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0|回复: 0
收起左侧

河图和洛书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7年6月25日 09: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7月3日 19:28 编辑

河图和洛书


《易》·系辞说:“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河图与洛书既是圣人的法则,那么,我们普通人怎么会轻易舍弃呢?
谈说八卦和易经时,是很难把它们与河图、洛书分开的。也许朱熹的看法有一定的道理,即使不把河图、洛书看成“天地自然之《易》”,河图和洛书也与《易》一样俱有对八卦同等的说明内容。河图和洛书出现的时间多有争议,但不管哪一个说法,肯定是很早的事。从二者的形式看,一定是在文字出现以前的东西。
河图和洛书的表现形式较简单,但其内含是很丰富,是纯粹的数学表达方式。河图和洛书也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辅相成的两个有机体。正像前人所说,河图与洛书共同旋转,形成太极的图像,然后太极生八卦。总的说,二者是互相说明,互相补充,又互相独立,各成体系;一个以地出面,一个以天表示,也一样是立体成像;更多一层的意思是,那种深奥的数字和数学关系。


㈠ 、河图


多种史料都说,伏羲时,有龙马驮河图出于黄河。于是伏羲氏以河图为基本,创制出先天八卦。可以说,河图是自先人“结绳记事”以后,华夏民族最先给人类留下,说明社会与自然基本规律的直接信息资料。
河图是人类早期的产物是无疑的,但它与八卦谁在先、谁在后?是不容易确定的。先人结绳记事,说明我们的祖先对数的概念是极早就开始了的,并且是用数来表达行为意愿的。但出现表示阴阳的数字,则应该是晚一些时期的事。河图上的黑白园圈不管表示什么,都很像那绳子结出的纽扣,用它表示某种事物,应该是古人很容易办到的事。总之,河图和八卦一样,是人类早期出现的。


图中各数安排的位置很有研究,中数5居中;阳数1、3、7、9位置在上,从左至右旋转有序;阴数2、4、6、8位置在下,从右至左,与阳数对称。图内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其方向和顺序,明显与太极图的位置相同。
图中数字: 16273849510,两两对应,阴阳相附,互相依从。而北方正位置上的16分别为阳正和阴正,有名正言顺的意思。5和分成两个510居中,突出了事的中位。从中央向外衍的其它数字分列四周,似乎在告诉人们,天下气物各有其数,各占其位,尊规循矩,定数成行,基本属于原始性排序。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27.tmp.png

1、河图先于文字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28.tmp.png我们现在看到的河图只是一个阴阳数字的图,无文字记载,而《后汉书》中说:“《河图》曰:‘赤九会昌,十世以光,十一以兴’,又曰:‘九名之世,帝行德,封刻政。’”从这句话看,似乎河图原先有文字附注,其文字显然是说数与世之间的昌盛、行政等关系。但仔细研究,会很清楚地看到:这些语言的内容与河图配不到一起,明显是后配上去的。
很明显,河图与文字不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是先于文字而产生的,从它把简单符号连起来的形式看,甚至是产生中国文字的基础之一。
河图之中有大一之实,也有两仪、有四像、有八卦,还有天地之数、大衍之数,还有与太极球图像等同的各种卦象、卦位。当然也可以加进挂一、分二、像三、揲四、归奇的筮术。图示越简单,越可以有更多的解释方法。


2、河图是表地、属阴的

按先天八卦之数,可以找到天、地、泽、火、雷、风、水、山的概念。河图四方,阴数占主位,很明确的地之像。(见图11)
河图是四方形,明显应地方之说。特别是中间,阴10对中数阳5形成合围之势,上遮下掩,突出了阴为主。其中东和北,更是阴仪一片。6为阴正,居于面南之势,有主正之态势。南和西虽然阳数为大,但阴2与阴4 占主位,又有中间的阴10呼应,分别抵消了南方阳7和西方阳9,其阳数不占上风。显然,河图中全篇以阴为主,是要从地的角度说明问题,表示宇宙之间的相关规律的。之所以阴阳相配,是应天地万物到处都含有阴阳之说。


3、河图带有明显的数的含义

从另一个角度,既人的社会性方面说,河图中每方都有阴阳,是阴阳对立统一的象征。四方和中央的阴阳两数相抵,其差数皆为5,与人的5指、5趾、5体……相对应,突出5的概念。其中南、西为阳5,北、东和中为阴5。古人很重视5这个数,以5 为中数。“四书五经”处处有“中正”、“中佣”的概念,古官名常以“中”为官的正职,军队以中军为主。
河图中,10为中数,且分成两个5,也是突出5的中数概念。中是阴阳之交,为人,是阴阳相通的,立地为本,与四方相通的。
5为表现的中数与每边阴阳两数相加,分别是7、9、11、13、15,都是奇数,为阳、为天,补充了阴阳关系,提示了阳的存在。这些数形成了一个以2为公差的等差级数,数字分布和安排很巧妙。图中,阳数除中数5外,1、3、7、9的顺序和阴数2、4、6、8、的顺序,以及阴数和阳数的位置和方向,都与太极图中阳仪和阴仪的位置和方向完全一致。这样的一致决非偶合,是古人精心测划的。如果“伏羲得河图”是真的,那么,我们对中国古人的数学和数字水平估计得就太低了。
  “大衍之数五十”,是自然科学的像实写照。河图中的大衍之数,是按照自然之数科学排列而成图,对应四方、四季。数字排列有明确的动向性,顺时针方向的运动性。除有天地的内容之外,还有先后的时间概念。其基本内核,是以抽象的数字来说明人世中的常规哲理。数字排列和组合的巧妙,也明确告诉人们,河图对应着先天八卦。
这里有一个现象是值得研究的,它把10分成两个5,在这个图中出现了十一个数,再加上含着的10,应该是十二个数,与实际的十个数相对应。又用黑圈和白圈表示着阴和阳,很容易地让人想到十天干和十二地支。古人传:“黄帝命大挠作甲子”,“容成作历”,“隶首定算数”……  说明,在黄帝之前就有写书、六十甲子、历法、算数等文化底蕴,到这时,已经到了社会发展必然要应用甲子、历法、算术的时候了,所以黄帝才能安排专人去作这些事。否则,在那么一个历史条件下的他,怎么会想起让人作这些“虚无的事?那时的“算术”是什么样的数学?
另外,古书中还说6是阴的中数,从图中也可看出阴6与阳1结合并非偶然。说明阴的中数是与大一相提并论的,大一是至高无上的阳,6是阴的中数,是阴正,是阴的原本。二者结合是世间万物之始,是衍生万物之源。
我们知道, 这1、2、3、4、5、6、7、8、9、10十个数字,无论怎么排列都会出现很多计算方法,其结果,也就是得出的数值也是无休无止的。我们没有办法把众多的计算方法和众多的数学关系,以及它们最后得出的数字结果一一说出来。看来,先人是明知这种情况的,所以把这种数学的神秘性隐藏在河图之中,也是一个可能的结果。也许在那个远古时代,人们就已经掌握了很深奥的数学原理。
各种迹象都可表明,河图是表地的。可以说,河图中的含义也是十分深远的。




㈡、洛书


大禹治水时,有神龟背负着一张神秘的图,从洛水中浮出。又给人们带来了祥瑞,后世称之为“洛书”。如《山海经》等书中所言,从此开始,夏人出《连山》,商人出《归藏》。到周文王时,如《史记·卷一百三十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周文王又“洛书”及夏商两朝的相关经验,推演出“后天八卦”,归结出流传后世的《周易》。这“三易”之法,极大地推进了华夏民族思维的发展和进步把盲目的社会发展推向有序、有计划的社会发展阶段。
洛书也称龟书有人说是刻在甲壳上的图象
洛:《康熙字典》解:“洛之为言绎也,言水绎绎光耀也”。古洛字写为上各下水,表示不同的水相聚。
书,不同于契。书是笔写的,契是刀刻的。
书也不同于文,书有写的意思,也有成卷的意思。文是成系统,成规则,成体系的字。古时的文,应该与纹有关。古人结绳记事就是一种文,观鸟兽迹仿其形,或用八卦中阴阳爻表示某种意思等,都是一种文字形式。以此造字,以字成文,以文蕴书。
洛书的图示,明确表现出它的立体性,这个图应该是三维的立体图。其中四方的直线性与四角的斜线性,形成鲜明对照。表现了地上四方四隅,也表现了天上一周天与中央园形的空间结构。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29.tmp.png
现在看到的洛书也和河图一样,只有图形,没有文字。其出处多有人说,也多有说法,如:有人说出于伏羲时代,有说出于黄帝时代,也有说出于大禹时代等。



1、洛书是补充河图的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2A.tmp.png洛书之中也离不开阴阳,离不开中国地理地貌的本质。它的南方是阳9,最大的阳数,北方则阳数最少。相反,南方阴数最小,而北方阴数最大。且东南西北四方四隅的阴阳数全相等,都是15。同理,北东方阳小于南西方,而阴大于南西方向。阳数中间为五,像个顶,与周围的阳数形成天。四角的四个阴数是说地有四方,支承着天。
阳数居正位,特别是大一,坐北朝南,仿佛皇帝,独居正位;其右大于左,面对大众之数9。中数5仿佛天罡为正,很像朝庭和社会的图示。从图中的含意可以看出,洛书的内容要比河图的内容更理性化,具有明显的社会意识性,所以它的内容解释也必定更加复杂。
其中,5数居中,为阳,而1、2、3、4、6、7、8、9八个数字环绕,整个图形是园的表现形式,应天园之说。
书中没有阴10,去掉了最大的阴,则明显突出了阳,突出了9数为最大的数。说明洛书是以天为主而说话的,它重视的是天、是阳。
河图和洛书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突出一个“数”的概念,是用数来显示或表示世间的一切。《汉书》说:“自伏羲画卦,由数起,至黄帝、尧、舜而大备,三代稽古,法度章焉。”又说:“数者,一、十、百、千、万也,所以算数事物,顺性命之理。”说明数是世间事物之始,是成为事物的本源,任何人或社会行为、思维等的基础都是由数而来的。
还说:“一曰备数,二曰和声,三曰审度,四曰嘉量,五曰权衡。参五以变,错综其数,稽之于古今,效之于气物,和之于心耳,考之于经传,咸得其实,靡不协同。”其中“参五以变”是指天像星宿而言,突出了河图与洛书、以及八卦对天地的依赖。
《后汉书》说:“故求度数,取合日月星辰,有异世之术”。古人认为世间行事以度为量,其数所取依赖日月星辰的天像所决定,如果这样做,将有不可限量的超能力量;所以他们办事要预测,要算算命运。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2B.tmp.png河图和洛书一样,“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二者以数学模式展现出来,也真的是让世人对中国祖先的一个费解。可以说,河图与洛书是中国文字发明以前的“易经”,是后来的“三易”之“蕴”,是告诉世人八卦如何预测人生事理的基础理论之作。《周易》中,很重视数的论说,甚至测定吉凶也用数来决定,其源明显是与河图、洛书相关。河图对应着先天八卦,洛书对应着后天八卦。
洛书中(见图12),以阳数1、3、7、9为四方,以阴数2、4、6、8为四隅,中数5仍据中。九数相加为45,是九五之数,应着天下“九五”至尊,凡数不超过九五的说法。图中相对两方或两隅之数的和,都等于二五,既10,正应着天下“满数”10。显然,这样的安排使各方、各隅经中数至对方数的三数之和都是15,还是突出5这个中数,突出天位。中数据本位,使天下之衍数各方位数相等。
古人说:“天地之数五十有五”,又说:“大衍之数五十”。“衍”字在《说文》中解释:“水朝宗于海也”,“水益也”,今解:“延展”、“曼延”、“繁衍”等。是动态,有方向,向外的动,是水行的意思。可见,踞中、定位的中数5不是衍数,5上衍6、7、8、9、10,下衍4、3、2、1、0,上衍与下衍之和为50。
当然,还如很多人说的那样,有其它多种解释。但我们都知道, 这1、2、3、4、5、6、7、8、9的数字排列游戏是永远无止境的,其数值的分列、汇总,求其和、差、积、商等结果更是无止境的……。所以,那些没有止境的数字技术就不在此多说了。               
洛书之中没有10,也就是说无“满数”,很像天。也许在说,洛书中所示非天下之全部。还是如太极图中所说,要用三维视点看问题。阳数为天,占据四方,阴数为地,占据四隅。很像是一个天盖,下有四个柱。其中,四柱分别为2、4、6、8四个阴数,这是一个立体图。如果真像古人所说:“黄帝得河图”,商人用它写“易”,那么,它一定是在告诉人们,要用三维视点分析八卦中的太极图。
古人把河图和洛书与龙马和神龟联系在一起,也不无因由,这两个图的形象就很容易让人把它们联系在一起。


2、意理性的洛书

四个阴数2、4、6、8竖向排列,象征大地,很像地上隆起的山,支撑着四个阳数组成的天。还是以像实的形象演示着八卦的内容。
有了这么多丰富的测应资料,“三易”之作,特别是《周易》作品还能不出世吗?《淮南子》一书中的:“四极”不可能与此毫无关系。其中关于:“断鳌足以立四极”明显与洛书所传内容相关。其中的“鳌”便是我们所说的龟,也正是应着洛书中图的形状。可以断言,洛书中2、4、6、8四个形象是表示立体状态的,是古人概念中的四极,也是八卦中的“四柱”,顶着的是天。
八卦测算人生,常用“四柱”。洛书中的四柱所说明的正是四柱定天地、定人生的理念。把河图与洛书的内容结合起来,才明白:正是它们教会了后人用这些方法,特别是利用数字来测算人生和社会事物变化的吉凶。
洛书的大一、两仪、四像、八卦虽然与河图不同,但其本质是一样的,更有着比河图还丰富的内容。它表明了伏羲氏的八卦是立足于地,超出于地,构成“天架”的,是超自然理念的,是人们认识社会和自然界的抽象科学。



㈢、河图与洛书的共性


南北朝刘勰所著的《文心雕龙》中说:“若栖《河图》孕乎八卦,《洛书》韫乎九畴,玉版金镂之实,丹文绿牒之华,谁其尸之?亦神理而已“。
“河图”和“洛书”这两个图,最基本的一点,都是用数学概念和原理来说明问题,用数字来表现某种事物。把数字与人类社会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赋予数字深刻的社会含义;是我们的祖先在人类历史上,首先把数字引入人们的生活和生产实践中。比如:1为天数,2为地数,3为成数,4为全数,5为中数,6为顺数,7为巧数,8为背数,9为大数……。可以说,用数字和数学关系式说明人类社会,是河图和洛书的基本精髓。
《易》说:“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地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非天下之至变,其孰能与于此”。在说卦传中又说:“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
古人认为,数字中,每个数都有自己的意义,其中:

1、 数生于一,是数之始也,物之极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古人认为是:有的开始,也是:诚也、均也、正也、极也、纯也、同也、全也,等意思。《说文解字》:惟初大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易·系辞》:天下之动贞夫一也。《老子道德经》:天得一以洁,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也有《易》中所谓“大一”的意思。

2、 偶,地数之始。是两、双……等意思。《老子》:“……二生三……”。

3、 三,天、地、人之道也。三是包含了天、地、人三才的,是以阳之一合阴之二,次弟重之,其数三也。《老子道德经》:“三生万物”。 《史记·律书》:“数始于一,终于十,成于三”。也有“重复”的意思,也叫“成数”。

4 、 汉字四,《康熙字典》中解:四字为囗中有八,“囗,四方也,八别也;囗中八象,四分之形。阴数次三也,倍二为四”。

5、 《康熙字典》、《康熙字典》:中数也,古写为“×”字。河图、洛书中把五列为正中,其它九数都是它的衍数。

6、 《说文解字》:易之数,阴变于六,正于八。三两为六,老阴数也。

7、 《康熙字典》、《说文解字》等:“阳之正也,从一”。七、变者、化也。凡变,七当作匕。七是变化之数。

8、 《说文解字》等书籍:别也,分异也,象分别相背之形。是“阴之正也”。有:分开相,数之八,两两相背是别也。

9、 《说文解字》:阳之变也,一变七,七变九,九变者究也。也有“算法”的意思,曰:九九。九之为言多也。阳九厄也,阳厄五阴厄四,合为九。

10、 《康熙字典》、《说文解字》等:数之终也,十数之具也。传统写法“+”,其中—表示为东西,丨表示为南北,—丨相交,又有中点,则四方中央具矣。还说数生于一,成于十,是满数的意思。


在此基础上,“河图”和“洛书”还有以下六个共同点:
1、以数为媒,以●和○为符号表示阴阳内容,对应自然数字;同是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五位相得,而各有合。
2、都是中数5居中,阳数1、3位置和顺序相同,特别是大一坐北朝南,仿佛皇帝面对着左右臣僚和百姓,是一个明确的社会结构。
3、从一至九数,各属一方,配置有序;每数虽然点数不同,却都是从一而起,实“贞夫一也”,各数对立统一,含动也。
4、中数5呈十字结构,说明它自身就是一个小体系,又有中央四方;其它各数都是它的衍数,分别分列于四方或四隅;包括两分以后的10也被置于衍数的位置,突出阴阳之交,突出人的概念。
5、阳奇、阴偶,两仪清楚,四像分明,如含八卦。
6、阴阳巧配,奇偶相关,各数之间数学关系复杂,抽象概念广阔。


不管河图与伏羲氏同时代也好,洛书与黄帝同时代也好,总之,它们是远古时期的事。它们与八卦是同期,还是不同期?如果不同期,是早,还是晚?有一点是可以认证的,那就是:河图与洛书同八卦一样是在文字发明以前出现的,所以才用符号来表示。《康熙字典》说:“黄帝之史仓颉初造书契,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既谓之字,著于竹帛谓之书,书者如也”。而“契”是指“刀刻简上为契”。其中,河图为图不为书,洛书是图却名为书,显然是因为它们既属于象形之文,又是著于物品之上的缘故。所以,不管是图、还是书,都必须从象形的角度上去理解和解释它们。
河图与洛书中只有圈和一的符号,没有丝毫文字迹象,且内容与八卦紧密相关,只能说明这两个图与八卦出自同一个时代。关于龙马和神龟的传说,完全可以不再费神去研究,不过是从图中形状及内容演绎出来的美好、神秘的想象而已。种种迹象都可看出,河图和洛书与八卦都是同宗、同源,为着同一个目的,互相解释、互相说明、互相补充的相关作品。
显然,河图与洛书的内容决不单单是我们想象的与八卦内容等同,它还包括有自然科学在人类社会发展初级阶段的自然科学内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