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1|回复: 0
收起左侧

濊和貊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7年6月20日 15:4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6月20日 15:49 编辑


和貊


濊,是中国东北古老民族之一。先时居于东北平原中南部,后逐渐东移。
有人说:濊在夏商时,居于古青州,现河北,属东夷的一个部落。周灭商时,濊族被迫向辽河流域上游迁徙。
这种说法,应该是有所来由的。依据是:远古时,确有部族从中原来到东北。但夏商之际和商周之际,主要是中央政权的战争引起的人事流动。这种战争的焦点在于中央,不在地方部族方面。这样的历史时态,不能引起大规模的人口流动,不能形成部族式的迁移。再说,东北古代部族迁移,主要流向是向南、向西的流动。这样长距离的大部族逆向迁移实在很少,是与正常人口流向违背的。如果是商周之际迁移而来,一定是商朝后人往祖籍地返回;那么,他们一定是箕子那帮人,他们已经是合法的古高丽人,用不到再立濊族。大规模的人口迁移,只能在秦统一中国的时候。因为那时的战争主要是各诸侯国之间的战争,是人民之中的战争。且秦国有迁移各国贵族和政要的事情,外逃流向东北的人口一定不少。但这时的人口流动主要是分散型,缺少大头领带队的部族式迁移。
濊人从西向东北的迁移,一定是不正常的迁移,也一定不是商周之际的迁移。所以这种说法有可靠一面,也有不可信的一面。
《史记·五帝本纪第一》载:尧“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到舜的时候,“乃流四凶族,迁于四裔”。
四凶族,《史记》所说的“不才子”。包括:帝鸿氏后代一支,少皞氏后代一支,颛顼氏后代一支,缙云氏一支后代。都是“天下恶之”的不良后代。他们分别被发配到中国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边区,其中发配到东北的一支部族,应该是帝鸿氏后人。
说是他们的理由:一是,帝鸿氏是炎帝后人,他们多居住在中原的东方,现华东、东北地区等。发配时,只能把他们再向东北迁移,不可能让他们通过中原再到别的地方。二是《史记》中说:他们“掩义隐贼,好行凶慝,天下谓之浑沌”的“不才子”。这些特点,很像中国古代文人贬义下,描述的东北人特点。
迁往东北的这支部族,是一支由众多人组成的部族。他们从原住地流放到东北,只能在东北地区挤出一块土地。因当时,东北已经有肃慎、鲜卑、朝鲜等民族和部落,所以他们只能在东北的中南部落脚。这一支部族,可能就是我们所说的“濊”。
濊,是古代中原汉人在写史料时,使用的字,一直延续至今。是古代中原人蔑视东北地方民族的一种表现。
濊的主体在东北中南部居住很长时间,与当地貊人相处很好。两个民族互通有无,互相通婚,非常融洽。


貊(貘)族:
貊,也是东北古老的少数民族之一,是息慎人南方部族分化而成。貊这个字,在有的史料中写为貉、貘等;貊族,多指居于水边的人或部族;也是古代中原文人写史料时,用于贬低东北民族的一种方法。
貊的直接意思,是一种野兽。白居易曾写过《貘屏赞》,其中,说貊这种动物是“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于南方山谷中。寝其毗辟瘟,图其形辟邪”。
《山海经·海内西经第十一》载:“貊国在汉水东北。地近于燕,灭之。孟鸟在貊国东北,其鸟文赤、黄青、东乡”。
此汉水非长江支流,是辽水。貊国曾几度亡故,被燕灭是其一。貊国有部族与濊合拼为濊貊,也有部分部族一直独立,并在战国后期、秦汉之际,于古朝鲜国北侧成立的高氏句丽国民,就是以濊貊人为主的国家。
《孟子·告子下》中写到:“孟子曰:‘子这道,貉之道也。”还说:“夫貉,五谷不生,惟黍生之;无城郭、宫室、宗庙、祭祀之礼,无诸侯市帛饔餮,无百官有司,故二十取一而足也。……,欲轻之于尧舜之道路者,大貉小貉也……。”
这段话,是孟子与白圭(名丹)的一段谈话。其中:“貉”,音mò,既“貊”。孟子用貊国因实际情况而确定的国家管理方式,来说服白圭,让他采取不同于貊国的更好的国家管理方式。
孟子说:白圭现在的方法,是貊国的管理方法。貊国不产五谷,只产黍,没有城墙、宫殿、宗庙和祭祀礼仪,无其衙署官吏及集市贸易等正常生活。所以向百姓征收二十分之一的税率,是足够的。……。如果你要轻视尧舜的治国方法,就按大貊或小貊的方法办吧……。
所引用的这段话,说明孟子把貊国的社会情况说得十分清楚。在孟子的时代,貊国已经很成形了,国家税收是百姓收入的二十分之一。
显然,貊这个国家,至少在夏商周时代,就存在于东北中南部。他们依水而居,分为大水貊、小水貊等部。貊人是从息慎南部的部族,过松花江北流段以南的地区,逐渐分化出来的。他们主要生活在辽河和鸭绿江流域之间的土地上。由于他们的生活条件所限,貊国的管理方法很简单。
在古代史料中,也有把貊字写作“貉”,或“胡”字连称“胡貊”的。有时,也泛指貊为北方民族。
《诗经》中的《诗大雅韩奕》载:“溥彼韩城,燕师所完。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经国,因以为伯”。
此说,显系周之后的事。受王锡的韩侯统一了貊等百蛮,“因以为伯”。
《山海经》中,有貊国。说这个国家“地近于燕,灭之。”是很准确的。
《周礼》,“九貉”。应该说,貊在中国古代也是很爱重视,并且部族种类很多的民族之一。


濊貊
约公元前1800——前800年左右,夏商周之际,肃慎南部的部分部族分裂出去,成为貊。而后,濊、貊两族逐渐迁徙在喜都(今长春)附近,融合成为“濊貊”。
濊貊先是依附在肃慎的势力范围内,受肃慎国王管辖。肃慎国把濊原先的驻地改为德惠(得濊), 把"喜都(现长春市附近)"改为"合龙(合隆)城"。
西周时代,濊貊族曾是周朝的附属部族。春秋时期,齐桓公曾经向东北发动过对濊貊的战争。
战国时期,濊貊族从事农业和渔猎业,黍成为濊貊人的主要食粮。此时的濊貊族进入原始社会晚期,过著定居生活。后来在东北地区建立政权的夫余和高句丽,就是在融合濊貊等东北区域民族的基础上形成,发展起来的。
到战国末期,濊(也有称为惠的)貊在辽宁北、吉林南部建国。既所言,折叠濊貊立国。
两汉以后,这些濊貊部族的人,逐渐与肃慎人融合,最后成为邑娄人或勿吉人。因该地区政权变化频繁,濊、貊人多次受到打击,一部分濊貊人继续东迁,至朝鲜半岛东北部、沿海地区。特别是北魏以后,濊貊人定居于乌苏里江东侧,临海而居。
《三国志·卷三十·夫余传》载:“今夫余库有玉璧、珪、瓒数代之物,传世以为宝,耆老言先代之所赐也。其印文言‘濊王之印’,国有故城名濊城,盖本濊貊之地,夫余王其中,自谓‘亡人’,抑有似也”。
是汉兵在故夫余国的官库中发现了“濊王之印”,并表明“国有故城名濊城”。
古濊城,可能位于现吉林省吉林市西南部附近,是秽人的主要活动地区。史料载,周成王在洛阳召开成周大会时,东北的肃慎、秽、良夷、高夷、孤竹、不屠何等都曾到会,其中就有"秽"国。良夷、高夷应该是九夷之内的民族,孤竹、不屠何都是位于辽河以西的国家。

濊貊人中最光辉灿烂的历史,应该属于句丽时期。句丽国中主要的部族人,应该是濊貊后人或直接的后裔。句丽为国七百多年,在东北地区写尽了辉煌,让颇大的隋、唐帝国都曾败于句丽的雄风之下。

《三国志·卷三十·传》载:南与辰韩,北与高句丽、沃沮接,东穷大海,今朝鲜之东皆其地也。户二万。
这是在三国时期的地域范围。“今朝鲜之东”,是指汉设置的乐浪郡内的朝鲜县以东,不是古朝鲜,更非现朝鲜。
无大君长,自汉已来,其官有侯邑君、三老,统主下户。其耆老旧自谓与句丽同种。其人性愿悫,少嗜欲,有廉耻,不请【句丽】匄。言语法俗大抵与句丽同,衣服有异。男女衣皆著曲领,男子击银花广数寸以为饰。自单单大山领以西属乐浪,自领以东七县,都尉主之,皆以濊为民。后省都尉,封其渠帅为侯,今不耐濊皆其种也。汉末更属句丽。其俗重山川,山川各有部分,不得妄相涉入。同姓不婚。多忌讳,疾病死亡辄损弃旧宅,更作新居。有麻布,蚕桑作绵。晓候星宿,豫知年岁丰约。不以诛玉为宝。常用十月节祭天,昼夜饮酒歌舞,名之为舞天,又祭虎以为神。其邑落相侵犯,辄相罚责生口牛马,名之为责祸。杀人者偿死。少寇盗。作矛长三丈,或数人共持之,能步战。乐浪檀弓出其地。其海出班鱼皮,土地饶文豹,又出果下马,汉桓时献之。臣松之按:果下马高三尺,乘之可于果树下行,故谓之果下。见博物志魏都赋
“曹魏齐王正始六年(公元245年),乐浪太守刘茂、带方太守弓遵以领东濊属句丽,兴师伐之,不耐侯等举邑降。其八年(公元247年),诣阙朝贡,诏更拜不耐濊王。居处杂在民间,四时诣郡朝谒。二郡有军征赋调,供给役使,遇之如民

在居住于朝鲜半岛的濊貊人中,有一部分融入句丽族,成为句丽人的族源之一。句丽灭亡后,于公元670年,句丽遗臣大长剑牟岑率众造反,其中还有濊貊人参与其中。多次的迁移,使濊貊人足迹几乎遍布全东北。
先前已经融入靺鞨的濊貊人,居住于原住靺鞨的西南侧,栗末水(松花江北流段落)之滨,称谓栗末靺鞨。到唐高宗以后,以濊貊人为骨干的栗末靺鞨兴起了震撼东北的震国,后改为渤海国。
历史长河之中,濊貊先后受鲜卑、肃慎、夫余,句丽、渤海等国驱逐,部分人分别融入这些不同的民族中。仅剩的一部遗人,后来被句丽、渤海和高丽等国挤压到东北沿海的不毛地带。
1860年,满清政府在俄国强权压制下,签订的《中俄北京条约》,迫使濊貊民族最后成为俄国居民。
濊貊人始于五帝时代,濊貊的历史,是一部逐渐融入中国东北各民族的历史。濊貊人本是中华民族的一支骨肉,现在是一个被过继给别人的孩子。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