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5|回复: 3
收起左侧

[历史军事] 灵太后(1——3)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7年5月12日 08: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5月25日 15:11 编辑

一、月含烟

迷离含芯丝方吐,恍惚带羞花著露。


红墙金瓦、富丽堂皇的宫殿中,享福的人们不一定知道世间百姓的清贫和疾苦。北魏的宫庭中,皇族拓跋氏虽然不是正宗中原汉人,可终究是这块土地上的皇权贵族。皇宫和市井并不遥远,皇族和百姓却有天壤之别。皇上想的是啥?重视的是啥?百姓想的是啥?重视的是啥?不可同一而论。
皇族们想的是自己族人的利益高于一切,是自己占有的领地和权势。天是他们的天,地是他们的地。他们让谁卧着,谁就不敢盘着。他们不可能知道平头百姓心里在想什么,他们只想知道平头百姓们能知道什么。他们不可能知道自己领地中的平民是谁,更不用说这些平民的命运了。


前言中说过的,那位被黄河水淹死的“女皇”姓胡。她是我国历史中南北朝时期,北魏的一位曾经直接掌管皇权的太后。从她出生的那一天开始,这个女人就一直在命运的不可预测和险恶的生杀之中生存。
下面,从这个悲惨的女性和她的家庭说起吧。
那是北魏孝文帝太和8年(公元484年)8月的一天深夜,在渭河以北、泾水之滨的安定郡临泾城中,宁静的黑夜突然被一阵强烈、嘶嗥的狗叫声惊起。紧接着,几乎全城的狗都跟着叫了起来。
百姓们不知道在这样的黑夜里,这种反常现象会是什么样的混乱。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们只能默默地祈求着上天,别把灾难降临到自己的茅草房中。也有胆子大一点的人偷偷地隔着破门缝向外看,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人们渐渐的发现,暴乱来自城东北部,北魏世袭武始伯胡国珍府宅方向。那里一定发生了激烈的惨杀,从那边传来了让人撕裂心肺的嗥叫。
这里距北方的蠕蠕国不远,有些蠕蠕人为了自己的幸福会突然南下,来这里杀人劫货。他们的生存斗争,总是以破坏大魏国的安定形势为结局的。
这天,真的是一些蠕蠕人乘夜打劫,想要抢劫官宦人家胡国珍的财产。他们前几天就越过黄河,躲在城外观察了好几天。在夏夜浓云敝月之时,乘着人们贪睡的时候,翻越府墙实施抢劫。
府宅的看家狗,首先给主人报了警。胡国珍急忙穿衣操枪,聚合众人。不容分说的时候,已有三四个家人被杀。生死之间,众家人和盗匪拼打在一起。
胡国珍本是行武出身,家人中不论男女,早已习惯了打打杀杀。这样的事情,他们都是经历过的。可是这次不同,蠕蠕人来的太多,又个个是训练有素的北方兵士。他们有围打男人的,有驱逼妇乳小孩的,有进入后宅查询的,有专门抢东西搬运的……,分工十分明确。
胡国珍的身边,很快就只剩下一个刚刚从京城投奔来的、姓郑的远房亲戚。虽然两人武艺高超,众蠕蠕人也近他们不得,可是两个人左冲右杀就是冲不出蠕蠕人的围困……。
交战时间很长了,两人感到筋疲力尽的时候,胡国珍示意两人边打边向内庭转去,他是要去救自己的妻子。
打到内宅,看到的也是满庭尸血,面对的全是汹汹杀气的盗匪。正在两人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的时候,那些蠕蠕人却一声呼哨,呼的一下子撤走了。
胡国珍来不及顾全其它事情,急忙到处寻找妻子踪影。却只见到处是流水般血迹和残缺不全的死尸。再看家中器物,哪还有个保全的,不但贵重物品全都不见了踪迹,就是一般旧物也被遭踏得破破乱乱。
这时,安定府派来的援兵也到了。太守很同情胡国珍家的遭遇,一声令下,众兵卒把府中内外清理一番。把那些肮脏的和可怜的,混身血迹、肢体残缺的尸体搬出府外放在一处。胡国珍无瑕与太守寒暄,太守也很理解胡国珍此时的境遇,不去烦他,带领兵卒也不告辞地回去了。


当时,胡国珍并没有一刻的消停。他与郑家亲戚打起火把,翻这找那地搜寻着妻子皇甫氏。最终在后院的柴草堆里,找到了狼狈不堪、吓得昏死过去的妻子。
他与郑家亲戚把怀孕的皇甫氏抬进屋里,点上破碎的灯烛。在零乱的地上找了丸药,塞进妻子嘴里。又胡乱舀来些凉水灌进去,好不容易才算唤醒了妻子。

妻子皇甫氏本来就要临盆,又因这阵折腾,岂能受得了这种骇人的惊吓?醒来之后,竟然觉得下腹疼痛难忍。不等她叫痛的时刻,早有一注血水从下身涌出。
郑家亲戚见状,知道是要小产,急忙出去寻找治病的郎中。
胡国珍哪里经过这样的事情,只能手足无措地在地上转。皇甫氏更是忍耐不得,混混噩噩之中,在乱七八糟的破烂堆中诞下一女。
此女生时,正是夜半时分。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突然间皓月当空,繁星闪烁。仿佛高远之处传来乐曲歌声,好象有无数车马和人丁飘然进入室内。随后,女婴便呱呱坠地。
虽然是在破烂的环境中,又是不正常出生,但这小女却哭声很响亮。使慌乱中的胡国珍,不由不振奋起来。再见这小女孩眉发分明,皮肤光润晶莹,十分喜人。再细看女孩,身上习习泛出红光。反衬得屋中的烛光,微弱惨白。
不知所措的胡国珍,好像看到女孩身旁有些彩旗绫盖之类的影像,不由得连声惊呼神奇,叹息不已。
直到郑家亲戚,引着产婆回来。那产婆刚跨进内室,也依稀看见半空中一些恍恍惚惚的景象,竟惊得看呆了。胡国珍连叫她几声,才从梦一般境地中醒来。她忙不迭地奔向床前,照料孕妇和孩子。很麻利处理了小女孩,又细心地清理了皇甫氏的身体。然后站在孩子身边呆呆地看着,心中终不免引起著多狐疑,说不清那些眼前晃现的怪异现象。
当时,北魏有一个术士名叫赵胡,因通晓相术易经和天文地理,是个很有名望的人。说来也是巧合,这产婆正是赵胡之妻。回去一说如此这般,赵胡记在心里。寻着小女百日那天,有意来到胡府,目的是要看一看这个神奇的小女孩。
偏是胡国珍也正想让他给算一卦,两人见面不谋而合。赵胡进到胡府家中,胡国珍令人抱出小女,让赵胡为女儿看相。
赵胡推算了半天,把她的生辰八字看了又看,再看看小女孩的面相。然后神秘地把胡国珍拉到外屋,单独对他说:
“贤女有大贵之表,方为天地之母,生是世人之主。”
胡国珍莫名其妙地问:“寻常之女,岂能如君所言?”
“此女生时是丁卯年、己酉月、乙巳日、癸亥时,天干、地支皆为阴。女人为阴,合属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又有明月当头,是为阴正,乃天生女主之像。以此推算,日后必有大贵。定在万人之上,当为一国之母。所行事业可上仰天地,下撑庶民,受万众崇敬。只是阴重无阳,时逢主国大业,偏遇盗贼侵宅,血腥之中诞生,恐怕……”
赵胡说到这里,便不再往下说了。
胡国珍急着想听,便接着问:“请先生讲个明白,也让在下心中有数。”
赵胡慢悠悠说:“福星大,灾星也大,恐怕不得善终。”
胡国珍紧接着问:“可否破掉灾星,让女儿今生无恙?请先生给指个路子。”
“星月罩身是天意,人不能破。切记,今天所说之事决不可让第三人知道。”
赵胡说完,不再理会胡国珍。也不再见众人,又进屋看了看小女孩后返身走了。他走到门口回头对着众人,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居于高,乱留叉,失正气,终荣幸。”
胡国珍上前问赵胡说:“此话又当何讲?”
赵胡不理胡国珍,信口说道:“此女易生,此女难生。”
胡国珍对这些话不甚明了,心中产生一片狐疑。想着赵胡的话,又喜又怕又说不出口。他只能一再地嘱咐众人,好好地抚养小女,凡女儿之事一律由他亲自过问才行。众人都以为他是出于爱女心切,才这样安排的,更没有谁在意这个小女孩今后的兴衰之事。
后因北方蠕蠕国大举兴兵,越境犯边,公然侵犯北魏疆土。胡国珍奉朝庭圣旨带兵戍边,出征打仗一去两年。女儿的事,自然也就渐渐淡了下去。可是蠕蠕人和胡家的怨仇却越来越深,蠕蠕人发誓要灭掉胡府满门。


胡家女儿自幼长得靓丽超人,却常常突然之间就会得一些不知名、不曾见过的怪病。过一段时间,不知是什么时候,也不知是吃了什么药起的作用,会突然好起来。弄得不明不白,莫名其妙,又不知所措。
小女孩的病不像其他人那样随着寒暑易节,外感风邪,或因冷热刺激等原因而发病。有时,医生也没有办法。
一岁二个月重阳节时,大家正在高兴,小女儿突然高烧。多少医生也看不出什么结果,只好乱投医,乱拿药。第二天,却又在不知什么原因,已经病好无事了。看护孩子的奶娘、丫环常常被小孩子弄得心惊肉跳,时时刻刻不敢疏忽一点。
快到两周岁时,看孩子的奶娘为小女换衣服。身体还未动,头刚转过去。就不知从那里下来一条叫做“五步倒”的青蛇,正好掉在孩子身旁。吓得奶娘嗷嗷叫着,不顾一切地把那条毒蛇甩了出去。奶娘的手被蛇狠狠地咬了一口,待众人过来时,她已经倒在地上。那条蛇的毒性太大了,是人们传说被它咬后活着走不到五步的毒蛇。没等医生来到,奶娘已经断了气。皇甫氏十分悲痛,送给奶娘家70两银子,还多次到家中去拜访。
没几天,又有一个伸开肢爪有拳头大的毒蜘蛛,突然出现在孩子脑袋的上方。把屋中的保姆、丫环吓得赶紧抱着孩子跑了出去。待男家丁进屋时,却一切如旧,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接二连三地惊吓,皇甫氏不得不增加看护孩子的佣人。每天都要四五个人互相轮换着看护小女儿,也还是经常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虽然不容易,但胡女长到五岁时便已显出秀色殊丽,姿容不俗。更兼聪明绝顶,具有柔性之刚,纯金之韧,又十分会哄人。喜得胡国珍夫妻二人常常抱不舍手,家中佣人也是个个见了,个个爱。
这渭、泾、洛水之间的土地上,曾是炎黄二帝的发源地,本来就神奇辈出,看胡女那秀丽的眉目极像画中黄帝身边的御女形象,母亲偏又姓皇甫氏,所以有些使女家人常戏称她为皇女。人们叫她,她也答应,好像她本来就叫皇女一样。
儿间些小事,能见大心结。
有时丫环玩笑对她作朝拜的礼节,她会自然地做出高昂身姿摆一摆手,或说:“免了吧”,逗得大家开心。
一次,她看着乳母怀中抱着的小妹妹十分可爱,对着小女孩发了好长一阵子呆,然后跑到母亲皇甫氏跟前问:
“小妹真好玩,是从哪儿来的?”
皇甫氏正在房中纺线,见女儿来问,便戏称说:“是捡来的。”
又求母亲说:“在哪儿捡的?再捡一个呗。”
“娘没功夫。”
“那我去捡。”
“小孩子看不到,只有大人才能捡到。”
“大人和小孩有啥不一样?”
问得皇甫氏答不上来,只好告诉她:“是娘生的。”
“怎么生的?”  胡女还是不放松地问。
皇甫氏说:“你大了以后就知道了,小孩子不要问这些事。”
“小孩子为啥不准问?”
“这是大人的事。”
“咋不让小孩知道?”胡女反倒要问个究竟。
皇甫氏不耐烦地说:“是坏事,小孩子不准学坏。”
这一下,胡女反倒抓住了理,继续问道:“是娘做坏事,才有小妹妹吗?”
“小孩子不准乱说话!”皇甫氏红着脸,立起眼睛说她。引得旁边陪着做活的丫环们抿起嘴偷偷地笑。
胡女还是不放松地说:“娘多做点坏事,多有些小妹妹。”
皇甫氏只好闭口不言,召唤新来的小丫环带胡女去外面玩。小丫环是刚刚买来的,只大胡女二三岁,两个小孩个头差不多,也很投缘。
管家胡妈看不上她,叨咕说:“这么点的小孩买来干啥,除了吃饭,一点活都不能干。”
皇甫氏听她说了多次,对她说:“别指望她干活,让她陪着小姐玩就行了。”
胡妈说:“花了那么多钱,就为让她来玩?”
皇甫氏说:“这孩子太可怜,再说,也是为了让她有口饭吃。”
小丫环愿意和胡女在一起,她会像小姐姐一样照看她。两个小孩子连蹦带跳地奔后院去了,那里是她们经常去的地方,有她们自己的小天地。
谁知这一次却有些不同,她们常玩的地方被一堆大原木占据了。是因为胡家要在后院新建住宅楼和小花园,工匠们临时放在那里的。小丫环因要去房间为小姐取绣包,玩时用,让小姐等一会。小姐没有在原地等,说去后院等她。说来也怪,原本堆原本码得结结实实的,却在她刚到跟前的时候突然倒塌下来,扎扎实实地把胡女砸在下面……。
小丫环正从屋中跑过来,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吓得哇哇哭着大叫起来。
皇甫氏和佣人们跑过来,也吓得目瞪口呆,急忙唤来工匠搬开大原木……。
只见胡女正爬在大原木的缝隙中、一个小小的空间里,一动也不敢动。佣人们急上前抱起孩子,皇甫氏和众人忙检查小孩的身上,却又让人惊喜一番——女孩毫发无损。胡府上下又是祈祷,又是祝福,也免不了一番劝慰,一番叮嘱。
这样的事多了,胡家也不奇怪、习以为常了,只是小心留意而已。胡女还是和小丫环一起院里院外地玩,小丫环对小姐说:“我家还有个才一岁的小弟弟,比你小多了,可老实了,还好玩。”
胡女说:“你快回去,把他带来,咱们一起玩好吗?”
小丫环摇了摇头,把嘴紧紧地闭上不说话,眼睛里忽闪着大大的泪珠。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BC0cw 禁闻视频 t.cn/RJJZmv0 好多年前,我在上海本地某论坛混的时候,去过那个网站,整整一层楼面办公的都是管理员,专门删贴的。网络是智力密集型行业,在中国却是劳动力密集型的。   发表于 2018年5月14日 04:21
[发帖际遇]: 刘邦打了个喷嚏,有雨点落在chljycsycq 身上 ,恶心但值 1 两 纹银.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释放 发表于 2017年5月14日 17: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楼主的帖子,我只想说一句很好很强大!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小鱼悠悠游 发表于 2017年5月14日 17: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神贴,后面的看官请保持队形~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