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史书库故事

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2|回复: 0
收起左侧

汉武帝灭朝鲜

[复制链接]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7年10月12日 16: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10月12日 16:39 编辑

汉武帝灭朝鲜

根据《史记》和《汉书》记载:
自燕人卫满灭掉箕子朝鲜,到汉武帝时已经近百年。这时的朝鲜王叫右渠,是卫满的孙子。朝鲜为了发展自己的力量,一直诱惑很多汉人前往朝鲜。他们不服从汉朝政权,不朝见汉家天子。严重影响了海东地区的政治局面,堵塞了真番及周边众国朝见汉朝皇帝的道路。
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朝派使臣涉何去朝鲜,警示朝鲜王右渠,明喻他归顺汉朝;但右渠始终不听,也不奉诏朝拜汉朝。涉何无法,只好回国。右渠派一位将军送汉朝的使者出境,实则是监押汉使。涉何心中有恨,到了边界浿水的时候,指使随从人员把朝鲜将军给杀了。涉何回国后,向汉武帝汇报了诛杀朝鲜将军的事。汉武帝没有继续过问,并且把涉何任命为辽东东部都尉。
朝鲜人恨涉何,派兵偷袭汉境,杀死了涉何。
汉武帝大怒,首先招募了一些犯罪的人攻打朝鲜。到了秋天,又派楼船将军杨仆率五万人,从山东北部地区越渤海攻打朝鲜。派左将军荀彘率辽东大军从辽东出发,讨伐右渠。
朝鲜王右渠也发兵,依靠江河天险抗拒汉兵。荀彘先与朝鲜兵遭遇,结果是兵败如山倒,逃兵如流。杀了几个逃跑的人,才止住了退兵。杨仆先率七千水兵到了朝鲜首都王险城。右渠关闭城门,坚守京城。后来,右渠发现杨仆的兵不多,便突然大开城门,众兵拥出。猛烈攻打汉军,杨仆的兵马溃败逃散。杨仆成了光杆司令,逃到山中藏了十多日才开始收罗败兵。荀彘先败一仗后,又去攻打朝鲜的浿水西军,也未能成功。于是,荀彘只好带兵再往前试探着走。
汉武帝见前面两将都未得利,派大臣卫山为使臣,再往朝鲜威逼右渠。右渠这次见汉使恭顺得多,对汉使行礼说:“我早就愿意投降,只是怕杨荀两将欺诈杀掉我。现在见了有诚信的使节,愿意服从汉朝。”一切事情商定完毕,右渠派自己的太子跟卫山去汉朝拜谢。还献马五千匹,送给汉军粮食一批。卫山和朝鲜太子万余人刚要渡浿水,卫山和荀彘见朝鲜太子人多,且全带着武器,怕有什么变化。又认为朝鲜已经投降,就让朝鲜人放下武器。这么一来,朝鲜太子也怀疑有诈,怕被杀死,于是对汉使说:“既然怕我们过汉界,我们就不去了。”于是朝鲜人始终不肯渡浿水。卫山没有办法,只好回到京城将实情报给汉武帝,汉武帝一听汇报,原本投降的朝鲜,又弄成了夹生饭,气得咬牙切齿。一怒之下,杀掉了卫山。
这时,荀彘破了朝鲜的浿水上军,于是向前围住了王险城的西北方向。杨仆也从南方,围住了王险城。但是右渠依仗城内粮食丰富,尚有东南方向与外界联系。于是坚守城墙,连续数月,汉军不能破城而进。
荀彘地势得力,兵卒强悍,一心攻克朝鲜王城。杨仆所率齐兵先失利,军心不稳,一心想和平解决朝鲜。二人心情不同,攻势不同。朝鲜人看出二者的不同,暗中约会杨仆,私下谈战与和的问题。而荀彘也来约会杨仆,要求两军一齐攻打朝鲜。杨仆见朝鲜和荀彘的约会,一时没了主意。这时,荀彘也开始暗中与朝鲜谈和。朝鲜人见此情况,不想与荀彘谈和,只想与杨仆谈和。这样僵持着,荀杨二将也不能有所为。荀彘认为杨仆先败,今又与朝鲜暗中往来,可能有叛意;但自己也有败迹,也有失当之处,所以不敢张扬此事。
汉武帝认为:对朝鲜的战争,军队不能解决,才派出卫山去说降右渠,本来已经投降的朝鲜,却因卫山与荀彘的失误,使大事半途而废。现在两将围城,又表现乖异。于是,派济南太守公孙遂去往阵前,深入调研,相机行事。
公孙遂走陆路,先到辽东前线。荀彘对他说:“朝鲜早就应该攻下,打不下是有原因的”。他把以前对杨仆的看法,对公孙遂全说了。还说:“现在如果不灭掉朝鲜,恐怕会有大害,不单是杨仆如何,主要是怕他与朝鲜共同来灭掉我们。”公孙遂只听了荀彘的一面之词,便当机立断。以自己钦差的名义召杨仆前来议事,并用荀彘的部下逮捕了杨仆。接着,把杨仆的军队合拼到荀彘的军队中。谁知,这样的事情报到汉武帝,汉武帝却把公孙遂诛杀了。因为,大敌当前自己先乱,坐实了汉军自相矛盾的事。
荀彘合拼了水陆两军,开始急攻朝鲜王城。朝鲜人再没有什么可以幻想的了,只能等着灭国。朝鲜宰相路人与韩阴、参,及将军王硤商量后,一同向汉朝投降。途中,路人自杀,阴、参、硖等人表态降汉。
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参派人杀了右渠,带领右渠的儿子等来投降汉军。但此时朝鲜首都王险城还未破,城中还有顽固的朝鲜军队。右渠的大将成巳,率领残渣余孽举旗反抗。荀彘再次领兵攻城,最后把成巳诛杀,平定了王险城。又让右渠的儿子长降和路人的儿子最两人一起晓喻市民,让百姓安心生活,宣布朝鲜属于大汉。
汉武帝为安定一方,显示“招携以礼,怀远以德”的圣恩,把朝鲜及以外的地方分为四郡:玄菟、乐浪、真番、临屯。封参为澅清侯,阴为狄苴侯,硖为平州侯,长降为几侯,最的父亲路人有功于汉,封最为温阳侯。
此战虽然最后胜利,但明显暴露汉朝将官间的弱点。此战事由涉何而起,后来,卫山、公孙遂不能明察秋毫,果断是非,贻误战机,坐当斩。荀彘与二者皆相关,特别是“争功相嫉,乖计”,制造了战争中的混乱;虽有战功,但不能掩罪,也被诛于市。杨仆擅先入前,损失兵将过多,后又畏惧不前,贬为平民。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