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5|回复: 0
收起左侧

铁骊与铁利,二者南北相距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7年7月15日 09:2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7月15日 09:26 编辑

铁骊与铁利,二者南北相距



铁骊国的地理位置:

铁骊也叫铁离,位于松花江东流段以北,黑龙江以南。
《契丹国志》、《辽史》、《渤海国志长篇》等史料虽然都对铁骊国有所论说,但为慎重起见,还从如下四个方面再来论说一下:


第一、从邻国位置看铁骊位置
《辽史》卷二、本纪第二,太祖下载:天显元年(926年)二月,“丙午,改渤海国为东丹……丁未,高丽,濊貊、铁骊、靺鞨来贡”。这是相邻两天之内发生的事件,说明铁骊和这些国家,及渤海国、辽国等同时存在
那么首先弄清辽国、渤海、高丽、濊貊、靺鞨等有关国家当时的地理位置,铁骊国的位置不也就清楚了吗?
辽国,其地界当时是很明白的,北面是室韦,长期未变。东渤海国,也未变。但随着时间变化,辽的国界是逐渐向东移动的,从辽河逐渐转向松花江北流段,再到拉林河至牡丹江一带。西方则远了,从燕北发展,直到现在的新疆。南方先后从营州向南,直到黄河流域以南。
渤海国,曾“尽得夫余、沃沮、弁韩、朝鲜海北诸国”,“地直营州东二千里,南比新罗,以泥河为境,东穷海,西契丹”(《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四,渤海传)。到辽天显元年,其南部、西部已为辽(契丹)国所有,只到太子河以北的地方。东穷海,西契丹是不会变的。北部因没有再比它强的国家,所以其北界不应变化,必然是夫余北界。《后汉书》、《三国志》等书都说夫余“北有弱水”(应该是若水),这里的“弱水”,指现在的松花江东流段。《渤海国志长篇》中,也表述渤海国的北界在松花江至黑龙江下流段。——渤海国的北界是松花江东流段无疑。
室韦,一直居住在大兴安岭、嫩江、呼伦贝尔草原一带。到辽时,室韦众多部族在嫩江流域已生活近千年。《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室韦传载:“室韦,契丹别种,东胡之北边,盖丁零苗裔也……地据黄龙北,傍峱越河(嫩江),直京师东北七千里,东黑水靺鞨,西突厥,南契丹,北濒海”。室韦生活在嫩江流域这一点,是《魏书》、《北史》、《新唐书》、《旧唐书》、《辽史》等书中所共同的。《旧唐书》和《新唐书》室韦传中还说:“峱越河东南亦与那河(唐时名,现松花江)合,其北有东室韦,盖乌丸东南鄙余人也”。峱越河是嫩江,北南走向。那河是唐时松花江东流段的名称,西东走向。乌丸遗人居于松花江北,靠近着傍嫩江流域的室韦人,所以才被称为东室韦的。显然,室韦一直生活在呼兰河西的松嫩平原上。其北到“北海”,南契丹,西是突厥、回纥等,都是公认的史实。所以铁骊的位置,只能在其东侧。
靺鞨,在《旧唐书》“黑水靺鞨传”中写为:靺鞨界“北室韦”。史料中所述的“黑水靺鞨”地方,因其名称和内容一直在变化,部落在变化等,其疆界一直是不定的变化。但自唐以后,特别是渤海国强大以后,渤海已脱靺鞨号(《新唐书》渤海传),故靺鞨已具体化为黑水靺鞨。黑水靺鞨一直处在乌苏里江流域,至黑龙江下游的南北两岸是没有争议的。
高丽,已经不是先前被唐灭掉的高氏句丽,是新建的王氏高丽,其位置一直朝鲜半岛北部,其西北界在天显年间是在泥河附近,其北界位于长白山脉北部,东、西临海,南临新罗国。
濊貊,这时的濊貊,已经不是汉时的濊貊。其位于日本海西岸北侧紧临大海。在唐书和辽史中极少被说及,其中的具体题目几乎没有。说明它与唐、辽地界相距较远,关系不大,所以记载也少。对辽国来说,濊貊的距离远于铁骊是显而易见的,与铁骊位置不相邻。
这样看,给铁骊剩下的地方只有通肯河或呼兰河、黑龙江、松花江交叉的中间三角地带。


第二、史料的记载
《大金国志》《三潮北盟会编》《北风扬沙录》等均载:“女真西界渤海,铁离” ,说明铁离与女真是东西相距 。辽国把女真和靺鞨是明鲜分别的,松花江自南西方向流合于黑龙江;黑龙江北及下游段被靺鞨所踞,松花江南是渤海国。女真人在哪?很明鲜,黑龙江与松花江汇合处往西至汤旺河的三角区内,以及濒海靠近濊貊的地方。这些地方是女真人所踞,它的西面是铁骊国。另外,在松花江东流段下游南端直到长白山,也居住着女真人,西接渤海国。
《契丹国志》说:契丹“正东北至铁离国,南至阿里眉等国界”,这地方“西南至上京五千里”,以此向北“与铁离国为界”,向南接阿里眉等国。“又次北至铁离喜失牵国”,“西南至上京四千余里”。当时的“里”数与现在朝鲜国的里数相似,只相当现在的三四百米左右。所以,辽时的五千里,相当于现在的一千五百多公里左右。则从辽上京,既现在的内蒙巴林左旗南部向“次北”1200公里左右,是现在绥化等地;正东北1500公里左右,是现在的黑龙江省铁力市、伊春市到嘉荫县等地,这就是故辽铁离国所在位置。


第三、从辽国的相关位置看铁骊
辽在黄龙府设有铁骊军详稳司,说明铁骊与辽黄龙府辖区范围相邻。虽然黄龙府的位置有所争议,但基本位置应该在现今吉林省吉林市附近,大体方向是在松花江北流段。《辽史》卷十七,本纪第十七,圣宗八载:太平六年二月,黄龙府都布署黄翩等人“引军城混同江(松花江)、涑木河(拉林河)之间。黄龙府请建堡障三、烽台十,诏以农隙筑之。东京留守八哥奏黄翩入女直(真)界绚地……”。黄翩是黄龙府的大官,带领军队在两河之间驻扎,且到女真地界。说明这里是边界,是辽与女真的分界线。虽然,辽后期曾下诏改鸭子河(松花江北流段)为混同江,但他们一直沿用鸭子河的名称。所以,这里的混同江不可能是松花江北流段的地方,只能是松花江东流段的地方。因此辽国东北界在松花江东流段、拉林河一带是不会错的。那么,紧邻辽国东北的铁骊国自然居此不会太远。
军事上,黄龙府归属辽长春路部署司管辖,其西和西北由长春路的东北路统军司管辖,再西北是驻有室韦军详稳司和奚王府舍利军详稳司等国军队的西北路。黄龙府东南是长春路的咸州兵马详稳司,再往南有驻在辽州的东北路诸兵马司、详稳司等,再南是东京辽阳路诸司(详见《辽史》卷四十六,志第十六,百官志二)。长春路的责任是“控制东北诸国”(《辽史》、百官志二),其辖区是从松嫩平原到松花江北流段往东北的大片地区。在此地域内,去掉西北面的东北统军司和东南的咸州兵马详稳司,黄龙府所辖的辽国东北境就更有限了。所以,铁骊只有在松花江北、呼兰河以东,故达末娄(豆莫娄)国及再往东北的地方了。


第四、历史事件中的铁骊国位置
《辽史》卷十三,本纪第十三,圣宗四载:统和十三年(995年)“兀惹乌昭度、渤海燕颇侵铁骊,遣奚王和朔奴等讨之”,卷八十五,列传第十五,奚和朔奴传载:和朔奴“伐兀惹,驻于铁骊,秣马数月,进至兀惹城”,后又“掠地东南,循高丽北界而还”。
以高丽国和兀惹部的位置定铁骊国,可见其一斑。从和逆奴伐兀惹,驻铁骊,可见铁骊与渤海(故渤海国龙源府的地方)、兀惹相邻。且铁骊位于兀惹西方,隔着兀惹等国位于高丽的西北方向。同时,也可知兀惹不与辽国直接相连,且兀惹位于高丽西北方向。
当时,和朔奴是为了有所获才“掠地东南”,所以兀惹和高丽之间必定还有很多部族或国家,当然都是小国或部落。《辽史》卷十七,本纪第十七载:“蒲卢毛朵部多兀惹户,诏索之”,兀惹还与辽国的境外大部族部相邻。蒲卢毛朵又与曷苏馆女真相邻……。《辽史》卷十四,本纪第十四中载:统和二十二年(1004年)九月,“女真遣使献所获乌昭庆妻子”。这个乌昭庆正是侵犯铁骊的兀惹乌昭度(《辽史》卷十三,注10中已有说明),兀惹又和女真边境相连。本书卷八,本纪第八,景宗传上载:保宁七年七月(975年),“黄龙府卫将燕颇叛乱,派耶律曷里必讨之,九月,败燕颇于治河,遣其弟安搏追之。燕颇走保兀惹城”“治河”是现在的牡丹江,显然兀惹在治河东。《辽史》卷六十八,表第六,游幸表中记:重熙八年正月,兴宗“叉鱼于治河”,而卷十八,《辽史》纪第十八,兴宗传一载:重熙八年正月……兴宗“丙申,如混同江观渔。庚戌,叉鱼于率没里河”。这里两处记载的是同一件事,率没里河应该是治河或其支流,兴宗从混同江观渔到治河叉鱼,历时十五天,能吸引皇帝叉鱼的河流决非小河。牡丹江市西有“治山”,治河或率没里河定是契丹人或靺鞨人、女真人称呼的牡丹江。兀惹则在牡丹江东部,那么,铁骊国的位置也就十分清楚了。这种结果,与前三种说法的结论是相同的。

综上可知,铁骊国的地理位置在松花江与黑龙江、呼兰河与汤旺河所圈围的范围内。   




铁利的地理位置


铁利也叫铁里,是在辽东太子河一带。
《辽史》卷六十,志第二十九,食货志下载:“神册初(公元916年),平渤海,得广州,本渤海铁利府,改曰铁利州,地亦多铁”。同书,卷三十八,志第八,地理志二载:“广州,防御,汉属襄平县,高丽为当山县,渤海为铁利郡。太祖迁渤海人居之,建铁利州。统和八年(990年)省。开泰七年(1017年)以汉户置,统县一:昌义县”。这个地方的军事,归属辽国的汤河统军司管辖。铁利的地理位置可从如下说起:


一、与相关史料比较
①有人说铁利在俄罗斯伯力附近,但从辽铁利州建立的时间看,是在辽国未得到整个渤海国的时候,辽神册初(公元916年)就已经设立铁利州了。如果铁利在伯力附近,这时,辽国和铁利州之间将隔着渤海国的夫余府、率宾府、显德府、鄚颉府、龙泉府等众多州府。试想,渤海国的铁利府如何能绕过这么多的地方归属辽国?辽国又如何跨越这么多的地方去建立自己的一个地方行政机构铁利州?要知道,是在十年后的926年,契丹国才攻取了这些渤海国的中间地方。
②《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四,黑水靺鞨传载:“初,黑水西北……东北行……稍东南行十日得莫曳部,又有拂涅、虞娄、越喜、铁利等部。其地南距渤海,北、东际于海,西抵室韦,南北袤二千里,东西千里。……后渤海盛,靺鞨皆役属之,不复于王会矣”。这段话说明铁利在黑水靺鞨东南、“渤海”之北方。但是,我们应该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应注意“初”和“后渤海盛”的字眼。说明上段史料中,前面所述的事是在渤海国兴盛之前的地理分布。同文还说:“黑水靺鞨居肃慎地……南高丽,北室韦。”又说:“其最著者曰粟末部,居最南……与高丽接。”其中写“栗末”,而不写“渤海”。显然是说,这是在渤海国建立之前的事,是“大靺鞨”时期的情况。这个渤海应该不是渤海国,而是指渤海。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该书按语音关系把铁骊与铁利混同为一了,所以说在渤海北。
二是,文中写“又有”,不写“还有”、“及”等其它相关的连词,说明后四部与前面的部不一样。后来文中写“渤海”,不写“粟末”,说明这时所述的内容已经不是先前“大靺鞨”(勿吉)时代,而是渤海国发展的时期。渤海国是以粟末靺鞨为主体发展起来的,发源地当然是现在太子河一带,它后来到了栅城立都,再发展才强大起来。前文中的“初”,铁利的位置是那个样子,当然是在太子河附近。
三是,从古人写作习惯和必然性来看,铁利应是距黑水靺鞨最远,在它的最南端,其次远的是越喜。显然,铁利与粟末靺鞨部的地区相接,也就是与后来的渤海国相接。
四是,弄清当时的“渤海”或高丽位于何地?铁利也就清楚了。前面引文中说,粟末靺鞨“与高丽接”,高丽在何处?这个高丽是高氏句丽。都知道,南北朝时代,“东夷最强”的靺鞨在东北占据统治地位,句丽在辽河流域与靺鞨南北相拒。唐朝初年,高氏句丽被灭,粟末、白山等靺鞨们纷纷南移至太子河一带。傍海的拂捏,也向南向西发展成了“大拂捏”。铁利国则正是这个时期出现的,是原白山靺鞨部落发展起来的。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中说:“王师取平壤(非朝鲜平壤),其众多入唐,汩咄、安居骨等部皆奔散,寖微无闻焉,遗人迸入渤海”。这段话显然说明,靺鞨在这个阶段是处于一个社会大变革的时期。句丽人纷纷逃散、迁移,原先由句丽掌握的辽东大片土地由谁来填充?只有入唐的靺鞨人来补充,是毫无疑问的。居于粟末水旁和长白山西南麓的粟末靺鞨曾参与了唐朝对句丽的征讨,他们紧临句丽,是决不可能放过这个扩大地域、使自己发展得更好的机会。也正是从这以后,粟末靺鞨迅速向南填充到了原先句丽国的地方,并发展为后来的渤海国。所以,辽东是渤海靺鞨国的发源地,这个时期铁利靺鞨部与它们相邻。
③也正是辽国大臣、曾任“东丹国”(前渤海国)右相的耶律羽之在给辽太宗上书时说:“渤海……梁水之地,乃其故乡”(见《全辽文》卷四)。“梁水之地”是个很重要的地方,是渤海国、也就是粟末靺鞨的发源地。那么紧靠粟末靺鞨的铁利靺鞨(国)也应该并且一定是在梁水(太子河)一带。
唐宝应元年(公元762年)以后,渤海大氏先在栅城,后在忽汗城定都。并分别以其为中心,经过南征北战,“开大境宇”,逐渐强大起来。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在唐大历年间,铁利与渤海国的使臣在日本争座次以前,铁利是不可能归渤海所属的。估计,铁利和越喜是在唐朝中后期才被渤海国吞并的。
渤海铁利府、辽铁利州的位置是在辽东,太子河一带的地区。


二、铁利府所辖六州在什么地方?
渤海国铁利府所辖的广、汾、蒲、海、义、归六州,它们在哪些里。
⑴广州
《辽史·地理志二》载:“广州,防御。汉属襄平县,高句丽为當山县,渤海为铁利郡。太祖迁渤海人居之,建铁利州。”
辽铁利州已经是很清楚的了,是建在辽广州、汉襄平这个地方。
《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辽东郡中载:“室伪山,室伪水所出,北至襄平入梁也。”这个“梁”,指大梁水,是现在的太子河。《三国志卷八,魏书八·二公孙陶四张传》载:“八月丙寅夜,大流星长数十丈,从首山东北坠襄平城东南” 。首山,在现今辽阳市西南、近临太子河,襄平的位置可知了。
辽时,原先汉襄平县的地面被分别设置了四个州:广州、贵德州、同州、汤州。
其中“汤州,本汉襄平县地,在京西北一百里”(《辽史卷三十八,志第八,地理志二》)。这个“京”是现辽阳市,当时的辽东京。辽时的汤州距辽阳仅四五十公里,则襄平县的位置十分清楚了,这里也是“多铁”地带。辽铁利州和广州的地理位置,也就进一步得以明确了。
此外,《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列传第一百四十五,高句丽传载:“帝诏广州司马长孙师临瘗隋士战胔,毁高句丽所立京观”。隋朝曾四次征讨高句丽,都以失败告终,并在辽东死亡很多将士。高句丽为纪念自己的胜利,建一塔碑作为纪念。唐太宗让当时属于高句丽的广州司马收葬隋军骸骨,毁灭高句丽的纪念建筑,说明高句丽的广州位于辽东。
可见,在隋唐朝时期,东北的古代广州的名称就已经出现了。这个广州这个名称曾历经了唐、宋时期的句丽、渤海、辽等两三个朝代,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辽史》地理志二中明确地说,辽广州本是渤海铁利郡,辽太祖迁渤海人建为铁利州。当时迁渤海民建铁利州的,只能是在辽国首先得到的渤海怀远府、安远、东平府,及铁利府和鸭绿府范围内的移民。与后来耶律羽之上书辽太宗以后,大举迁移渤海居民是不同的。
《金史·志第五·地理志上》载:“章义,辽旧广州,皇统三年降为县,来属。有辽河、东梁河、辽河大口” 。章义,是辽时的广州,也是辽铁利州的地方。金时,章义县属东京路辽阳府管辖。显然,这里所说广州的地理位置,与前面所述是完全吻合的。
辽广州,在现辽宁省辽阳市附近无疑。

⑵蒲州
渤海铁利府所辖的蒲州位置,可见《辽史》卷三十六,志第六,边境戍兵志记载:“来远城宣义军营八:太子营正兵三百,大营正兵六百,蒲州营正兵二百……”,这里就有个“蒲州”。从《辽史》地理志中查知,辽国的行政区划中没有这个地方,说明蒲州只是辽代的一个地名,是一个驻军的地方。辽国不会随意乱用不相干地名的,显然是因为这个营地正处在被废弃的渤海国铁利府蒲州的地方,才沿用了这个地名。这里有蒲河,近临辽河东岸向南入海。其“太子营”也是在太子河一带。《辽史》卷三十八,志第八载:“来远城,本熟女真地”“熟女真”既“南女真”,熟女真兵马司是在汤河。显然,蒲州距广州不能太远,必是在《辽史》地理志二,东京辽阳府的地理位置中所述的蒲河一带。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蒲州只能位于辽东,与前面所提的广州位置相吻合。是后来的渤海国沿用了这个历史的地名,并把它拼入铁利府的六州之内。
《渤海国志长篇》地理志中:“元一统志蒲河在瀋阳路,源出铁利国蒲谷,流经蒲水田过,故名。”蒲州必定是按照蒲河的名称而起,并且也进一步证实蒲河与原铁利国有关。
(此蒲州在东北辽东,与山西的蒲州古城不同。)

⑶归州
《辽史》卷三十八,志第八,地理志二载:“归州,观察,太祖平渤海,以降户置,后废,统和二十九年伐高丽,以所俘渤海户复置,兵事属南女真汤河司”。南女真既是熟女真,“汤河在辽阳府(现辽阳)东南五十二里,源出分水岭,北流入太子河”(《清一统志》)。《辽史》中还说:开泰元年,十二月“归州言其居民本新罗所迁……”显然,归州原先的居民是被迁走了,才又迁来新罗居民的。这个归州决不会是辽国仿制渤海国的行政区划,又在另一个地方再设一个新的归州去安排新罗人。这个归州只能是渤海国遗留下来的,铁利府的那个归州。这个归州既然兵事属南女真汤河司,就不会距汤河太远,显然是渤海铁利府的归州,与广州,蒲州的地理位置相统一,都在汤河统军司辖区内。
《渤海国志长篇》地理志中:“归州故城在今盖平城南90里”,又说:“其统县曰归胜”,这个地方说的已经非常清楚了。

⑷义州
《辽史》地理志一载:“富义县,本义州。太宗迁渤海义州民于此”。起码在太宗迁民之前,义州的地名是没有变的,其人还是渤海人;否则,也许就不用迁民了。同时也进一步证实了,辽太祖在得到铁利府的时候并没有迁移民众,只是把渤海铁利府改为辽国铁利州。也就是说,太祖建铁利州后,义州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在辽太宗大举迁涉渤海移民时,把义州居民迁至辽永州和庆州交界的富义县处(《辽史》地理志一),这个地方是契丹人的祖居地。

⑸海州
辽国初期,曾有两个海州。其中,一个是渤海国的南京南海府,辽时把它改为海州;另一个是原渤海铁利府的海州,曾延用其名,但到统和八年,与铁利州一起被撤销了。被撤销的这个海州肯定与辽铁利州不远,也是因为名字重复,且邻近东京辽阳府,没有存在的必要。

⑹汾州,
这个州的情况至今不详,还没有找到。但这个州与其它五个州的距离一定不会太远。


显然,铁利府所辖的广、蒲、海、义、归、汾六州都位于辽河以东,太子河、蒲河上下游左右,辽国的东京辽阳府附近。


铁利府的这个地方,在辽国是归属东京辽阳府管辖的,其兵事归南女真汤河司或东京兵马司所管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归属黄龙府管辖,二者相距甚远,不可同语。而“铁骊军详隐司”,是设在黄龙府的。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