误得这样巧?这里的记载,再一次证明了铁利归辽的时间。还有很多记载,也都说明了铁利府的这段历史。
有人用卷六十的“注释三”,来说铁利不是在神册年间归入辽国的。其理由,实在牵强附会,是一种片面理解。
其实,该注释所说的意思,是要更正“平渤海”是在天显年,不是在神册初。辽广州是在开泰七年迁汉人后设立的,不是在辽神册年间的事。注释其中,并没有要更正铁利是在那一年归辽的意思。
再说,注释人的语言十分谨慎。说明人家对《辽史》的内容,是很慎重的。后人怎么能轻而易举地,用片面理解的注释内容来否定正文呢?
从现有资料来看,渤海国的铁利府归入辽国的时间,在《辽史》中的记载是正确的。与相关记叙是相符合的,与历史事实也是相吻合的。不应怀疑史料中的这项记载!
我们只能,并且必须认定,铁利府是在神册初归入辽国的!


渤海国各府归入契丹国的时间
归 入 辽 国 时 间
名  称
有 关 说 明
公元903年9月——契丹无年号
怀远府
越喜故地(曾属高句丽)
公元915年10月前——无年号
鸭渌府
高句丽故地
公元916年10月——神册初  
铁利府
铁利故地(曾属高句丽)
公元921年11月——神册六年
安远府
越喜故地(曾属高句丽)
公元924年5月前——天赞三年
东平府
拂涅故地(曾属高句丽)
公元926年 1月——天显元年
扶馀府
扶馀故地(曾属高句丽)
公元926年 2月——天显元年
龙泉府
肃慎故地
公元926年 4月——天显元年
安边府
挹娄故地
公元926年 4月——天显元年
鄚頡府
扶馀故地(曾属高句丽)
公元926年 6月——天显元年
定理府
挹娄故地
公元926年 6月——天显元年
南海府
沃沮故地(曾属高句丽)
公元926年 7月——天显元年
显德府
肃慎故地(所属铁州叛)
公元926年 8月——天显元年
长岭府
高丽故地
公元926年8月后——天显元年
率宾
率宾故地(地处边远)
公元926年8月后——天显元年
龙原府
濊貊故地(地处边远)


3、铁利和铁骊在历史中曾同时出现
铁利始于唐初独立为国的,后被强大起来的渤海国吞并,则称为部。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四,渤海传》载:渤海国“以铁利故地为铁利府,领广、汾、蒲、海、义、归六州”。
《辽史·卷六十,志第二十九,食货志下》载:“神册初(公元916年),平渤海,得广州,本渤海铁利府,改曰铁利州,地亦多铁”。
《辽史·卷三十八,志第八,地理志二》载:“广州,防御,汉属襄平县,高丽为当山县,渤海为铁利郡。太祖迁渤海人居之,建铁利州。统和八年(990年)省。开泰七年(1017年)以汉户置,统县一:昌义县”。
以上所引,是铁利在渤海国和辽国时期的历史。
也就是说,自公元810年左右,铁利开始是渤海国的铁利府。公元916年,铁利府这个包含有广州、汾州、薄州、海州、义州、归州等六个州,原渤海国的地方归附了契丹国。并且辽太祖在原渤海国铁利府的广州这个地方,又迁来俘获的渤海人建为“铁利州”。
74年以后,到公元990年,辽圣宗皇帝撤消了铁利等十州、八县,“以其民分隶它郡”(《辽史·卷十三,本纪第十三,圣宗四》)。从此,铁利的名称在辽国的行政机构中消失。
又过了27年,到了开泰七年,既1017年。又在这个地方,重新安置汉人,建立了辽国的“广州”。
从公元810年以后,在铁利这块地面上,先是渤海国的铁利府。到公元916年后,被辽国先后正式列为铁利州、广州的地方行政机构。

同时间内,铁骊却一直是位于松花江北的一个国家。虽然她没有什么史料记载,但在中国的历史典籍中却是能找到的。
《辽史·卷二,本纪第二,太祖下》载:天显元年二月,辽太祖“丙午,改渤海国为东丹”的第二天,“丁未,高丽、濊貊、铁骊、靺鞨来贡”。
这是“铁骊”的名字,第一次在中国正式的史册上出现。是辽太祖建铁利州,十年以后的事情。但决不是铁骊国的历史,从这时才开始。
从铁骊来进贡的时间上看,显然是铁骊国和渤海国同时存在的。与高丽等国一样,生存在渤海国的四周。都是兔死狐悲,受到契丹大国的威胁后来进贡的。
同样也证明了,在渤海国存续时间内,铁骊国是同样存在的。那么,渤海国十五府之一的铁利府,也是与铁骊国并行存在的。
我们假设:此铁骊,就是彼铁利。
试想一下,在辽国刚刚灭掉了渤海的中央政权之后,在还有8个府没灭掉的情况下,却接受了渤海国的一个地方政权。还是在自己管辖了10年以后、自己设置的地方机构,又同意它为一个附属国?这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能说得通吗?况且与很多史料中的记载也完全不相附和呀。
再假设,自公元990年后,铁利被撤销,应该没有铁骊了。为什么铁骊还依然如故,在《辽史》中充分记载?
《辽史》作者中,包括辽代的耶律(李)严和元朝的脱脱。这两位封建朝庭的宰相,是不至于把辽国已经建立了十年的地方机构;那个铁利州再与高丽、靺鞨、濊貊……,这些在当时还没有归属辽国的国家并列而谈的。他们俩的见识和阅历,不会糊涂到这个地步。
在《辽史·本纪三、太宗上卷》中载:铁骊国自926年归顺十一年后,即937年,辽国“遣使高丽、铁骊”。
若以铁利就是铁骊的说法,辽国人这时去铁利州,是不应“遣使”的。
具体地说:
从公元916至990年的74年间,铁利州是辽国的一级地方政权机构。而这期间,铁骊国从916——926十年间,在北方独立存在;从926年开始到990年中,有十三个年头,十四次以附属国的名义向辽国进贡。
这些事情,在《辽史》“本纪”和“属国表”等章节中都有详细地记载。
也就是说,从926至990年的64年间,对辽国来说,铁骊国和铁利州是同时存在的。一个是辽国的附属国,一个是辽国的地方州政权。
990年以后,只有铁骊国,而没有铁利州了。
1017年,辽国在故铁利州的地方建起了广州,这以后便是铁骊国与广州同时存在了。
直到公元1114年,铁骊国投向女真人这整个期间内;铁骊与高丽、西夏、日本等一样,都是辽国的附属国。铁骊国不因铁利的消失,而消失,不因铁利的改变而改变。
《渤海国志长编·卷一》63页右数第四列(竖排本)中,引入《辽史》的内容:“铁离、靺鞨、于劂等部以蛤珠、青鼠、貂鼠、胶鱼之皮、牛羊驼马、毛罽等物,来易于辽者,道路繈属”。而同页右数第六列,也就是紧接着又引入《辽史》内容:“神册初,平渤海得广州,本渤海铁利府改曰铁利洲,地亦多铁” 。
请注意,这里是“改”,不是“建”。 同书、同页、同段落中,同时引用了《辽史》中的两句话。作者这样写,本意是想表示铁离与铁利是一回事,但也确实给人一种铁离和铁利不是一回事的感觉。


4、铁利不可能位于松花江北或俄罗斯犹太州(伯力)附近
有的历史资料中说,铁利(铁骊)位于松花江北、嫩江东侧,也有的说是在俄罗斯伯力附近。
可是从如下情况看,则不是那么一回事,不论是铁利还是铁骊都不可能位于伯力附近。
①从辽铁利州建立的时间看,是在辽国未得到整个渤海国的时候,916年就已经设立铁利州了。如果铁利在伯力附近,这时,辽国和铁利州之间将隔着渤海国的夫余府、率宾府、显德府、鄚颉府、龙泉府等众多州府。试想,渤海国的铁利府如何能绕过这么多的地方归属辽国?辽国又如何跨越这么多的地方去建立自己的一个地方行政机构铁利州?要知道,是在十年后的926年,契丹国才攻取了这些渤海国的中间地方。
②不可否认,《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四,黑水靺鞨传》载:“初,黑水西北……,东北行……。稍东南行十日,得莫曳部,又有拂涅、虞娄、越喜、铁利等部。其地南距渤海,北、东际于海,西抵室韦,南北袤二千里,东西千里。……后渤海盛,靺鞨皆役属之,不复于王会矣”。这段话确实说明铁利在黑水靺鞨东南、“渤海”之北方,在一段时间的历史中的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我们应该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应注意“初”和“后渤海盛”的字眼。说明上段史料中,前面所述的事是在渤海兴盛之前的地理分布。同文还说:“黑水靺鞨居肃慎地……南高丽,北室韦。”又说:“其最著者曰粟末部,居最南……与高丽接。”其中写“栗末”,而不写“渤海”。显然是说,这是在渤海国建立之前的事,是“大靺鞨”时期的情况。
二是,文中写“又有”,不写“还有”、“及”等其它相关的连词,说明后四部与前面的部不一样。后来文中写“渤海”,不写“粟末”,说明这时所述的内容已经不是先前“大靺鞨”(勿吉)时代,而是渤海国发展的时期。渤海国是以粟末靺鞨为主体发展起来的,发源地当然是现在太子河一带,它后来到了栅城立都,再发展才强大起来。前文中的“初”,铁利的位置是那个样子,当然是在太子河附近。
三是,从古人写作习惯和必然性来看,铁利应是距黑水靺鞨最远,在它的最南端,其次远的是越喜。显然,铁利应与粟末部或包括高丽在内的地区相接,也就是与后来的渤海国相接。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九下,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下》载:“越喜靺鞨东北至黑水靺鞨地方二千里。” 那么,铁利该与黑水靺鞨有多远也可见一斑了。
四是,弄清当时的“渤海”或高丽位于何地?铁利也就清楚了。前面引文中说,粟末靺鞨“与高丽接”,高丽在何处?应说明的是:这时的渤海应该是粟末靺鞨,高丽应该是高句丽。因为到渤海国时,高句丽已经灭亡,而王氏高丽尚未建国。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中说:“王师取平壤,其众多入唐,汩咄、安居骨等部皆奔散,寖微无闻焉,遗人迸入渤海”。
这段话显然看出,靺鞨在这个阶段是处于一个社会大变革的时期。这个平壤是高句丽的国都平壤城。“其众”,是指粟末靺鞨和白山靺鞨等,“汩咄、安居骨等部”则向北归入黑水靺鞨。此“渤海”是渤海国的前身,是粟末靺鞨,及先前称谓的震国。粟末靺鞨当时势力最大,又助唐灭高句丽有功,所以他们“迸入”了很多东北当地人。
高句丽曾经拥有的辽东大片的土地,现在都空了出来。现自然由入唐的靺鞨人来补充,是毫无疑问的。居于长白山西南麓的白山靺鞨曾参与了唐朝对高句丽的征讨,当然也决不可能放过这个扩大地域、使自己生活得更好的机会。他们在震国的排挤下,利用地理上的优势,夺得了太子河以南的地方,建立了铁利国。
王氏高丽国是在渤海国末期,才刚刚成立。成立几年后,渤海国就被辽国灭掉了。他们一直位于长白山东,鸭绿江以南的地方。高丽国成立时,铁利已经从渤海国的15府之一变成了辽国的铁利州,与铁利国更无关系。
③辽国大臣、曾任“东丹国”(前渤海国)右相的耶律羽之曾给辽太宗上书时说:“渤海……梁水之地,乃其故乡”(见《全辽文》卷四)。“梁水之地”是个很重要的地方,是现在的太子河,是渤海国、也就是粟末靺鞨的发源地。那么紧靠渤海的铁利靺鞨(国)也应该并且一定是在梁水(太子河)一带。
唐宝应元年(公元762年)以后,渤海大氏先在栅城,后在忽汗城定都。并分别以其为中心,经过南征北战,“开大境宇”,逐渐强大起来。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在唐大历年间,铁利与渤海国的使臣在日本争座次以前,铁利是不可能归渤海所属的。也不可能与渤海国并列而行,去日本出访。估计,铁利和越喜是在唐朝后期,才被渤海国吞并的。
《续日本纪》卷16载:“是年(公元746年),渤海及铁利总一千一百余人来朝”,同书曾两次写铁利与渤海同去日本。另一次是在日本大兴42年(公元779年),铁利官和渤海官共359人,一同去日本国。但因官阶不同,铁利官员和渤海官员在日本争座次。说明,这时的铁利与渤海表现得不是那么和谐。并且可以看出,铁利国的地理或者包括政治地位,已经不适合自己直接去日本。也许还有,因他们比渤海更接近唐朝,自认为有唐朝为后盾;所以这时的铁利,既离不开渤海,又不可能把渤海国放在首位。
这个年月,正是渤海国的国都位于栅城的时候,刚开始发迹。如果铁利国(部)在俄罗斯伯力附近,则铁利也一定有自己的海岸线。从那里直去日本是很近的,何必绕远路,走陆路后,再走水路,仅去的两次都要与渤海人搭伴,然后到了日本还和渤海人争座位?岂是为何?只有铁利在太子河(梁水)一带,先向东南走陆路到渤海国,然后再乘船渡海,从现在的朝鲜东海岸去日本,才是最捷之路。只有这样,铁利去日本时才可能和渤海人一起去。
可见,铁利国,及后期的渤海铁利府,是不可能位于伯力附近的。而再后期的辽国铁利州,更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辽国的国界从来就没有到过伯力附近,作为辽国内部的一个行政区岂能飞到伯力?
如果铁利国是在松花江北的嫩江东岸,在当时的条件下,就不可能有隔山过海,数千里迢迢去日本的想法。
还有,把鸭子河说成是现在的嫩江……,都是毫无根据的。因这些说法不值得驳斥,所以这里也不为它浪费时间。
关于铁骊国的位置,已经在前面阐述明白,在此不赘述。


5、铁利的地理位置
基于某些人的说法,这里必须先说一句话:
辽时,底确有很多迁徙百姓的事。也有把某一地名仍然冠在迁徙地地名上的事情。但也有还继续在原地沿用原先地名的事,如:辽阳这个地方是自汉朝起就叫这个名称,辽人不也在原来地区使用了吗?辽时的衡、瀋、渤、正、慕等很多州,紫蒙县等都是在原地沿用了渤海国的原名。所以,对辽国的地名决不可一该而论。不能见到辽国的地名,便认定是迁徙以后的名字。
铁利的位置在哪里?分析如下:
辽国铁利州,就是渤海国的铁利府。渤海国铁利府所辖的广州、汾州、蒲州、海州、义州、归州等六州的地方,是可以查得到的。这六州的位置,也就是铁利府的位置。
铁利府六州的地理位置:
⑴广州
《辽史·地理志二>载:“广州,防御。汉属襄平县,高句丽为當山县,渤海为铁利郡。太祖迁渤海人居之,建铁利州。”
辽广州,已经是很清楚的了。是建在汉襄平县、高句丽当山县、渤海的铁利郡这个地方。
所以首先看一下汉襄平县在哪里?
《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辽东郡中》载:“室伪山,室伪水所出,北至襄平入梁也” 。这个“梁”,指大梁水,是现在的太子河。
《三国志卷八,魏书八·二公孙陶四张传》载:“八月丙寅夜,大流星长数十丈,从首山东北坠襄平城东南” 。首山,在现今辽阳市西南、近临太子河,汉襄平县的位置可知了。
辽时,原先汉襄平县的地面被分别设置了四个州:广州、贵德州、同州、汤州。
其中,“汤州,本汉襄平县地,在京西北一百里”(《辽史卷三十八,志第八,地理志二》)。这个“京”是现辽阳市,当时的辽东京。辽时的汤州,距现在的辽阳仅四十公里左右,也是“多铁”地带。则襄平县位置更加清楚,辽铁利州或广州的位置,也就进一步明确了。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列传第一百四十五,高句丽传》载:“帝诏广州司马长孙师临瘗隋士战胔,毁高句丽所立京观”。
隋朝曾四次征讨高句丽,都以失败告终,并在辽东死亡很多将士。高句丽为纪念自己的胜利,建一塔碑作为纪念。唐太宗让曾经属于高句丽的地方,唐时的广州,这个地方的司马收葬隋军骸骨,毁灭高句丽的纪念建筑。说明高句丽的当山县,唐时的广州位于辽东。
同时可知,在唐朝时期,东北古代的广州名称就已经出现了。这个广州的名称曾历经了唐和渤海两个朝代,到辽时再设置广州,肯定还是在原来的位置上,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辽史·地理志二》中明确地说,辽广州本是渤海铁利郡,辽太祖迁渤海人建为铁利州。当时,迁渤海民建铁利州的,只能是在辽国首先得到的渤海怀远府、安远、东平府,及铁利府和鸭绿府范围内的移民。与后来耶律羽之上书辽太宗以后,大举迁移渤海居民是不同的。
《金史·志第五·地理志上》载:“章义,辽旧广州,皇统三年降为县,来属。有辽河、东梁河、辽河大口” 。章义,是辽时的广州;金时,属东京路辽阳府管辖。显然,此处所说广州地理位置,与前面所述的位置完全吻合。
《辽史·地理志二》中,明确地说东京辽阳府周围有:辽河、太子河、蒲河、清河,还有浿水,亦曰泥河,又曰蓒芋泺”等。显然,这个位置与辽广州是一致的。
所以,辽广州或铁利州,在现辽宁省辽阳市附近无疑。
⑵蒲州
渤海铁利府所辖的蒲州位置,可见《辽史·卷三十六,志第六、边境戍兵志》记载:“来远城宣义军营八:太子营正兵三百,大营正兵六百,蒲州营正兵二百……”。这里,就有个“蒲州”。
从《辽史·地理志》中查知,辽国的行政区划中没有这个地方,说明蒲州只是辽国的一个地名,是一个驻军的地方。
辽国不会随意乱用不相干地名的,显然是因为这个营地正处在被废弃的渤海国铁利府蒲州的地方,才沿用了这个地名。这里有蒲河,近临辽河东岸向南入海。其“太子营”也是在太子河一带,概念是统一的。
《辽史·卷三十八,志第八》载:“来远城,本熟女真地”“熟女真”既“南女真”,熟女真兵马司是在汤河。显然,蒲州距广州不能太远,必是在《辽史》地理志二中所述,在东京辽阳府附近的蒲河一带。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蒲州只能位于辽东。与前面所提的,广州位置相吻合。是后来的辽国,沿用了渤海国的历史地名。
《渤海国志长篇·地理志》中:“元一统志,蒲河在瀋阳路,源出铁利国蒲谷,流经蒲水田过,故名。”
蒲州必定是按照蒲河的名称而起,并且也进一步证实蒲州和蒲河与原铁利国有关。各志书所述的薄州位置吻合,与广州位置呼应。
(此蒲州在东北辽东,与山西的蒲州古城不同。)
⑶归州
《辽史·卷三十八,志第八,地理志二》载:“归州,观察,太祖平渤海,以降户置,后废,统和二十九年伐高丽,以所俘渤海户复置,兵事属南女真汤河司”。南女真既是熟女真,
《清一统志》中说:“汤河在辽阳府(现辽阳)东南五十二里,源出分水岭,北流入太子河”。
《辽史》中还说:开泰元年,十二月“归州言其居民本新罗所迁……”显然,归州原先的居民是被迁走了,才又迁来新罗居民的。如果这个归州不是原归州,只能是跟着原住居民走的地名,就不需要再迁新罗民了。
既:辽国决不会仿制渤海国的行政区划,又在另一个地方再设一个新的归州,且不是安置原归州人,而去安排外迁的新罗人。
这个归州,只能是渤海国遗留下来的,铁利府的那个归州。是辽国把原归州人迁走,又迁来了新罗人。
这个归州既然兵事属南女真汤河司,就不会距汤河太远,只能是渤海铁利府的归州,与广州,蒲州的地理位置相统一,都在辽国汤河统军司辖区内。
《渤海国志长篇·地理志》中:“归州故城在今盖平城南90里”,又说:“其统县曰归胜”,这个地方说的已经非常清楚了。
⑷义州
《辽史·地理志一》载:“富义县,本义州。太宗迁渤海义州民于此”。起码在太宗迁民之前,义州的地名是没有变的。其人还是渤海人;否则,辽国就不用迁民了。
同时也进一步证实了,辽太祖在得到铁利府的时候并没有大量迁移民众,只是把渤海铁利府改为辽国铁利州。也就是说,太祖建铁利州后,义州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在辽太宗大举迁涉渤海移民时,把义州居民迁至辽永州和庆州交界的富义县处(《辽史·地理志一》)。新的地方,是契丹人的祖居地附近。
⑸海州
辽国初期,曾有两个海州。其中,一个是渤海国的南京南海府,辽时把它改为海州。另一个是原渤海铁利府的海州,曾延用其名。但到统和八年,与铁利州一起被撤销了。
《辽史·本纪第十三、圣宗四》载:秋七月“省遂、妫、松、饶、宁、海、瑞、玉、铁里、奉德等十州,及玉田、辽丰、松山、弘远、怀清、云龙、平泽、平山等八县,以其民分隶他郡”。
这里的海、铁里,是指海州和铁利两州郡,原属渤海铁利府。
被撤销的这个海州肯定与辽铁利州不远,也是因为名字重复,且邻近东京辽阳府,没有存在的必要。
⑹汾州,
这个州的情况至今不详,还没有找到。但这个州与其它五个州的距离一定不会太远。

显然,铁利府所辖的广、蒲、海、义、归、汾六州都位于辽河以东,太子河、蒲河、首山、盖州左右。这一带,正是辽国的东京辽阳府附近,现在的辽阳、鞍山附近。
渤海铁利府原先管辖的六个州,都在辽国东京辽阳府附近。其兵事归南女真汤河司或东京兵马司所管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归属黄龙府管辖,二者相距甚远,不可同语。
而“铁骊军详隐司”是设在黄龙府的。




6、铁骊国与铁利部基本情况对比

公元年份
铁利(铁里)部
铁骊(铁离)国
备 注
历史沿革
靺鞨后裔
北扶余、豆莫娄后裔
都是古肃慎、索离国、扶余后裔
位   置
现辽东辽阳一带
现松花江北、黑龙江南、通肯河东、汤旺河西

(公元668年)
属靺鞨一部,“未尝朝供”。曾参与唐朝讨伐高丽的一些白山靺鞨。     在高丽当山县的地方建国
豆莫娄国——北黑龙江,南渤海国、东女真部、西室韦,受黑水靺鞨制。
渤海国北界在松花江
公元719年以后,
铁利国                开元年十四次使唐、并朝贡。唐授中郎将等职名。724年,唐朝提升国王授为将军。746年,与渤海使臣共1100多人一起去日本。779年,与渤海共359人一起去日本,并与渤海人在日本争座次。
开元7年,铁骊建国。   

开元11年(公元723年)以后,豆莫娄遗人渡那河(松花江)。

719年到819年间,铁骊国与铁利国并存。             《新唐书》载:铁利,开元中(713-742年)6来
公元806年以后,
归渤海国,成为渤海国15府之一
铁骊国。与唐无往来。
渤海国未扩大到松花江北
909年
渤海国铁利府
铁骊国独立
辽太祖幸辽东
915年
渤海国铁利府
铁骊国独立
辽太祖钓鱼鸭绿江
916年辽神册元年
归附辽国,为辽国铁利州
铁骊国独立
辽太祖建铁利州
919年
铁利州
铁骊国独立
辽太祖2月修辽阳故城,以汉民、渤海户实之,改为东平郡,5月再幸辽阳
926年
辽天显元年
铁利州
2月,纳贡,降辽。
7月辽太祖去世
931—953年
铁利州
13次向辽进贡
937年,辽“遣使铁骊”
990年
辽国撤消铁利州
铁骊国
年内,女真6次向辽朝贡
992年
分别在3、7、10月份,三次向辽进贡

995年
7月13日,兀惹乌昭度、渤海燕颇入侵铁骊,辽派奚王和逆奴到铁骊征讨

994—998年
连续5次向辽进贡

1002—1005
3次向辽进贡

1012年
铁骊国送兀惹百户给辽国

1014年
向辽国进贡,带土马及貂皮去高丽
铁骊使女真万豆来去高丽(显然,不能直达高丽)
1017年
辽在原铁利州地方建广州
铁骊国
辽讨高骊、党项等国
1018年
辽广州
铁骊国
辽命铁骊等5部岁贡貂皮65000张、马300匹
1019年
辽广州
向辽国进贡,使黑水阿天闻带土马去高丽
高丽遣使到铁骊国
1020年
辽广州
铁骊国
辽重置黄龙府控铁骊等
1022年
辽广州
向辽进兀惹16户,带方物去高丽

1030年
辽广州
使女真计陁汉带貂鼠皮去高丽,请历法
以后,铁骊多次与高丽交往
1032—1055
辽广州
铁骊国
辽国设祥州,置铁骊户
1040年
辽广州
发兵抗击侵辽的金兵

1047年
辽广州
辽封酋长仙门为右监门卫大将军

1082年
辽广州
仙门向辽国贡方物

1100—1101
辽广州
2次向辽国进贡

1114年
辽广州
投金国,为金铁骊部







铁勒与铁骊无关


铁勒:在唐朝中后期,就已经是一个古国了。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九下,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下,北狄传》载:铁勒属于匈奴别种,当时有15个部族,散居在碛北,先是臣属于西突厥,一段时间后叛离,居于燕末山北,其中回纥等六部居住在郁都军山,并在其山北建国,这个地方位于长安西北六千里。贞观时,“东至靺鞨,西至叶护,南接沙碛,北至俱伦水”。后来又向东移到“都尉建山北,独逻河之南”,距长安三千三百里,“东至室韦,西至金山,南至突厥,北临瀚海”。到武则天时,“突厥强盛,铁勒诸部在漠北者渐为其所并。回纥,契芘,思结,浑都徙于甘、凉二州之地。”后来,虽然有铁勒旧部又收归了这些零散的部族,但是未以铁勒之名再现。
到北宋和辽时,铁勒已经消失数百年。《辽史》中始终未见到铁勒字样,《新唐书》中也对铁勒说得十分简单。
但在《金史》中却多次出现铁勒字样,如,《金史·卷六十七》中载:“铁勒者,古部族之号,奚有其地,号称铁勒州,又书作铁骊州”,“甲午岁,太祖破耶律谢十,诸将连战皆捷,奚铁骊王回离保以所部降,未几,遁归于辽。”
《金史》中还说:“及辽以兵徙铁勒、乌惹之民,铁勒、乌惹之民多不肯徙,亦逃而来归”。
当时铁勒的范围很广,其东部先后分别与靺鞨,室韦相接;但那时的靺鞨是泛指的大靺鞨,室韦的西界一直是在呼伦贝尔以西。铁勒在西北消失之后铁骊才在东方出现。
很清楚,这里所说的铁勒,实际就是铁骊。但是,找遍史料,没有铁勒与铁骊有丝毫关系的记载。
《新唐书·列传卷一百四十二》载:回纥,其先匈奴也,俗多乘高轮车,元魏时亦号高车部,或曰敕勒,讹为铁勒。 其部落曰袁纥、薛延陀、契苾羽、都播、骨利干、多览葛、仆骨、拔野古、同罗、 浑、思结、斛薛、奚结、阿跌、白,凡十有五种,皆散处碛北”
所说铁勒,实际是回纥,属匈奴后裔。从新唐书的记载看,铁勒应该是在“碛北”地区居住,与辽河、松花江的距离较远,且无关。

把奚与铁骊弄到一起,则更是个历史笑话。
在铁勒被突厥吞并以后,回纥等部曾臣属于奚,奚也确实占据了一部分古铁勒的地方。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五,列传一百四十五,回纥传》中载:回纥“其食用粮羊皆取给于奚王硕舍朗。”还说:“回纥,其先匈奴之裔也,在后魏时,号铁勒部落”。回纥只是依靠奚的势力生存一段时间之后,便又独立为国,但它并没有再用铁勒名称。无论新、旧唐书,还是辽史中所述,奚的六个部族中都没有铁勒部,其六部先是:遥里、伯德、奥里、梅只、楚里、堕瑰;后来辽圣宗时,把奥里、梅只、堕瑰合为一部,又以南剋、北剋补充进去,仍为六部,在辽号为六部奚。其最先时的五部族为:阿会、处和、奥失、度稽、元俟折,更没有铁勒部,也无铁勒王。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奚传》中述:唐封奚的地方为六州:饶乐州、弱水州、祁黎州、洛瑰州、太鲁州、渴野州,设饶乐都督府统领之。其中也没有铁勒州或铁骊州的字样。
在《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五,列传一百四十五,回纥传》和《旧唐朝书·卷一百九十九,列传一百四十九,铁勒传》中都说:唐曾分封他们十六个州府,分别为:瀚海府、燕然府、金微府、幽陵府、龟林府、卢山府、皋兰州、高阙州、鸡田州、榆溪州、鸡鹿州、滞林州、置颜州、坚昆府、玄阙州、烛龙州,封铁勒王为燕然都护府都统,统管这些州府,其中也没有铁勒州或铁骊州。
辽时,奚部分为东部奚和西部奚,两部都居于大辽国本土境内。其中遥里、伯德、奥里、南剋、北剋五部隶属东北路统军司管辖。
而铁骊国是辽的附属国,居辽国外。黄龙府设有铁骊军详稳司,与黄龙府兵马都部署司、咸州兵马详稳司、及东北路统军司等同属长春路。它们与奚王府都统归辽国北府管辖,互相之间没有上下隶属关系(详见《辽史·百官志二,营卫志下,兵卫志中》等)。把铁骊列在奚的下面,是不对的,是历史的差误。
奚的历史很长,但与铁骊毫无任何直接或间接的隶属关系。

所谓“奚铁骊王回离保”这个人,底确是辽国的奚王。
《辽史·卷四十四,列传第四十四,逆臣传下,奚回离保传》中,根本没有只字片言的铁勒或铁骊字样。回离保这个人,曾担任过辽国铁鹞军详稳。其“铁鹞”只是辽国一支正规军队的名称(见《辽史·百官志二》),与部族或国家的概念无关,更与附属国无关。回离保曾在辽国上京、北女真、咸州、东京等地任职,后被提升为奚王,直至他与别人另立辽皇,后又自称奚皇,并被杀。从没有得到过“奚铁骊王”这个称号,也没有到铁骊国去的历史记载。

显然,铁骊国与铁勒、奚、以及奚王回离保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金史》中的这些说铁骊国的语言,是有差误的。



铁骊与辽五国部没有任何关系


有的历史人说,铁骊属于辽国五国部。是不对的,铁骊与五国部毫无关系。
《辽史·卷三十三,志第三,营卫志下》载:“五国部:剖阿里国,盆奴里国,奥里米国,越里笃国,越里吉国”。
在《辽史》的“营卫志下”和“百官志二”中,都十分明确地把五国部列在辽国境内部族中。与境外部族和附属国,是明鲜区别开来的。
铁骊,则是辽国境外的附属国。五国部中,只有盆(蒲)奴里国,被列在境外部族和属国序列中。
辽五国部,隶属于黄龙府兵马都部署司。黄龙府兵马都部署司以下还有:北唐古部,奥衍突厥部,隗衍突厥部及宾、龙、祥、信等州(见《辽史·百官志二》)。
在辽大康八年(1082年),“黄龙府女真部长术乃率民内附,予官,赐印绶”,设黄龙府女真大王府(详见《辽史·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和百官志二》),所以还应有黄龙府女真部。
在辽国五十九个属国军中,列有铁骊和盆(蒲)奴里,而其它五国部的军队却是列在国内部族军序列内(辽史,兵卫志)。
辅带说一句:《辽史》中的这些记载,显然与《契丹国志》中“五国东接大海”有出路,东接大海之说不符合历史事实。
如果以《辽史·卷十六,本纪第十六,圣宗七》中载:开泰七年“三月辛丑,命东北越里笃,剖阿里,奥里米,蒲(盆)奴里,铁骊等五部岁贡貂皮六万五千,马三百”所述,说铁骊是五国部之一,理解是有误的。
在《辽史·卷十四,本纪第十四,圣宗五》载:统和二十一年三月,铁骊来贡。夏四月,“戊辰,兀惹,渤海,奥里米,越里笃,越里吉等五部遣使来贡”。这里也是五部,“五部”岂不就乱套了!
铁骊不属五国部是不容质疑的,但和五国部相邻却是可以看得出的。原因:一是它们都同归黄龙府,二是辽国对它们的进贡政策相同。从此看出,它们之间可能有相邻、相似的地理环境和共同的经济类型。
关于五国部,还有一点赘述如下:
《辽东志·卷九》中说:“元明两代水陆站中有奥里米站”,“在松花江和黑龙江合流处有奥里米和屯”等。这个内容,被有关书刊多次引用。
这个地名是毋庸质疑的,但是否应考虑如下问题:金建国以后,曾多次进行大移民活动,如:金天辅五年的移民,“天辅七年二月,尽徙六州氏族,富强工技之民于内地”  ,天会五年、尤其是天会十一年,女真人又大批南迁……。这样多次的向北、向南的大迁移活动;特别是,历史上东北民族夏逐水草,冬避严寒的生活习性等。很难使奥里米这样附属性的小部族,能历经契丹辽、女真金、蒙古元和中原明朝的多次巨大变迁,而一成不改地居住在原地生活。如果有变化,那么元、明时的奥里米站,还能是数百年前辽国时,原封不动的奥里米吗?我不是说这个奥里米就不是原先的奥里米,而是觉得应当多考虑一些历史上的特殊情况。
从《辽史》,及相关的《契丹国志》、《女真史》、《黑龙江古代民族史纲》等书,记载的辽国东北边境的情况看。五国部属于国内部,它与铁骊、兀惹、生女真、蒲卢毛朵等国或部相邻。这些部族和属国,都在临近辽国的境外。再考虑与它相关的辽国境内黄龙府和龙、宾、祥、信州及北唐古等部的位置,则辽五国部极有可能在拉林河与牡丹江流域,滨松花江的范围内生存。这个区域内考古出土的物品证实,该区古代铁业发达,正符合五国部善铸铁的特征。




辽黄龙府的位置


辽国黄龙府的位置,也是一件让人未捉摸透的问题。因为黄龙府的位置,直接关系到铁骊国位置,所以必须弄明白。
《渤海国志长编》及相关的书籍,多把辽国时期的黄龙府位置说成是在现吉林省农安附近,也有部分人说在现吉林省吉林市附近。准确地说,位于吉林市附近还是有一些根据的,但不完全。
从《辽史·纪二》中知:七月“甲戌,次扶馀府,上不豫”,并且“是夕,大星陨于帷前”。第八天早,又见子城上有巨大的黄龙出现并入于行宫,“是日上崩”。
“上”,是指辽太祖。这段事情,发生在故扶馀府的地方。所以后来便将此地,定为辽国的龙州,并设置黄龙府。显然,原先的黄龙府就在原渤海扶馀府的地方,也是旧扶馀国的王城。
那么原先的黄龙府,也就是渤海扶馀府的位置倒底在什么地方?
据《辽史·纪二》载:辽太祖伐渤海时,闰12月“丁巳,次商岭,夜围扶馀府”。很明确,扶馀府地就在商岭的东侧,不会太远。否则,辽军不能到了商岭当晚便去围扶馀城。商岭,应该是现在长春市东南方的“奢岭”。扶馀府应该就在它的东侧。
辽景宗皇帝时,在公元975年,龙州黄龙府守将燕颇叛乱。因此取消黄龙府和龙州的地名,并把这个地方改为通州。
从此,没有龙州,没有黄龙府,也没有扶余的地名。
直到辽开泰九年(公元1020年),又在通州的东北方向再建龙州,重新设立黄龙府。后来再建黄龙府的这个地方,恰恰是在吉林市附近。而原先废除的黄龙府,则是在现在的奢岭东侧,仍叫通州。




以上资料的史典出处(参考资料)如下:
基本都是中华书局出版的,“二十四史”原版资料。
其中,主要是
《史记》,汉、司马迁(前145—前90)著,130卷
《汉书》,汉、班固(32—92)著、100卷
《后汉书》,南朝宋、范晔(398年—445年)著,120卷
《三国志》,西晋、陈寿著(233年-297年),65卷。
《晋书》, 名乔,字玄龄等人合著579-648818日),130卷。
《北史》,唐、李大师(570-628),及其子李延寿(生卒不详),100卷。
《旧唐书》,后晋、刘昫(公元887——946年)等人,200卷。
《新唐书》,宋、欧阳修(1007年-1072年)、宋祁等著,225卷。
《辽史》,元、脱脱(1314年-1355年),蔑里乞氏,116卷。
《金史》,元、脱脱(1314年-1355年),蔑里乞氏,135卷。
《元史》,明、宋濂(1310~1381)、王濂(1321~1373)主编,210卷 。
《明史》,清、·张廷玉(1672—1755)等著,332卷。
《契丹国志》,南宋,叶隆礼(1247年进士)撰,27卷本,。
《渤海国志长篇》,民国  金毓黻著。
《魏书》,魏收(505-572)著,130卷。
《礼记》,戴德选编的八十五篇本。
《康熙字典》,成都古籍书店影印,1980年6月一版
《说文解字》,成都古籍书店影印,1981年9月一版
《隋书》,唐朝魏征主编,85卷,有颜师古、孔颖达、许敬宗等文人参加。
《女真民族史》,孙进己,孙泓,1970-01-01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发帖际遇]: 康熙发现chljycsycq编书太累,让纪晓岚送了ta 3 两 纹银. 幸运榜 / 衰神榜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